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第四十一章(1 / 2)

温柔沦陷 不问去留 3170 字 5个月前

林屿这几天原定的行程安排是拍摄《演员的故事》, 但因为现场出了事故,行程中断,这几天只好闲暇在家, 不过,她没事的时候就会来看望傅允。

傅允的身体比前几天要好多了,伤口恢复得很好,没有最初的那种刺痛感, 日常活动时也不会受到太大的阻碍。

这天清晨, 雾气未散,空气里还飘荡着朦白的水气,寂寥的病房里,傅允睁开眼,四周空荡无人, 一片空寂的沉默。他的视线投向墙壁上的挂钟, 时间指示在九点。

应该快来了吧。傅允这样想着。

果然,没过多久,病房的门打开了。

林屿出门时穿了件浅色的长裙, 秀发散散地披在肩上。早上九点多温度比较低, 她搭了一件米色的风衣,整个人看起来素雅极了。林屿手里拎了一个保温桶,缓缓走进病房。

“来了?”

傅允见林屿开门进入, 从病床起身,拿起枕头靠在床背上。然后朝林屿笑了笑,熟络地接过她手里的保温桶。

林屿今天送来的早餐是银耳粥, 保温桶一打开,美食的香气扑面而来,腾腾热气蓄势冲出桶外, 旋转着上升,直至消散在空中。

因为节目出了问题,林屿的行程也出现了一个大的空窗,从住院到现在,林屿基本上每天都会过来探望他。久而久之,他自己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每天盼着林屿过来也成了生活的一种情趣。

傅允拿起勺子舀了一口,递到嘴边,虽然粥还很烫,但傅允小心抿了一口,味道鲜美。

傅允喉头滚动,问道:

“自己做的?”

“不是,楼下买的,很好喝。”

林屿言简意赅地回答了他的疑惑,从傅允床头的水果篮里拿了个苹果出来:“要吃水果吗?”

傅允本想拒绝,但转念一想:林屿亲手给他削的苹果,不吃白不吃。

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傅允点了点头:“我吃。”

“嗯。”

林屿的背影瘦削而单薄,她拿起一个苹果,在水龙头下冲洗干净。

两人又沉默着。

傅允抬眸,看着林屿的背影在病房里来回穿梭,忙忙碌碌。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冲上去告诉她,让她在家好好休息,不用来看他了。但更多的是那深不见底的渴望占据了他的内心,他不想让林屿走,他想一直看着林屿,他希望时间就这样定格,定格在为他忙碌的林屿身上。

过了会儿,林屿削好苹果,用水果刀切成小片,放在餐盘里,上面还插着根牙签,方便傅允进食。

“身体好点了吗?”

林屿把餐盘放到床头柜前,又帮傅允扶起背靠的枕头,让傅允以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在床上坐着。

“还行,伤口还是有点痛。”

傅允开始胡谄起来。

那一刀刺得本来就不深,傅允送到医院后缝了几针,后来经过这段时间的休息,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虽然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但傅允还是不愿意承认这一事实,相反,他还很乐意伪装出一副病弱的样子,特别是在林屿面前。

如果太早就康复出院的话,林屿就不会来看他了。

傅允在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唉。”林屿叹了口气,皱眉,白皙的脸上流露出几分哀伤来,“你当初可以不用替我挨刀,如果……”

傅允一听她开口,马上就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了。于是,趁林屿还没讲完,傅允及时打断了她的话。

“这本来就不是你的错。”

担心林屿继续哀怨地继续说下去,傅允急忙转移话题:“关于现场发生的那件事,我听那个导演说他了解到了一些信息,你知道是什么吗?”

林屿一怔,摇摇头:“我不知道。”

“刚好他说今天来医院看我,趁这个机会问问那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傅允嘟囔了一句,接着目光移向墙壁上的挂钟,已经快到十点了,和导演约定的时间也快到了。

“你要和我一起等他来,听听他了解到的事情真相吗?”

傅允突然问林屿。

“当然了。”

林屿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在病房里搬了把椅子坐下。

傅允想再说些什么,但旁边的林屿不愿再聊,掏出手机,埋头看些什么。傅允见她这幅模样,也不好意思再开口。只好跟着一起沉默。

但令傅允欣慰的是,两人的关系终于因此有了缓和,林屿没有再像当初那样故意躲着他,反而还主动探望他给他削水果。

再等一段时间……或许再等一段时间,林屿就能答应和他复合了。

*

过了十几分钟,有人进来了。

听了这动静,林屿和傅允都把视线朝门外看去。

导演手里拎着水果,从门口走进来。直到导演走入傅允和林屿目光所及之处,两人这才注意到,导演满脸颓废,胡子拉碴的,不修边幅,和之前那个精明的形象截然不同,简直就像是刚逃难出来的一样。

见傅允和林屿两人都在,他挤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把水果放下,轻声道:“你俩都在啊。”

傅允直来直去,打断了导演的寒暄:“不用再讲这些场面话了,你查出来什么了?”

闻言,导演神色一凝,左顾右盼,瞧见四周没人,整个病房里只剩下他和傅允林屿三人时,他这才开口: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