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魔宫少宫主·萧煜【18】(1 / 2)

最佳女配 顾子木 4604 字 6个月前

那仅仅是第二天晚上而已,可要打消他自弃的想法,让他恢复平和的心态已经这样费劲,叫语琪几乎调动出了所有的精力来应对。

如今的萧煜,虽然于武力上远远及不上她,用不了一只手便轻易制住,可真正算来,却要比以前更难对付。他情绪起伏很大,每次引导内力的尝试失败后,总是会自暴自弃地低落很久,她得使出百般技艺,言语调戏与手下安抚一同进行才能哄得他重新振作起来。

可也正是因为如此,语琪觉得自己正在一天比一天更接近他的内心。

萧煜是一个孤僻的人,他脾气不好,性子偏激又阴晴不定,很少有人能够忍受得了他,就算是有些刻意去接近他的人,也从不曾走进过他的内心。他像是有一个世界,那世界就他一个人,空旷而孤寂,他用沉默把自己关在里面,又用冷漠把人拒之门外,将自己与世隔离。可就在这些他人生最狼狈最痛苦的日子里,他把这个连母亲都拒之于外的世界,渐渐地向她打开。

语琪几乎可以感觉得到,他一天天的靠近和逐渐的依赖。

他对恢复最不抱希望、最绝望的那几天,也是他对她最为依赖的几天。她只要一下床,稍稍离开几步,他的脸色就会沉下去,然后使各种手段把她叫回来,几乎可称花样百出,不是头痛就是腰酸,不是饿了就是渴了,等这些借口都用过,他甚至连想要小解这种事都能拿出来用。

语琪一开始还信他,到了后来不论他怎么装头疼脑热都一概不理会。

萧煜见怎样都不管用,也就不再装模作样了,但失望是真的,他看着她的背影,声音低低地抱怨,“你对我越来越敷衍了。”

语琪嗤得一声笑,微微侧过头来,“狼来了的故事听说过么?同一个谎言撒得次数太多,也就怪不得别人不信你了。”

萧煜不出声了。

语琪还以为他终于消停了,又晾了他一会儿,气定神闲地把手头的事情做完了,才拿起手旁一包白糖糕起身朝床边走去。

她刚在床沿坐下,他就别过脸去,留给她一个冷漠的后脑。

语琪笑了,抬手替他将碎发拢到耳后,“生气了?我都将药移到房里煎了,衣服也挪到房间里洗了,就差在这屋里直接起一座灶台烧水了,你还这样一副态度,怎么看也是该我生气才对。”

她揪揪他耳朵,他躲开,冷着一张脸,仍不说话。

她叹一口气,“再一再二不再三,你用腰酸背痛骗了我两次,总不能叫我再上当第三次罢?”

他面无表情地瞥她一眼,淡淡道,“你说的,我长了一张好看的脸。”

“?”

“不管做了什么,都值得原谅。”

语琪怔了一怔,随即便笑倒在他身上,过了好一会儿,才扶着笑酸了的后腰直起身来,连连点头不迭,“是是是,说得对,我原谅,原谅,什么都原谅。”

萧煜轻轻哼一声,凉凉地瞥她一眼,语琪对上他视线,俯身凑过去,轻笑着问,“那你还渴么饿么头疼么腰酸么背痛么?”顿了顿,她唇角一勾,压低了嗓音调戏道,“还需要小解么?”

萧煜耳根微微泛红,大约也觉得那乱七八糟的借口丢脸,但又恼她这样说出来,眼波一横,凉凉地自她脸上掠过,很有几分姝艳阴柔的味道,他薄唇动了动,刚要说话,嘴里就被她塞进来一块白糖糕。

他猝不及防地呛了几声,好不容易将东西咽下,刚想开口,迎面又是一块白糖糕堵了上来。就这样,语琪面上温和地微微笑着,手下却速度奇快地将手中的白糖糕都一块一块地塞进了他嘴里,填鸭似得完成了喂食,同时也成功地阻住了萧煜想说出口的所有的抱怨与反驳。

她满意而欣慰地拍净了手上的碎屑,低头瞧了瞧萧煜满口被白糖糕堵着,两边脸颊高高鼓起,一个字儿都吐不出来的模样,温声笑了出来,“慢慢吃,别噎着。”说罢她拍了拍他的脸颊,自己褪了靴子上了床。

跟萧煜斗智斗勇几乎是体力和脑力的双重消耗,她一天下来只觉得身心俱疲,每日都是累得倒头就睡,几乎是头一挨到枕头,便沉沉睡去。

一旁的萧煜差点被噎得窒息,又不愿不雅地吐出来,只好一点点艰难地往下咽着,好不容易全数咽了下去,已是憋得眼角潮红。

萧煜的眉角眼梢都带着薄怒,他转过头,准备对着罪魁祸首好好发一通脾气,可当目光触及她熟睡的脸,以及那藏也藏不出的倦怠的瞬间,他所有的不悦与恼怒却在一瞬间停滞凝固。

他微微怔了一怔,然后,像是冰山消融、利刃归鞘,所有带刺的棱角都在她轻缓绵长的呼吸声中柔软了下来。

他终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将头轻轻地靠在了枕头上,就这样与她面对面地躺着。

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是个小女孩,团子头,白裙裳。跟其他被捉来的孩子不同,她并不哭闹,只温顺地牵着萧莫愁的衣摆,看着他,微微笑。后来他闭关七年,推开石门出来的时候,黑压压的魔宫子弟站在她身后,而她已经能够代替着萧莫愁站在最前方。本该是排山倒海般的气势,可她还是如多年前的那个小女孩一样,看着他,然后微微一笑。

真是奇怪又矛盾,这样一个人,明明性子恶劣,城府极深,身上却总有种温和的气息。

萧煜转了转脖子,离她更近了些。

她熟睡的时候看起来年纪很小,面孔精致,温暖纯粹,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狡诈狠毒来,可谁又知道,她是萧莫愁最信赖最无情的手下?

就像他不知道,这些天她展现出来的一切,到底是假意,还是真情。

这个女孩子有着一把天生温暖的嗓音,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当她下决心要骗一个人的时候,谁也躲不掉。她说得对,他躲不掉,在感情上,萧莫愁都不是她的对手,他萧煜,当然也不是。

可没有人天生这么会骗人,在变成这幅模样之前,她吃过多少亏,受过多少苦,流过多少泪,没人知道。

她或许没她表现出来的这样好,可她没在他最无助的时候抛下他离开,冒着生命危险助他恢复,一直耐心地安抚他所有的焦躁、不安和绝望……在每一次他自己都想放弃自己的时候,是她逼他站起来,推着他往前走。

若她的假意已经是这样,那么她的真情是怎样,不再重要。挺好的,就这样一直骗下去吧,能骗多久骗多久。

他不会再问她,这一切是不是只是讨好。有人陪着,总比一个人好。

萧煜看着看着,也缓缓阖上了眼睛。长长的眼睫垂下来,盖住了一切复杂的情绪。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