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三十章(1 / 2)

温柔沦陷 不问去留 3122 字 5个月前

“她……她说了什么?”

林屿紧张起来, 尾音都带着点颤抖。

“都和我说了。”

“你和傅原之间,包括……”

“你当初和我分手的真相。”

傅允失落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语气里掺杂些遗憾和自责:“我是真的愚蠢冲动啊, 当初脑子一片混乱……”

怎么会这样?

宋冉全都和他说了?

林屿大脑刹那间陷入空白,连傅允接下来说的什么也没听有听清。她和宋冉交友那么多年,也明白她直爽的性格,但宋冉怎么会直接在傅允面前说出来呢?

她思绪还没缓过来, 就听到电话那头的傅允说完话后, 又停顿片刻,即便是相隔遥远的距离,林屿也能从电话里听出他的不自在和拘谨,傅允沉默片刻,才缓声开口, 一字一顿, 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

“林屿。”

“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我们和好吧。”

过去的种种都在眼前浮现,她记得自己和傅允刚认识那会儿,傅允总是在她身旁, 她难过的时候傅允会安慰她, 她开心的时候傅允和她一起快乐,他们在一起的确度过了一段很快乐的时光。不过,那都已经是过去了, 过去的不会再回来。

听到傅允的话,林屿声音也哽咽起来:“回不去了。”

“没关系,我重新追你。”

她听到电话那头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 而后是傅允略带悲痛的嗓音响起:“三年了,我还是很爱你。”

仿佛只有一瞬,但林屿却感觉自己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几年前, 他们初识的时候,那个执拗的少年。记忆是那样的清晰,三年太短了,一瞬即逝。

林屿摇摇头,可惜在电话那头的傅允看不见,她握着电话的手还是忍不住地颤抖起来,但她只能极力遏制自己的那股冲动。

“还有一件事。”

傅允又自顾自地说起来:“你让周丛文给我带话,我收到了。”

“关于那张澄清的方式,我想按自己的方式来。”

林屿问了一句:“什么方式?”

傅允说得理所当然:“我希望是以我女朋友的身份澄清。”

“你这不是澄清,而是公开了吧。”

林屿很早前就发现了,在这种涉及到感情问题的时候上,傅允总会表现出罕见的愚蠢,甚至会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故意伪装出来的。

她直截了当地回答傅允,没掺加一点私人感情:“你觉得那几张照片害得我还不够吗?这么想把我闭上绝路吗?有时候我真的搞不清你心里在想什么。”

停顿片刻后,电话那头才迟迟传来傅允的声音:“好。”

林屿不想再和他聊下去了,她不知道接下来傅允还会说出什么惊人的话语来,于是她先挂了电话,对着电话那头的傅允说:“没什么事情我就先挂了。”

“我……”傅允还想再说什么,但最后只开了口,又安安静静地闭上了,半晌,才缓缓道,“好。”

电话挂断后,手机响起阵阵忙音。

林屿坐在客厅沙发上,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不知道在沙发上躺了多久,林屿听到门响了一声,防盗门开关的声音飘进她耳朵里。

是宋冉回来了。

林屿这几天感冒,身体不好,宋冉这段时间正巧也没事情做,刚好就来照顾生病的林屿了,所以林屿就把自己的钥匙丢给宋冉,方便她进出。

宋冉在玄关处换完鞋,进门后扫了眼茶几上医生开的药品,第一句话就是质问林屿:“你吃药没?”

林屿本想说自己吃了,但一看茶几上,连药品包装都还没撕,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只好老老实实地回答:“还没吃呢。”

宋冉拿手试了下水壶的温度,一片冰凉,她忍不住问:

“热水呢?”

“医生让多喝热水按时吃药,你倒好,和医生反着来。”

宋冉拎着水壶去了厨房,打了壶水去烧,回来后又把茶几上的药打开,递到林屿面前:

“您请吧,给您送到嘴边了还不吃?”

林屿始终很执着:“是药三分毒,我觉得我自己可以自愈可以抗过去。”

宋冉:“……”

宋冉嘲道:“你对自己真的有很大的误解。”

“你爱惜点身体吧,好歹为你粉丝们想想,一个个的,比你都还关心你自己。”

宋冉也躺到沙发上,和林屿并排坐下,她小腿伸到茶几上,背靠沙发,以一个很舒服的姿势坐着,看到林屿光着脚踝,露出半截皙白的小腿,宋冉扯了个毯子给她盖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