第204章 番外大特辑〔含韩绍戚泽叶楠沈老师萧煜裴少渊(1 / 2)

最佳女配 顾子木 4555 字 7个月前

#叶楠段子#叶楠把不小心删掉了语琪的重要项目文件,怕她发飙,留下一张字条连夜开车跑了。琪总气得半死,杀到他朋友家把他拎了出来,刚准备发火,叶楠突然拉过朋友挡在面前。朋友尴尬说,阿楠胃难受,我去给他买点药,你们聊。语琪冷冷地看了叶楠一会儿,从包里翻出药扔给他,“下次再忘疼死算了”

番外一萧煜【未完】

——你身上有江南细雨的气息,是我经年血债中,唯一一抹清明。

六月底,江南梅熟的季节。

细如牛毫的雨丝已经没完没了地飘了半月,大街小巷都被浸得湿透,水汽氤氲的一片。

一角空巷中,语琪一袭白衣翩然而立,缓缓将长剑从黑衣长老的心口抽出,结束了这场长达半年的漫长追杀。

六大参与叛乱的长老皆已伏诛,自此刻起,萧煜才算真正地从萧莫愁处继承了魔宫的整片江山,再无他人可威胁他的宫主之位。

从今往后,他是萧宫主,统修罗之场,掌阴阳二殿,万人臣服,威仪赫赫。

就如当年的萧莫愁,一声令下,武林之中便是风起云涌。

低头抖落剑上血珠,刚刚进行过一场杀戮的语琪自暗巷踱步而出。

她在细雨纷纷之中站定,雪色衣袂被拂得轻荡。四位面容漠然的修罗使悄无声息地从四面而来,以拱卫之势在她身后执剑而立。

“都结束了,”她轻声道了一句,并未回头,而是浅笑着望向西北的方向,“可以回宫复命了。”

……

跨越过万岭千山,横穿过大漠戈壁,她带着四个修罗使快马加鞭整整十日,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魔宫。

这是时隔半年前那场惊天叛乱之后,语琪与萧煜的第一次相见。

半年时光,一百五十多个昼夜更替。

他在此,以一人之力坐镇阖宫上下,她在外,以一剑替他扫平所有余孽。

而此刻,她在枯骨碑前勒马,身上虽是仆仆风尘,发间却犹带着江南烟雨的湿意,而他亲自率新一代六大长老与数千黑衣徒众,在枯骨碑前列阵十里相迎。

他身下的轮椅铺着厚厚的猞猁皮,面孔一如当年般冷峻,只是阴柔之中,又多添了几分雍容。

距离迎接阵列仍有百来米距离时,四位修罗使下马步行,语琪稍松了缰绳,从快马奔驰渐渐变为信马由缰。

衣袂随着马的小跑翩然轻扬,她勒马任性。

“半年不见,宫主丰盈了不少,属下甚慰。”

番外裴少渊【未完】

裴少渊以为他自中原回到魔教之后,一切血雨腥风都结束了,他的人生从此归于平静。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不是结束,而仅仅是个开始。

快马加鞭自千里之外一路赶回来的那日,是一年一度的祭神之日。

祭台之上,金光璀璨,霞云圣洁,她着一袭广袖白袍逆光而立,深渊似得一双墨瞳半含笑意,隔着万千教徒与他静静对视了片刻,继而若无其事地转开了视线。

直至祭祀结束,她在几个白衣长老的护卫下离开,都没有再看他一眼。

——好似这场数月的离别对她毫无影响,而他的归来对她而言更是无足轻重一般。

“你不懂女人,尤其是我们教主这样的女人。”

十六冥使经常对他说这句话,自中原回来的那个晚上,也是十六带着几个白衣弟子来传他觐见。

他跟着十六一路穿过明间,进入后殿之前,十六拉了他一下,“你就这样进去?”

“什么意思?”他问,面具后传出的声音疏冷淡薄。

“教主她喜欢这样的……”十六凑近,用手将他的领口扯开了些,露出脖颈和锁骨,又拉着两边袖子往下扯了扯,原本就式样宽松的玄色长衫几乎摇摇欲坠。

裴少渊面无表情地后退一步,将几乎被他半褪的衣衫拢起来,“你干什么?”

“好心帮你还不领情,”十六凉凉地瞥他一眼,“既然你选择了回来,就是选择了一条这样的路,清高和孤傲在这种时候毫无好处,你迟早得懂这一点。”

说罢,十六没再看他一眼,转身进了后殿。

裴少渊走进后殿的时候,语琪正侧身半躺在美人榻上,支着头拨弄盂中蛊虫,一头鸦羽似得墨发散下来,白日里端庄肃穆的宽松圣袍要褪不褪地披在肩头,慵懒入骨的妖娆。

与他离开的时候相比,这里挂起了许多层层叠叠的帷帐,挡去了大部分光线,将整个后殿衬得神秘慵魅。

番外之戚泽【未完】

午休时间,戚泽从研究所的固体质谱实验室过来,没在值班室里看到语琪,索性在她位置上坐下,以一种略带神经质的目光挑剔地开始打量她的工作环境。

文件夹和病历码在一起,堆放在左手边的位置,靠近窗台的地方摆了几盆多肉植物,桌面正中摊着一本印着珊瑚图片的厚壳书。

她那草履虫一样的大脑也会有兴趣看这种书?戚泽哼笑一声,百无聊赖地把书翻过来,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

《地史古生物学典型教学标本图册》。

戚泽挑了挑眉,若有所思地摸了一下封面,继而嗤笑一声,指尖略带得意地敲了敲书脊。

语琪抱着病历推门而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坐在自己椅子上的戚泽,他身上实验室的白大褂还没换下,在翻她刚买的那本书打发时间。

番外之沈老师【未完】

高中的毕业典礼上,语琪作为优秀学生代表上台致辞。

沈泽臣坐在第二排,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她。

语琪看着他念完了最后一段感谢词,脑海中不知为何莫名其妙地蹦出四个字儿——父爱如山。

她微微眯了眯眼睛,将话筒从左手换到右手,“代表所有毕业同学的感谢词,我说完了。然而在离开母校之前,我要代表自己感谢一个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