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西幻文·黑巫师4(1 / 2)

最佳女配 顾子木 5275 字 6个月前

黑巫师的眼底一片肃杀,沙哑的声音此刻听来极为阴沉,“你到底是什么人?”

她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靠着树干坐下,慢悠悠地用木棍拨了拨火堆,才偏过头对他笑了一笑,“无论我是什么人,都不会害你性命。”略顿一顿,她眯了眯眼睛,歪着头看他,“不过我就算这么说,你也不信对不对?”

他冷冷地瞥她一眼,就将目光转到了那堆燃得旺盛的树枝上,淡淡地道,“你知道就好。”

这明摆着是一副让她坦言目的和身份的架势,但是等了半天之后,等来的却是她笑眯眯的一句,“你不信也没什么,反正现在的你还不是我的对手。”说罢她安抚般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过,以后你一定会比我强大,那时你会明白,我一直是站在你这边的。”

他忍不住面露讥讽,沙哑的声音中含着尖锐的嘲讽,“生我的那个女人都没有站在我这边,你又凭什么要站在我这边?”不知是触到了心中的哪块禁域,他那张阴柔到有些女气的脸庞上满是令人心惊的冷漠桀骜,“无论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都趁早死心。”

这边的对话越来越剑拔弩张,连对面的洁西卡都满脸懵懂地看了过来,埃德蒙不知道听到了什么,一边在火堆前搓着手,一边不知死活地插了一句,“我就说嘛,你现在性格这副样子你母亲肯定有责任,小时候她打你骂你了?”

语琪唇角的微笑渐渐淡下去,她知道,那不仅仅是打骂的问题。在西瑞尔被那个家族追杀时,曾冒险回去看他母亲,想要带她一起跑。但是那个女人向她的主人主动说出了他的藏身地,只为保住这份并不如何体面的工作。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偏头看向身边的人。

黑巫师薄唇扯了一下,露出一个讥讽的微笑,像说着别人的故事一般语气平淡地道,“在她眼里,我一直是她与人私通的罪证,是她一生的耻辱。她巴不得我死掉,只要她能挽回那份卑贱的工作。”

以迪莉娅的性格,就是在这种时候也说不出什么好话。语琪只好揽住他的肩膀,轻轻拍了拍,“放心,在我眼里你远比一万份体面的工作有价值得多。如果我有一天会利用你,肯定是为了极其巨大的利益。”她想一想,点头,“至少不会低于三座城池。”

话音刚落,那缺掉一块的野果就砸到了她脚下,语琪挑了挑眉,看向对面,就见埃德蒙对自己飞快地做着无声的口型,“他都那样了,你还开玩笑!”

她好笑,摊了摊手后也对他做了个无声的口型,“你行你来。”

埃德蒙特自信地朝她甩了个“看我的”的眼神,然后刺溜刺溜地就跑到了西瑞尔的另一边坐下,勾肩搭背道,“一万份工作算什么,就算有一天有人把刀架到她脖子上,我都不会出卖你的!!!”他伸出手指点点一旁的金发精灵,收到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后吓得立刻缩回了手,掩饰般得拍了拍黑巫师的肩膀,“看,还是我够兄弟吧!”

短时间内西瑞尔的肩膀已经被人又搂又拍了好几回,本来就不好的脸色更是阴沉,他缓缓地抬头看过来,深黑的瞳孔中一片冷郁。埃德蒙一阵紧张,又刺溜刺溜地跑回了他原来的位置上,捅了捅洁西卡低声道,“我也不行了,看你的。”

女神官正在火堆上烤着小馅饼,肉酱的香气腾腾地散发出来,偶尔有油滴落在火堆上,发出兹拉兹拉的声响。她迟疑了一下,慢慢地把穿着馅饼的树枝递向黑巫师,“我跟埃德蒙出来的时候,我妈妈给我烤的。”

埃德蒙恨铁不成钢,只能扶额叹气,“……你还在他面前炫耀你妈妈对你多好。”

洁西卡闻言有些愧疚,又怕惹恼对面那位,尴尬地手臂都僵硬了。

然而黑巫师只是摇了摇头,淡淡道,“不用。”

语琪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这副有些闹哄哄的景象,此刻篝火将每个人的脸庞映得温暖金黄,刚才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已经完全淡去,甚至有几分温馨。怪不得埃德蒙和洁西卡这两个逗比是主角,他们身上似乎天生就有一种温暖的气息,哪怕说出的话做出的事再不靠谱,对于生长于屈辱与阴暗之中的人而言,也依旧像阳光一般温暖明亮。

一夜无事。

第二日清晨,语琪推醒了洁西卡,踢醒了埃德蒙,正要转身叫醒西瑞尔,却见那个修长的身影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后,黑色斗篷静静垂着,指骨分明的苍白右手握着左边的衣襟,像是一尊安静的黑色雕像。

几人收拾了一下各自的装备,刚准备继续上路,埃德蒙从怀里掏出了一卷皱皱巴巴的羊皮纸给她看,“这就是通往神殿的路线图,你看看。”

语琪眯着眼睛看了那满是不规则图形和混乱线条的地图,怀疑地瞥了他一眼。

“这是一个曾到过神殿的老猎人画的,人家那么大年纪能记得就不错了!”埃德蒙被她那一眼看得恼羞成怒,“看不懂就还给我!”

“我没说看不懂啊。”语琪笑吟吟地收起了那张羊皮纸,又从已经熄灭的火堆中找了一根半截烧成炭的树枝,走到一旁的树下坐着,头也不抬地道,“给我一点儿时间。”说罢她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的地形,又低头看了看那羊皮纸,沉吟片刻后,拿着那根树枝刷刷地画了起来,按照将脑海中的资料将这幅简陋到过分的地图丰富起来。

离她最近的西瑞尔看着她的动作,皱了皱眉,“你在干什么?”

语琪手下不停,头也不抬地答非所问,“这是你第一次主动跟我说话。”

黑巫师看着那张图渐渐有了山谷、树林和湖泊之分,目光不禁变得复杂,语琪一抬头就撞上了他的视线,摇了摇头好笑道,“干什么那样看我?”

“你怎么知道去神殿的路?”他的声音含着冷意,一字一字之间犹如掺了冰渣。

她唇畔的微笑渐渐淡下来,没有理会他,低下头两笔勾勒完了最后一笔后,就把羊皮纸卷起来扔给了埃德蒙。

埃德蒙手忙脚乱地接住,一抬头就看到金发精灵起身走到黑巫师的面前,停住,缓缓抬起一张不再笑意盈盈的面容。

没有了熟悉的笑容,她那过于精致的美貌立刻成了一种极具压迫感的武器。可以说直到此时,精灵一族特有的那种高傲才在她身上展现出来,使她陡然间变得格外难以亲近。

她甚至没有看西瑞尔,只是直视着前方,神情疏淡地开了口,“我不是你的犯人,也没有欠你什么,没有任何必要回答你的质问。如果你母亲没有教过你,那么我告诉你,来自同伴的怀疑很伤人。”顿了顿,她淡淡地看向埃德蒙,“我先去探路,你们按着地图走,大约半天之后就能到神殿,我在那里等你们。”

埃德蒙抱着羊皮纸发了一会儿呆,直到精灵几个起落之间将他们远远地甩在了身后才反应过来,愣愣地看向站在原地的黑巫师,“你们吵架了?”

西瑞尔冷冷地看他一眼,“带路。”

“哦……好。”埃德蒙一边捧着地图一边沿着她刚才离开的方向走去,忍不住开始絮絮叨叨,“其实迪莉娅挺不错的,漂亮又能打还脾气好,昨天晚上我起来解决个人问题的时候,就她还醒着,一个人坐在那儿帮我们守夜。可是你看,今天她提都没提这事儿一句。”

黑巫师不为所动,淡淡地道,“精灵的身体素质比人类强几倍。”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