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攻略禁欲系男神【16】(1 / 2)

最佳女配 顾子木 4533 字 6个月前

这个吻由他开始,也由他结束。

它持续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沈泽臣稍稍退开了一些之后,语琪刻意注意了下他的眼睛。

那双狭长的丹凤眼沉静清澈,一点儿也不像是一个刚刚与女友接过吻的男人。

太冷静太镇定了,没有一丝意乱情.迷。

他等她重新穿好拖鞋后,便自然地捡起了她掉在地上的那罐芒果汁,带着点儿笑意问她,“还喝么?”

语琪看了他一会儿,点头。

沈泽臣帮她把罐子打开后递给她,见她啜了一口才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端起一旁的咖啡转身出了厨房。

语琪望着他的背影,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唇,有点儿明白他那异常的沉静从何而来了。

那个吻不是一时情动,更像是一种纵容与迁就。

那时她的闭眼,无异于无声的邀请与等待,她想要,他便给了,就像她告白了,他接受了一样,不讨厌,但也没有那么渴望。

语琪决定再去找沈美人试验一下看看。

她将芒果汁一饮而尽,反手丢进了垃圾桶中,然后走出厨房。

沈泽臣的书房就在对面,她走进去的时候,他执着一支红笔在批卷子,袖子挽到了手肘处,神情沉静而专注。

她悄无声息地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然后轻轻地把下巴搁在他的肩窝。

沈泽臣的手顿了一下,目光在卷子上静止了两秒后收了回来,头微微地往她的方向偏了偏,很温和地表达了疑惑,“怎么了?”

语琪将脸埋在他背上蹭了蹭,信手拈来地来了句表白,“每次你在黑板上写算式的时候,我都在想这样抱着会是什么感觉。”

他愣了一下,然后有些无奈地将手覆上她的手背,轻轻摩挲了一下,“现在抱到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吧。”

语琪摇摇头,鼻尖因为摇头的动作在他背后的衬衣上蹭了两下,懒洋洋地道,“抱着很舒服。”

他笑一笑,声音里有纵容的意味,“这样拧着身子真的舒服?小心扭到腰。”

语琪没说话,她的猜测是正确的。

你问证据是什么?

他马上要替四班和五班代一个礼拜的课,周老师教学进度有点儿快,代课之前得先备课,不止如此,他今晚还要批掉三、四、五三个班的作业卷……他有一堆事情要做,可能忙到整个晚上都睡不成。但他任由她抱着他的腰,耐心地问她怎么了,态度温和地陪她说这些不疼不痒的废话。

如果这都不是纵容,那么还有什么是。

挺好的,有什么不好的,虽然他还没有真正喜欢上她,但是这样的纵容让她随时都可以牵他的手,跟他接吻、拥抱,做一切情侣都会做的事。这样有利的攻略条件,她很久没有遇到过了,他几乎是向她敞开了所有的门,她只需要花点儿时间走进去。

唇角无声地牵起一个微笑,隔着他薄薄的衬衣,她在他脊背上轻轻吻了两下,“我帮你一起批卷子吧。”

他覆着她的手收紧了。

语琪是故意的,亲吻脊背在前.戏中会是一种极温柔的*,但对于‘清纯’的高二女孩而言,这显然不是什么前.戏,这是单纯的喜欢,是情不自禁。

果然,他深深呼出了一口气,反手探过来,触到她的发顶,轻轻揉了两下,“不用了,我送你回家。”

怕她再做出这种事么?

语琪忍不住笑了,她眯起眼睛,在他掌下蹭了蹭,“我帮你批吧,不然你明天又得顶着黑眼圈上课。”

他没有说话,手顿了一顿。

语琪有点儿疑惑,轻轻嗯了一声。

“没事。”他声音带笑,用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像对待小孩子似得,“想起你有天盯了我一节课,还偏要跑过来帮我拿卷子,走廊上我问你在看什么,结果你就跟我说,老师你眼下有黑眼圈。”

语琪将脸抵在他背上,嗤嗤地闷笑出声。

他也笑了笑,细长的手指温和地没在她的黑发里,一下一下地轻抚着。

她笑够了便靠在他肩上调戏他,“你当时是不是气坏了?我记得那时你转身就走了,理也没理我。”

沈泽臣侧过头看她一眼,他的丹凤眼狭长漂亮,一眼扫过来,多少又有了点儿讲台上的气势,“哪个老师听到这种话会高兴?”

她一点儿不怵,只拼命憋笑,“为什么不高兴,我不是说你怎么都好看么。”

他自然看出她在存心逗他,笑了一下后也没去理她,只将左手边五班的数学卷子理了一理后往她怀里一塞,摸了摸她的额头打发道,“去批吧。”顿了顿,他笑一笑,“批完就放你回家。”

她刚直起身,听到这句打趣就又弯下腰去,尖尖的下颌搁在他肩上,笑得懒而魅,“你不放我回家也行啊,把我关在这里每天给你批卷子也挺好的。”

沈泽臣不大受得了她这么冲他笑,倒不是克制不住诱惑什么的,只是她在学校里嚣张又霸道,跟她此刻模样反差太大,叫人吃不消。他看了一会儿,忍不住抬手捂住了她半张脸,无奈又认输似得轻轻道,“别闹。”

语琪只好收敛了起来,抱着卷子在他身旁坐下。

玩闹归玩闹,正经归正经。

她翻开第一张卷子的那一刻,身上的气息就陡然间沉静下来,将整张卷子从头到尾大致地看了一遍,便开始细细地批改起来,侧脸看上分外专注,让沈泽臣都一时有些不适应。

但很快,书房便安静下来,只有偶尔翻卷子的沙沙声和笔尖不断划过卷面的声响。

两个人就这样肩并着肩,在书桌前批了将近快一个小时的卷子。这期间没有人说过一句话,可气氛并不尴尬,甚至有一丝心照不宣的默契,因为这情形他们都太习惯了,区别只是之前是在他的办公室,此刻是在他的书房罢了。

随着时间静静流逝,语琪手边批改完的卷子越摞越高,直至最后一张也批完,她自然而然地伸手去他手旁取三班的卷子。

可手伸过去,却摸了个空。

她偏头去看,才意识到三班、四班的卷子已经被他批完,此刻他已经在给四班和五班备课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