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9章 反正也只是媚娃(1 / 2)

术师手册 听日 2784 字 5个月前

“天使这个月情绪这么稳定吗?”

血狱研究所所长弥迦坐在红宝石堆上,他看着天空的满天星斗,想起他第一天来到红宝石山遇见的滂沱大雨。

红宝石山存在‘重力浮积现象’,红宝石山表面重力最低,但脱离红宝石山体表面,重力就会迅速增加,越是高空,重力越大,事实上只要离地三米以上,术师的虚翼就会怦然坠地。

那种感觉,就彷佛是被看不见的庞大恐怖所压垮。

这个现象并不是只针对术师生效,红宝石山的一切自然现象都会受到重力浮积影响,刮风会掀起透心风,下冰雹会下成爆弹雨,阳光强化成毒辣光,雨水更是变成销魂雨。

刚攀登到红宝石山的弥迦太激动了,还以为这场暴雨是什么试炼机制,连圣域都不展开直接硬顶,结果灵魂被腐蚀将近一半才意识到不妙,回到现实足足修养三年才恢复过来。

古往今来亿万术师向往的红宝石山,不过是一座千锤百炼的牢笼。

然而术师们还是会前赴后继攀登红宝石山,站在虚境顶端仰望高空。他们的视线没有被白银之雾阻隔,没有被逆流金雨遮挡,更没有被梦幻泡影填充,他们看清一切,但看不见……路。

弥迦早已凝聚自己的血铳色虚翼,是最完美的7铳3血比例。他作为最古老的铳术师,纯铳色太过极端,纯血色又不适合他,复合色才能恰到好处发挥他的实力,按理说他已经达到术师的理论极限没必要继续努力,但他还是坚持登录虚境,无论天气如何恶劣。

没人知道红宝石山的天气到底是怎么形成,再高明的气象师也发现不出端倪。传奇术师戏称红宝石山的天气跟红宝石天使有关,而且红宝石天使情绪还挺不稳定,时而阳光时而阴霾,时而嚎啕大哭时而刮风狂啸,就像是失恋的小女孩。

所以当弥迦连续看了一个月星空,便隐隐感觉到有些事正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发生。

红宝石山的天气或许跟红宝石天使没关系,但混乱的天气系统突然稳定下来,显然是某种剧变的征兆。

不过他也没多担心,虚境再怎么变,难道还能倒闭关门吗?

而且弥迦的生活重心早已不在虚境,相比起红宝石山的星空,他更接下来年度财务会议。

因为空门概念的爆发,接下来血月国度所有研究所的研究重心必然都是发掘空门概念的潜力,但空门术灵是稀缺资源,因此财务会议里的资源倾斜和国家支持就显得尤其重要。

弥迦身为血狱研究所所长,他的竞争对手自然只有其余四大研究所。

其中血罪研究所不足为虑,毕竟副所长拜狱在幽魂传承里战绩不佳,丢尽了血罪的颜面;唯有血泣研究所令弥迦感到颇为棘手,主要是血泣里出现了一位女皇候选——不到半年时间,从白银直升圣域的天才术师,希芙琳·歌文!

哪怕血圣族前期修炼速度奇快,但快到这么离谱还是闻所未闻。

由于希芙琳的血拥仪式是在碎湖监狱进行,因此这几个月各研究所都往碎湖监狱塞医疗师,希望能复刻天才的诞生,希芙琳的医疗师编号「222」更是成为热门数字,碎湖监狱的医疗师人数甚至一度超越犯人。

天才总是能受到优待,甚至连带身边人也能受益。

不仅是弥迦这些在世传奇被惊动了,甚至有‘纪元前’的老古董揭棺而起。大家仔细查了一遍,发现这位天才除了曾经放走过死刑犯的这一点不懂事外,也没什么大问题,总体来看还是个好女孩。

更别提希芙琳还是血泣研究所所长的亲传学生,她接受调查时,副所长塞蕾在旁全程监护,可见血泣的护短态度。老古董躺回去的时候,连说了三次‘血泣做得好’,看向希芙琳的眼神更是饱满溺爱,俨然是要爱屋及乌了。

弥迦的血狱研究所虽然没有像血罪那样丢人,但比起出尽风头的血泣,显然是相形见绌。血泣多占一点,血狱自然就少占一点,如果血泣趁这个机会奠定空门研究的领先地位,那四大研究所怕不是要变成一超三强了。

只是天才的诞生是偶然的黑天鹅事件,弥迦遇到也只能自认倒霉。

不过,他并不是完全无计可施。

因为他发现,天才并不是偶然。

说来好笑,弥迦之所以会发现漏洞,还是因为血泣研究所的护短。血泣接受让大家审查己方天才,但也提出补偿要求,血月应该要开放库存奖赏希芙琳。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