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攻略禁欲系男神【20】(1 / 2)

最佳女配 顾子木 6632 字 6个月前

语琪立刻披起衣服翻身下床,脚步匆匆地往门外走去,“怎么回事,他几个小时前不还没事么?”

阮凝在六神无主的情况下被她冷静镇定的神色一下子震住了,像是瞬间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开始像秘书追着上司汇报似得跟在她后面,“会不会是着凉了?还是最近累着了,小臣他这个礼拜不是一直在加班么?或者是酒喝得有点儿多?”

“不知道,先看看有没有热度再说。”

“哦……”阮凝茫茫然地应了一声,“好。”

虽然这么说,但语琪心里其实已经有了差不多的结论。

其实阮凝说的不无道理,因为要给周老师代课的缘故,他算是连轴转了整整一个礼拜,有的时候一天有六节课,到给她们班上课的时候,嗓子哑得都不能听。

人就是这样,忙的时候倒能坚持,身体再超负荷也依旧能照常运转,可一旦放松下来,却容易被感冒发烧之类的趁虚而入,至于那一瓶多灌下去的红酒,也很有可能起到了雪上加霜的作用,于是这些日子来的疲惫一股脑儿地全都爆发了出来,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烧到了——

“三十八度五。”精准地读出温度计显示的数字后,语琪皱起了眉,“的确是在发热,他之前醒过么?”

阮凝迟疑地摇摇头,“好像没有。”

“那就……有些麻烦了。”

沈泽臣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浑身的关节都泛着酸疼,一会儿梦到小时候跟父亲钓鱼的情景,一会儿又梦到被他亲手送进狱中的继父,头昏昏沉沉的,整个人疲惫得不行。迷迷糊糊之间,他忽然看到有人被推下楼梯,奔下去一看,只见母亲满脸鲜血地倒在地上,而继父的那个儿子站在旁边,面容扭曲。

他想上前去,可是动不了,身体沉得像是坠了铅块,怎么挣扎都没有用,汗一大把一大把地往外冒着,流水似得……恍惚之间,有谁从身后扶他起来,那个人用手指拨开他汗湿的额发,轻轻地说,“醒醒,你烧得厉害。”

像是被潮水抛上岸一般,他忽然从梦中醒来。

浑身上下都黏黏的,像是被汗水湿透了,他喘了几口气,缓缓掀开被汗水濡湿的眼睫,正对上一双漆黑专注的眼睛。她抬手摸了摸他的脸,声音很轻,“醒了?难不难受,要喝水么?”

晕黄的床头灯朦朦胧胧,扫在她的侧脸上,打出一片模糊的阴影,他有点儿恍惚地呢喃,“几点了?”

语琪皱了皱眉,刚倒了杯温水回来的阮凝也有点儿担忧地上前一步,把杯子递给他,“三点不到,你先喝点儿水。”

“三点?”大概是烧得太厉害,他反应慢了不止一拍,目光茫然地落在她和阮凝两个身上,哑着嗓子含糊地说,“……你们不睡觉么?”

语琪轻轻叹了口气,“我们本来都在睡觉。”

沈泽臣用手背挡了挡额头,鼻音浓重地道,“我没事,你们去睡吧。”

语琪才不管那么多,把水拿过来往他手里一塞,“喝水。”说罢就起身往外走,路过阮凝身边时随口道,“阿姨你先看着他,我去找点儿药。”

等她回来的时候,那杯水已经空了,而且床铺上也空无一人,只有阮凝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偏头望着卫生间的方向。

“人呢?”

“他说身上都是汗,粘的难受,去冲澡了。”阮凝说。

语琪目瞪口呆,“阿姨你不拦着他?”

“啊?”

“算了。”她把药放在床头柜上,转身往卫生间走去。

在门外能隐隐听到水声,语琪皱了皱眉,抬手敲了敲门。

里面水声停了一下,然后他的声音模模糊糊地传出来,“小琪?”

小琪?没喝酒的时候他可从来没这么叫过她。

语琪无奈又好笑,想了想,把到嘴的数落咽了下去,横竖他洗都洗了,她再说什么有什么用,便只嘱咐道,“你快一点,湿了的睡衣就别穿了,门口的架子上有干净的浴袍。”

他没应声,水声又响了起来,好在持续了没一会儿就结束了,她靠在一旁的墙上又等了一会儿,门就开了,沈泽臣穿着雪白的浴袍走出来,被热水冲过的皮肤白中透着绯红,散着热腾腾的水汽。

他是那种轮廓清雅的类型,可这浴袍松松垮垮的,领口极大不说,宽带又把腰身系了出来,显得跟女孩子似得秀气,比阮凝看上去还要风姿绰约。

这幅美人出浴图跟平常的沈泽臣画风差距实在太大,语琪愣怔之下直起身来,把原本想说的话忘了个干干净净。

沈大美人病中加澡后的颜值可以说是究极进化版的,可他大概真的是觉得难受,平日里的矜持和风度都不见了,一点儿不顾形象地打着喷嚏,拢着浴袍无精打采地往床的方向走。

一爬回床上,不等阮凝给他盖被子,就自己把自己用被子裹了起来,然后开始接连不断地打喷嚏。

阮凝连忙出去给他找纸巾。语琪站在原地,久久没吭声,沈泽臣慢半拍地回头看她,捂着口鼻声音囔囔地问,“怎么了?”

他的鼻尖红红的,看着她的时候,睫毛上像是染着朦胧的水气,语琪什么脾气都没有了,认命地把大毛巾往他脑袋上一罩,跟给大型犬擦毛似得一通乱揉之后,再用电吹风一点点烘干。

等她好不容易把他这湿头发给弄干了,低头一看,沈少爷闭着眼睛,头朝她的方向微微倾着,俨然已经睡熟了。

……

那天沈纪两家进行了亲切会晤之后,四个人之间的交流就开始频繁起来,这其中一多半的功劳应该归功于纪亚卿,他经常在周末强行把语琪抓着出去,等到下楼一看,被他点名当司机的沈泽臣已经载着阮凝等着了,然后四个人不是到哪里去徒步旅行就是去海边露营,要么就是去登山野营。

这些活动少不得要互相帮助,尤其是登山的时候,体力较弱的就极需要身边人的扶持,否则脚下一滑,很可能就身丧万丈深渊了,在这种时候,甚至说生死相依也毫不夸张。这样极端的情况下,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增长是十分迅速的。更何况纪亚卿十分狡猾地将他们四个排列组合般地安排着,这次阮凝和纪亚卿一个帐篷、沈泽臣和语琪一个帐篷,下次就是纪亚卿和语琪一个帐篷,阮凝和沈泽臣一个帐篷,再再下次就变成了沈泽臣和纪亚卿一个帐篷,阮凝和语琪一个帐篷……搭帐篷、打水、收拾之类的事情也是两人一组,都按这种排列组合式的方法来。

这个方法虽然有点儿贱,意图也明显到了不要脸的地步,但是效果出乎意料的好。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之前最疏离的两个人——阮凝和语琪,在几次之后就能说说笑笑地躺在一个帐篷里谈天了,甚至连从对方的碗里取食这种极为亲密的事情也能做的十分自然。

很多能把公司经营好的人,很难能把家庭经营好,但纪亚卿显然是一个奇迹般的例外,他让这两个原本有些格格不入的家庭在短短的数个月内就融洽地像是真正的一家人一样,有的时候看起来就像是纪亚卿和阮凝是一对恩爱的原配夫妻,而语琪和沈泽臣则是他们的孩子,一对默契友爱的兄妹。

一切都进展地十分顺利,简直像是某种咒语,这个老小孩似的男人想要什么,他就能得到什么。

当然,语琪也从中获益不少,家人之间的好感累积是有连带属性的,举个例子来说,语琪每次跟阮凝聊天说笑的时候,偶尔间一回头,经常能看到沈泽臣安静地看着她们两个,眼睛里有浅浅的笑意,温暖而熨帖。

甚至,语琪自己也时不时会有这种感觉,比如每次沈泽臣耐心地帮纪亚卿调整登山包的时候,明明他并没有直接地帮她,但是这种好意就像是能直接传输到她身上一样,心里会浮出淡淡的温暖和感激。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