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鱼线穿人(1 / 2)

罪全书.6 蜘蛛 2658 字 2个月前

最快更新罪全书.6 !

<h2 class="sub-title-2-c">

第六章

</h2>

<h2 class="text-title-2-c">

鱼线穿人

</h2>

这种痛苦虽然谈不上致命,

但绝对算得上酷刑。

以往的侦破过程中,包斩多次通过对犯罪行为的模拟与实验来掌握凶犯的心理,从而对侦破起到一些作用。凶手为什么要用鱼线把受害人穿起来,为什么牵着受害人在午夜的街头爬行?

只有疯子最了解疯子。

那位喜欢钓鱼的老刑警从济宁市中区买到了几种鱼线,分别有五百米大力马鱼线、pe五彩八编路亚线、日本进口原丝海钓防咬线。包斩选用的是海钓线,拉力超强,柔韧性好,别说是人的牙齿咬不断,即使是鲨鱼也难以咬断,这种海钓鱼线可以钓起鲨鱼,甚至拉动汽车。

包斩坐在椅子上,手持钓竿,盯着鱼线出神,似乎这根鱼线的尽头隐藏着什么东西。

包斩说:“你准备好了吗?”

大越说:“这就开始吧。”

包斩说:“你要是不想尝试的话,现在还可以放弃。”

大越说:“两千块钱呢!”

孙大越拽出一截鱼线,揉成一团,想都没想就塞到了嘴巴里,鱼线好似一团乱麻,他习惯性地咀嚼了几下,皱着眉,吞咽了好几次才把鱼线一点点吃到肚子里。

包斩说:“你甩甩头,试试。”

大越甩头,说:“胃里有点难受,想吐。”

包斩说:“不要吐啊,你明天还要拉出来呢。”

大越说:“我便秘,估计还得等几天。”

孙大越扛着鱼竿,嘴巴里还有一根鱼线。他就这样回家了,去给瘫痪的老母亲做饭。小区邻居们看到他的样子先是诧异,然后爆发出一阵笑声。大越刚走,小若黎背着书包放学了,恰逢每月一次的大周末,她不上课。为了避免身份暴露,她在卧底期间是不能来公安局的,可是小若黎担心大越的安危,要去看望孙大越。

包斩说:“你去了有什么用?”

小若黎说:“法医最起码也是医生,我去看看大越叔叔有没有事。”

包斩说:“我想,应该没有生命危险的,放心吧。”

小若黎说:“要知道,他是把一根鱼线吞到肚子里……你怎么不试试。”

包斩说:“要是没有人愿意这样做的话,我肯定会做的。”

孙大越的家在县城西边的祥和家园小区,这里都是经济适用房,购房者都是低收入人群。

包斩和小若黎敲响房门时孙大越正在做饭,那根连接到他身体里的鱼线使他无论做什么都有点碍手碍脚,需要时刻小心。大越妈妈坐在轮椅上,热情欢迎包斩和小若黎的到来。大越有点窘迫,屋里的家具老旧,沙发上堆满衣服,显得非常寒酸。

包斩帮忙洗菜,小若黎陪大越妈说话,这个坐在轮椅上的老人让包斩想起梁教授。

大越妈说:“我家大越前两天相亲了,后来咋样了,问他也不说。”

小若黎说:“那个姐姐我见过,在电视台上班,好漂亮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