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攻略鬼城之主4(1 / 2)

最佳女配 顾子木 3609 字 6个月前

傅轻寒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昏昏沉沉一片混沌,脑中就像是在一根细细的麻绳坠了块巨石般,稍稍动一下都又晕又疼。

等终于回过神来,他才觉察到自己右脸颊处靠着个柔软温暖的物什,稍稍移了移目光瞥去,便见一只松松捏着白娟帕子的手随意地搭在锦被上。

这一看便是只女人的手,白皙柔嫩,纤长匀称——

比平日里慢了几拍的思绪终于想起了昨夜之事,鬼城之主轻轻皱了皱眉。

——在那样痛楚难忍的难堪情形下被人窥破,对方还是刚刚娶回的新娘。

鬼城之主压抑地深吸一口气,掩在长睫下的凤眸原本有着极为优雅秀丽的弧度,却瞬间泛起阴郁冰寒之色,显得无比肃厉冷漠。

傅轻寒缓缓偏过头,定定地盯着那只搁在脸侧的手看了一会儿,弧度秀雅的凤眸终是缓缓阖上,等到片刻后重新睁开之时,已是阴沉之色已经尽去,只余往日的清亮平静。

他缓缓支起身坐起来,刚想唤殿外的梁安进来伺候,就对上了两道稍显迷茫的视线。

他起身的响动虽然轻微,但语琪向来浅眠,所以仍是醒了过来,看他自己坐起身后才从睡意朦胧中真正清醒过来,此刻对上他的视线,便随意地扯了扯嘴角,“早安。”顿了顿,像是才意识到什么似的,她又问了一句,“不难受了?”

傅轻寒的神情有一瞬间的凝滞,仿佛没有想到她会在此刻醒来一般,但很快他便恢复了静如止水的镇定,淡淡地嗯了一声,用还带有些沙哑的声音道,“我有些事要出去趟,你上床再睡会儿。”

他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平静,态度温和,仿佛昨夜那个冷言不耐的人根本不存在,只是她幻想出来的一般。语琪见他如此,也就识趣地对昨夜之事不再提一言半语,只懒洋洋地笑了笑,半撑起身子往床内挪。

只是这个靠床而坐的姿势她维持了大半夜,未免有些血液不通,刚才不动的时候还感觉不到什么,此刻挪动起来,酸麻之感就猛地从脚底窜了起来,语琪一时之间没控制住,双腿一软便倒了下去。

傅轻寒挪侧过身子让她过去,低着头想着事情,根本没料到会出这一番事故,身体下意识地做出了防御的动作,又在看到是她后勉强收回,被她一撞之下失去了平衡,直接倒在了身后床上。

片刻尴尬的沉默过后,下颌恰巧卡在他肩窝中的语琪实在忍不住,直接就着这个将脸埋在他冰凉墨发中的姿势笑了起来,笑完后她稍稍收敛了笑意别开脸去,干咳一声解释道,“抱歉,刚才起来的时候腿麻了。”

傅轻寒却没有她这么轻松,他长眉紧皱,放在身侧的手指紧紧攥住了床褥才忍住了将她一把掀开的冲动——对于警惕心和防备心都极强的人而言,另一个人的唇齿离自己的脖子太近带来的不是酥|骨的暧昧,而是严重的威胁。

语琪慢慢撑着手臂支起身来,刚想拖着仍有些麻的腿往床的深处侧身躺去,却一眼瞥见他面上的神色——

深黑长睫在眼睑处涂抹上了一大片阴郁的暗影,紧抿的薄唇透露着一种剑锋般的凌厉,就连那眼尾处平日里看起来有些妖异阴柔的一抹暗红,此刻看起来也略略带了丝冷意。

很显然这并非是拘谨、害羞、不适应之类的表情,或许称之为不悦、恼怒、被冒犯才更加确切——若是前者的话她此刻可以见好就收了,但是此刻的情形明显属于后者。

于是她并没有离开,反而故意微微低下了头看着他。

似乎是觉察到了她的目光,傅轻寒不动声色地收敛起情绪,缓缓抬起眼来同她对视,清亮如水的细长凤眸之中已然是风平浪静,刚才的阴郁冷然则荡然无存。他抬起手握住她的一边肩膀,力道轻柔却不容拒绝地让她躺到了一边,自己则转身下床,一边理着衣袖一边云淡风轻地道,“好好休息,到用午膳的时候我再着人叫你。”

他同样是合衣睡了一夜,此刻身上依旧是昨日的华贵喜服,从她的角度可以看到他的俊秀阴柔的侧脸。红衣黑发的映衬下,他斜斜上挑的眼尾处那一抹暗红愈发显得妖异阴邪,但这种妖异阴邪的感觉却奇异地被他眼中平静清润的光泽给冲淡了不少。

所谓相由心生,气质与性格共同造就了一个人的长相,因此同一个人的脸上不该出现这样的矛盾之处——而唯一的解释就是那平静与清润都只是他的伪装。

若是没有昨夜他稍许的失态,或许她不会这么快地觉察到他这温润面目下隐藏着的真正性子。

语琪半眯起眼睛看了他一会儿,才转过身去搂住锦被阖上了双眸。

而这一边,傅轻寒一边沉声叫着梁安一边缓步朝外殿走去,走出内殿的一瞬间,他面上平静的神情就一下子冷了下去,肃厉得仿佛冰封寒潭、雪覆高山。

梁安带着两长溜人刺溜溜地进了大殿,端着张笑脸刚迎上来,就看到他家主子一张俊脸冷得吓人,顿时将脸上笑容收敛地干干净净,面无表情地用背在身后的手挥了挥,本想上前服侍傅轻寒洗漱的两个打头丫鬟顿时停下了脚步,眼观鼻鼻观心地杵在了原地。

打死梁安也想不出来,为何刚刚还看到了那样温馨又和谐的一番场景,这一转眼他家主子就能端出一张能冻死人的阎王脸来——那第十一位城主夫人不是已经差不多被收服了么,难道又出了什么岔子?

傅轻寒用修长的手指疲惫地捏了捏眉间,一步不停地朝殿外走去,梁安一边接过身后丫鬟刚拧干的巾子一边撵上去,稳稳地捧着烫手的布巾追着傅轻寒跑,“大人,您擦把脸,提提神?”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