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二十八章(1 / 2)

温柔沦陷 不问去留 3300 字 9个月前

傅允所在的医院离餐厅不远, 周丛文开车十几分钟就到了。

疾驰的车卷起一阵又一阵的风,宋冉开了车窗,冷风飕飕, 从车窗里渗了进来,宋冉双手环抱,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周丛文把车窗关了。

“干嘛关窗?”

宋冉在车上生闷气, 她对傅允现在是什么状况一点都不关心, 她现在只想回家而已。

“冷。”

周丛文平视前方,冷静地开车,言简意赅地回答。

“你怎么不先把我送回家?然后你再来医院?”

“因为方向相反,根本不顺路啊。”

周丛文话说得让人无法反驳。

“算了。”虽然这样说,但宋冉暗自较劲儿, 她在周丛文这儿受的苦, 总有一天要向周丛文讨回来。

“那傅允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在医院?”

“路上出车祸了,不过好像并不太严重,所以我去看看。”

“车祸?他也出车祸了?傅原当时也是车祸, 他们这一家算是和车祸杠上了, 这……”

宋冉自顾自地说着,摇头晃脑的。

她还没说完,突然一阵急刹车, 疾驰的惯性让她忍不住往前重重地栽了下去,待她反应过来时,她瞅了周丛文一眼, 怒道:“你怎么搞的?”

她看见周丛文露出了一个罕见的表情,他面容严肃,和之前那幅吊儿郎当的样子完全不同, 周丛文眸底暗沉,用着不容置喙的口吻缓声道:“我劝你最好不要提起这件事。”

闻言,宋冉轻嗤一声:“你让不提我偏要提起,你管得着吗?”

片刻后,周丛文把车停在停车场,招呼宋冉下车。

*

医院里,消毒水的气味弥漫整个空间,刺鼻难闻,宋冉忍不住捂住口鼻,试图阻止着这股气味入鼻。

病房里,傅允缓缓睁开眼。

他记得自己在办公室里听到钟芊芊的讲述后,脑袋蜂鸣,双腿灌了铅一样地迈不开步子,就这样迷糊间打开车门上了车,后来大脑就一片空白,只听到砰地一声,意识逐渐恍惚,只听到耳边陆陆续续的鸣笛声,再醒来时他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

傅允用力撑着身体,靠着这股劲儿从病房上坐了起来,他躺了有一会儿了,此刻神智还算清醒,但整个身体还是觉得很乏力。

目光所及之处,左腿上的石膏很显眼。

他知道自己是出了车祸,但没想到会严重到打了石膏,左腿已经动不了了,被白色石膏缠绕着。

傅允抬头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视线一一扫过病房,直到看到床头桌子上的保温桶,这个保温桶不知道是谁放的,但保温桶放的离他很近,一伸手就能够到。

直到看到那个保温桶,傅允这才感觉到肚子饿了,他伸手取过保温桶。他现在身上没力气,使不上劲儿,这种小事他也不好意思再麻烦护士,于是打开保温桶就费了好一会儿。

保温桶里盛着的是排骨汤,傅允用勺舀了一点,先低头抿了一小口尝尝味道。

他对食物向来是很挑剔的,不喜欢吃的东西绝对不吃,对没尝试过的食物也极其谨慎,不肯轻易尝试。

刚抿了一小口,他觉得味道还不错,于是多吃了点,但只吃了几口,他就觉得吃不下了。身体虽然已经没什么大碍,但胃口还是不太好。

于是,傅允把保温桶放在一旁,自己则靠在床上,闭目养神。

没过一会儿,病房的门吱啦一下开了,钟芊芊拎着果篮走了进来,她原本先把门开了个缝隙,视线扫了眼房门内部状况,看到病房没什么其他人,她就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

“傅总……?”她用极低的音量喊了一声。

“嗯?”傅允这才把认真地把视线向钟芊芊那边投去。

钟芊芊拽着衣角,蹑手蹑脚地走进门,把果篮放在桌上后,她看上去还拘束,放完果篮后拽着衣角,浑身不自在。

“你怎么来了?”

傅允没想到他清醒后见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这个小助理,好奇地问了一句。

“我下午请了假,刚好我家就在这附近,又听到您车祸的消息,所以就来了。”

钟芊芊低着头,声音也小。

“哦。”

傅允还是一贯的冷漠,简单地问完几个问题后,他也没再继续说话,这样倒是让钟芊芊有点尴尬。

“那个……听说您是中午在回家的路上出了事,中午我跟您说完那些事情后,您的表情看起来就不太好,是不是……”

钟芊芊还是低着头,认错般的语气,看起来有几分可怜。

原来是因为这事。

傅允笑着摇了摇头:“不是,因为这几天太忙了,所以精神不太好,跟你没关系。”

“哦哦,这样啊。”

钟芊芊听了这话,表情明显地放松下来:“要不然我给您削个苹果吧。”

“不……”

还没等傅允说完,钟芊芊就眼疾手快地拿起一个苹果,又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水果刀,马上就开始削了起来。

傅允叹了口气,他现在浑身虚弱使不上力,看来事事都得别人伺候。

削苹果的间隙,钟芊芊突然道:“唉,您这个样子看上去就没那么凶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