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社会蓝姐(1 / 2)

罪全书.6 蜘蛛 4068 字 2个月前

最快更新罪全书.6 !

<h2 class="sub-title-2-c">

第三章

</h2>

<h2 class="text-title-2-c">

社会蓝姐

</h2>

我们重点关注一下四位女孩的人际关系,

包括家庭、社会、学校关系,

这些都是案情突破的关键。

县公安局召开了百人会议,郝局长亲自主持,各部门的负责人都到会参加。

会议上,包斩被推举为专案组总指挥,郝局长为副手。

加祥一中有四名女孩失踪,经过计算机技术甄别,以及家属辨认,她们的体貌特征与视频中出现的四个穿雨衣爬行的人相吻合。目前已经初步确定了四位受害者的身份,她们都是加祥一中高三(16)班的学生。

县一中的陈校长也应邀到会,他介绍了一下高三的班级情况,学校有三个复读班、五个尖子班、十一个普通班。十六班也叫“放牛班”,基本上是其他班淘汰下来的差生,对于高考没有任何希望,把这些差生统一安排到一个班级,主要是为了不影响其他学习成绩好的学生。

陈校长说:“这个班级里有七十三个人,不少是顽劣少男和不良少女。据班主任说,这个班里同学的成绩都非常差,前段时间摸底考试,数学没有一个人能考十分以上的。学校的态度是,他们只要不闹事,不出大乱子,我们也就放心了。小包在这学校毕业的,应该也了解这些情况。”

包斩说:“我当年因为太穷,高三复读了两年,打工赚钱攒学费,陈校长对我非常照顾,我到今天还非常感激。放牛班,全国大多数高中学校都有,我们也不予置评,接下来,我们重点关注一下四位女孩的人际关系,包括家庭、社会、学校关系,这些都是案情突破的关键。”

会议室的大屏幕显示器上放出了四名女孩的照片,她们分别是社会姐、宋蔷薇、徐梦梦、大扎妹。

社会姐,姓颜,名叫宝蓝,关系亲密的朋友都喊她宝蓝姐,但是学校里更多的人喊她社会姐,她是一中鼎鼎有名的不良少女。抽烟,打架,文身,穿一条烂洞牛仔裤、一件宽松的三叶草卫衣,短发,染了个奶奶灰颜色,口红鲜艳,与一头白毛形成对比。社会姐满口脏话,时常做出嗤之以鼻的神情,什么都瞧不起,提到某某人她会鄙视地说:“他有什么牛x的,我哥上回说他,他都不敢吭声。”她哥是社会哥,县城里有名的小混混,所以她叫社会姐。她还有几句口头禅,例如,吓唬学妹的时候说:“我这一拳下去你可能会死啊。”姐妹遇到麻烦找她寻求帮助,社会姐不屑一顾,吐出一句话:“慌什么。”

社会姐高三上学期打过一个男生,当时,她拿着凳子腿满操场追着一个血头血脸的男生打,这一战使她成名。从此,社会姐身后都跟着一群人,而且还有很多男生也巴结她。只要跟她认识了,那个人就会在学校显得特别跩。

社会姐的qq签名写着:我是双性恋,暴力倾向,毁灭倾向,不开玩笑。

宋蔷薇,社会姐最要好的朋友,一个极其虚荣的女孩。她的微信名叫“狐狸未成精”,喜欢玩弄男生的感情,隔几天换一个男朋友。她的家庭条件并不好,爸爸在路口修自行车,妈妈是环卫女工,她和同学在路上见到妈妈会假装不认识。

她告诉同学,她妈妈在移动公司上班。

同学都不忍心揭穿她,都看到了她妈穿着黄马甲,拿个竹夹子夹地上的烟头,脚上还穿着宋蔷薇穿过的旧鞋子。

宋蔷薇家里穷,但是经常装有钱人。这个虚荣的女孩刚吃完泡面,就从网上偷了美食图片,小心翼翼地截图去掉水印,然后发布在微博和微信上,往往还要配上一句话,诸如“要减肥好讨厌”之类的。

如果有机会坐在车上——出租车除外,她会选择一个合适的角度拍一张照片,让人误以为是她在开车,发图时还要说希望别堵车之类模棱两可的话。

去年,宋蔷薇的妈妈得了乳腺癌,她时常和社会姐抱怨:“你说我妈咋还没死?”她在微信朋友圈里写道:“我想父母早点死,跟我想扔掉家里的一袋垃圾那感觉是一样的。小猫小狗小鱼小鸟甚至小仓鼠小刺猬都能把我萌化,偏偏憎恨我妈。我讨厌一切节日,尤其是春节,讨厌别人眼中喜庆的红色,讨厌流行歌曲,讨厌韩星,讨厌一切国内歌星影星电视明星,不顺眼,讨厌一切长辈和晚辈,尤其讨厌我妈。”

徐梦梦,四个女生里长得最漂亮,齐刘海,长发,爱穿一件白色裙子。她并没有什么劣迹,只是学习成绩特别差。她其实是一位个性懦弱的女孩,常常说:“啊,好气啊。”徐梦梦家在潍坊,她是这四人里唯一的寄宿生。徐梦梦算是社会姐的一个小跟班,常常帮她跑腿、买东西、传话之类的。

徐梦梦特别爱脸红,这并不是因为害羞,而是与生俱来,医生说是肾上腺素分泌过多。她跟个男的说话会脸红,被老师提问会脸红,上讲台会脸红,干什么都会脸红,无缘无故就脸红……

徐梦梦说:“我根本不想脸红啊,我真的没有害羞,我可是老司机啊。”

大扎妹说:“你看,梦梦又脸红了。”徐梦梦本来没有脸红,但是听到这句话立刻就脸红了。

大扎妹真名叫卢婷,长得有点像少女版的贾玲,一张大脸胖嘟嘟的,笑起来还有俩酒窝,她胸大,屁股也大,这是因为她胖。她不爱打扮,一年四季穿蓝白相间的校服,有时候也会涂抹劣质防晒霜,一出汗脸上就油腻腻、白花花的。她爱笑,嗓门粗大,笑声充满魔性,震耳欲聋。大扎妹常常卖萌,自称“本宝宝”,她和社会姐关系一般,但是和徐梦梦是要好的闺密,所以四人常常在一起。

大扎妹每天睡醒都在微信里问徐梦梦:“咱俩是不是第一好啊?”

徐梦梦就说:“是是是,你个幼稚鬼。”

大扎妹说:“我是小公举,我是小仙女。”

徐梦梦说:“谁还不是公举咋的。”

四个高中女生被一根鱼线穿了起来,被人牵着,爬在凌晨三点的街道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