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二十二章(1 / 2)

温柔沦陷 不问去留 2325 字 9个月前

南城江畔, 景御酒店。

正值夜晚,夜幕低垂,人语声喧闹, 四周溢满各种欢乐喜悦的声音,灿灿星光倒映在平静的江面上,波光点点,江畔夜风轻袭, 透过轻薄的纱窗, 懒洋洋地飘进来。

顶楼的包间上。

落地窗外,整个南城夜景一览无余,从这里俯瞰风景,灯红酒绿的世界尽收眼底,霓虹灯繁复闪耀, 从落地窗里折射进来。

傅允面前的桌上, 几近透明里的高脚杯里盛着红酒,他伸手,腕骨轻动, 酒杯也跟着摇晃起来, 在辉煌夺目的吊灯下,红色的液体透出好看的光来。

“你看上去很悠闲?”

面前是位臃肿的中年男子,大腹便便, 啤酒肚鼓起,那一身熨贴和度的西服正紧紧地贴在他肥胖的肚子上,仿佛下一秒就要被撑破, 这个男人头发隐约可见几缕银丝,虽然胖,但看上去却很精神, 生机勃发。

男人说话时用了疑问的语气,听起来更像是在问质询和兴师问罪,并且语气里还夹杂着的不屑。

“嗯?”

傅允眉头一挑,慢悠悠地端起桌前的红酒,一饮而尽,片刻后,他抿了抿嘴角,似是享受着味蕾上甘美的冲击,回味无穷。

“伯父,您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

薛南明不知道他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懂,于是也端起高脚杯,嘬了口酒,酒入喉后,借着这股劲儿,谨慎但又试探性地问道:

“我之前跟你商量过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傅允拿着高脚杯的手一顿,眉头紧锁,话里带着点不确定:

“什么事?”

薛南明见他这幅样子,也没打算搞什么弯弯绕绕,干脆直接把话挑明:

“看来傅总真的是今非昔比啊,当初在英国,你可是答应过我们的,要不是我们父女俩,你能有今天?”

说完,他清嗤一声,看着傅允摆出这副架子,嘲弄道:“您还真是贵人多往事啊。”

闻言,傅允怔愣片刻,神情恍惚。

三年前,傅允落魄时来到英国,那时的他不过只是个落魄小子罢了。可是那时远在英国的薛南明父女二人消息并不灵通,也并不知晓这个情况,还当他是那个有钱有势的傅家少爷,每日鞍前马后献殷勤。

也多亏了薛南明父女二人的帮助,傅允才得以度过那段最困难的时光。事后,薛南明父女二人才明白事情原委,知道真相后的两人追悔莫及,但他们忽略了傅允的能力,没想到是傅允三年后还能卷土重来,再一次把家族事业发扬光大。

虽然知道薛南明父女二人并非完全出于真心相助,但对那时的傅允来说,他们的帮助就是雪中送炭,让他挨过最难熬的那段时日。

时至今日,他仍心怀感激,回国后,他也力所能及地满足二人的要求。

“还有什么事?”傅允低头沉思了会儿,眸底一片幽暗,黑色西装外套被他脱下随意搭在椅背上,内搭的一件白色衬衫下,肌肉轮廓隐隐约约,他不紧不慢地把衣袖卷到手肘处,举止优雅,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拿起刀叉,浑身散发着一股矜贵的气质。

“我……”

还没等薛南明把话说完,傅允就打断了他。

“薛婧说她想进娱乐圈,我也已经给了她足够多的资源了,你还想怎么样呢?”

“当初你们帮了我,我也帮了你,现在我们算两清了,谁也不欠谁的,以后就这样吧。”

几句话说完,傅允感觉那个一直以来紧紧压住自己喘不过气来的东西似乎已经完全被释放出去,他现在一阵轻松。

薛南明也没料到傅允会这样说,原来一直对他们的要求有求必应的傅允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他保持着端起酒杯的这个尴尬动作,一时愣住。

薛婧原本乖巧地坐在一旁,无声望着自己父亲和傅允的对峙,可傅允的话一出口,她脸色顿变,再精致的妆容也遮不住她因震惊而逐渐扭曲的五官,她猛拍桌子,桌子小幅度地颤动一下,桌上的酒杯也跟着晃动,杯里的液体四处游淌。

“你这话什么意思?”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