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2 / 2)

最佳女配 顾子木 4521 字 7个月前

偏偏语琪都决定放过可怜的裴家公子一马了,那位看起来颇像老好人的祁公子却仍唇畔含笑道,“这是恼了?还是羞了?”

竟跟调戏黄花闺女的语气一般无二,但由这祁公子说出来却不觉得轻佻,反而显得亲昵……尽管他们二人这才是第一次见面。

语琪五体投地,这祁公子调戏人的功力实在不在她之下,若是换成这位来攻略或许会比她还容易也说不定……不过佩服过后,她还是咳嗽了一声,出声给裴少渊解围,“得了,他脸皮薄气性又高,经不起这样的调侃。”说罢似笑非笑地斜睨裴家公子一眼,“只怕等会你转身走了,他便把气撒在本座身上了。”

裴少渊的忍耐力似乎已经达到了极限,他额角抽了抽,面无表情地沉声道,“属下不敢。”

语琪实在忍不住,被他这反应逗得嗤得一声笑了出来,心中知道再不能继续调戏下去了,否则这位该真恼了。她把笔轻轻一搁,微笑着抬眸看了裴少渊一眼,转了个话题道,“剑练得如何了?”

裴家公子平缓了一下呼吸,这才平稳了声音道,“尚可。”

“可有不懂之处?”

“有。”

语琪默然……这人该不是真生气了吧,这回起话来怎么一个字两个字地往外蹦呢……

那位祁公子却好似跟她想得一般无二,浅笑道,“看来是恼了……教主果然料事如神。”

语琪估摸着再被这祁公子调侃下去裴少渊该黑化了,她敛了敛唇角笑意,抬手安慰地在裴家公子肩上拍了拍,轻笑道,“那本座今日便指点你一番。”说罢负手朝殿外空地走去。

可直到两人一前一后地在空地上站定,裴少渊的脸色还是黑沉沉的,侧脸的线条绷得极紧,显得冷峻而凛然。

白衣教主转身一看他这幅表情,眼底就有了笑意,“还恼着呢?”

裴家公子垂首不答,只有紧抿的唇线透露了主人的心情不愉。

她定定看他片刻,扬了扬唇角,“……怎么连点玩笑都开不得?”

“……”

见对方依旧沉默不应,白衣教主脸上的笑意渐渐褪了下去——对方三番两次不给面子,以这个身份是不可能再忍下去的,只是就算是发飙也不能发太过……意思意思得了,不然把这裴公子再吓跑就不划算了。

“裴少渊,你甩脸也该甩够了……本座没跟你计较上次的事情,你却给本座摆脸色看,也不知你是教主还是本座是教主……今日那祁公子调侃你时本座可是在帮你说话,却没见你顶过他一句,而本座赠你这舒痕膏又打算指点你剑法,这攒起来的气却反而都撒在了本座身上……你是觉得本座脾气太好?还是觉得本座对你太好?”皱眉看他一眼,白衣教主煞有其事地叹息道,“真是白眼狼一只。”

待她说完这几句话,裴少渊面无表情的脸上倒真添了几分愧意……

语琪见他如此心感好笑,却不打算放过他,而是颇具气势地逼近他一步,冷声道,“在别人那,只有本座恼着他们受着的份,怎么到你这就变成本座给着教着而你一个劲儿地摆脸色?……你是觉着本座上辈子欠你还是怎么?”

裴少渊长到现在,从来没被人这样夹枪带棒地刺过,他一张脸涨得通红,却也无法反驳,只能呐呐地说出两个字,“……没有。”

接下来是长久的沉默,他低着头屏息凝神地戒备,心中也觉得自己不知哪根筋撘错……就算知道这位教主对自己人不坏也不该这样放松警惕,且不论以自己现在的身份到底能不能算是她的‘自己人’,再说就算是‘不坏’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对方是魔教中人,不是胸襟开阔从不着恼的圣人,若真惹恼了她,自己不知会落到什么下场……实在是太大意了。

不知多久过后,一道微带冷意的声音响起,于寂寂无声中幽幽慢慢地传来,清晰无比地在他耳畔响起——

“本座也不想跟你计较,只是再有下次……本座不会轻饶。”

——其实语琪这么说只是为了让他自觉理亏,见目的似乎达到了便准备收手上怀柔政策了……追人如治国,需一张一弛才能达到最佳效果。

这边裴少渊闻言松了口气,谨慎地抬眼看过去,细细观察了一番白衣教主的神情后才缓缓开口,“那今日——”

对方似是明白他想要问什么一般,缓缓踱步而来,与他靠得极近后才嗤得一声轻笑,“本座既承诺了,便没有收回去的道理——拔剑吧。”

裴家公子却只将手掌覆在剑柄上,停了半天后才缓缓拔出龙渊。

跟他的谨慎小心不同,白衣教主悠悠然地负手立着,唇畔噙笑,衣带当风,从容随意得不似是准备与人交手。只是她等了片刻,也不见他动手,也不知是否被那祁公子传染了,想也未想便是似笑非笑地一眼扫过去,取笑道,“怎么?怕伤到本座?”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