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十一章(1 / 2)

温柔沦陷 不问去留 2251 字 5个月前

林子峰的生日过得很简单,两天后,林屿回到平城《春华》片场。

她的戏份不算太多,相较于希望以往的几部戏来讲,《春华》的拍摄已经算得上轻松了。

沈望是陪着林屿一起回到片场的,虽然林屿百般托辞,但实在是拗不过沈望。

飞机上。

沈望垂眸看她,林屿长发微卷,浓密的睫毛笼下一片阴影,她倚靠着背椅,嘴角微抿,眉头紧蹙着,似乎有什么心事。

林屿在小憩,沈望把毯子轻轻盖在她身上,林屿小幅度地动了下。

“花别送了。”她突然道。

沈望眼睫低垂,呆滞了一会儿,最后吐出一个字:“好。”

他其实也说并不清楚自己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当他第一次给林屿送玫瑰时,心里忐忑不安,这种不安就像是小朋友新学会了一种技能正要在人面前表演一样,紧张又期待,既期望着受表扬,但又怕事情弄糟后惹人难过,但当林屿拒绝他时,他心里突然又松了口气,仿佛一切都放下了,不过这也是他心中预想中的结局。

林屿已经醒了,她坐起来。

“还有……”沈望说话吞吞吐吐的,几个字憋在嘴里往外蹦,“就是……”

他磕磕巴巴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说出口。

“有事直说,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林屿打断了他的磕巴。

“好。”

沈望长舒一口气,鼓足了勇气,最后一股脑地全都说出口:“上次我投资的电影出了点问题,所以……”

他顿了顿,正想着措辞。

“所以……你可能演不了了。”

“好。”

林屿回答地很迅速,就好像这并不是什么大事,仿佛这件事与她无关,她只是一个旁观者而已。

沈望愣了一瞬,空气也在沉默。

他最后才道:“嗯。”

林屿转过头,又阖上了眼。

她不是木头,她明白沈望的意思。但她和沈望之间完全没有继续发展的可能,她在最窘迫最贫困的时候进入娱乐圈,后来又在沈望重回沈家后受到沈望的帮助,他几乎尽全力帮林屿拉资源。

林屿知道,沈望一方面是想报当年林家对他的抚养之恩,另一方面是的确对她有非同一般的感情,业内也传出过有关她和沈望的谣言,她也澄清过,但依旧是谣言四起。

在她眼里,沈望依旧是当年的那个小男孩罢了。

飞机到达平城前,两人在飞机上都心照不宣地保持了沉默。

*

三个小时后,飞机到达平城。

林屿当天有几场戏要拍,所以沈望没事儿就在片场转悠。他买的是当天晚上九点的机票,送林屿来平城并不是一时兴起。林屿这部剧要拍一个多月,况且林屿是个敬业的好演员,这就意味这她剩下的时间里除非有特殊情况外,其余时间都得在剧组呆着。

沈望闲来无事,在剧组搭好的场景的四处张望,直到他看到角落里那一束一束鲜艳的玫瑰。

他的视线定格在那束玫瑰上,久久没有移开目光。

“沈总最近可真有空啊。”

他听见背后有声音响起。

沈望转身往后看,薛婧披了身高中校服,显然是刚拍完戏,不疾不徐地叫住了他。

“怎么,您对傅总送我的花有什么意见吗?”

“傅允送你的?”沈望蹙眉。

“不然呢?难道是你送的?”

“沈总真是出手阔绰啊,又是给林屿投资电影又是给她送花的,真是令人羡慕啊。”

“哟,这么赶着献殷勤,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和林屿的关系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