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十章(1 / 2)

温柔沦陷 不问去留 3828 字 5个月前

沈望醒的时候已经是十点了,阳光顺着落地窗洒进来,层层薄纱光线朦胧。

因为快到清明了,保姆请假回老家,偌大的沈家别墅只剩他一人,连空气都是寂寥的,早晨的风灌进来,游走在每一个角落。

他其实已经很久都没有去过父母的墓前看过他们了,也忘了父母长什么样子。从他很小的时候起,父母就像是一个抽象的符号,他只存在于人们的话语中,虚无缥缈不切实际。

他看着自己的同学们有父母接送,享受着来自父母的爱情,而他只能仰望,连奢求都不敢,这些对他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东西。

他小的时候总是被骂,那时的他还小,被骂的原因他也不知道,年幼的记忆里只记得两个词。

“狗杂种”

“私生子”

他姓沈,但他幼年时几乎没有接触过任何一个沈家的人,那个名义上的父亲也只会定期把钱打给他,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而那个存在于遥远记忆中的母亲他也不大记得了,因为时间实在是太久了,久到记忆中的父母形象已然模糊。

他如履薄冰地生活着,后来他的生活里出现了那一束光,直到林屿他们一家的到来,才让他灰黑色的世界绽放出光彩,对沈望来说,林屿他们一家才更像自己的亲人,让自己能感受到家得温暖,他这样亦步亦趋地跟在林屿后面,一跟就是好多年。

再后来他熬到了沈家人去世,熬到了自己被接回沈家,日子仿佛越变越好,但失去的也越来越多。

他可以是外人眼中的“沈总”,也可以只是林屿眼中的弟弟,不管是什么身份,他永远希望林家幸福,永远都想给林屿最好的,因为她值得。

保姆临走前把房子收拾得井井有条,沈望刚要下楼,手机消息响了。

【宋冉: 清明节快乐!】

沈望眼皮直跳,他觉得这并不能称得上祝福。

沈望有时候并不太能理解宋冉的想法:上一秒明明还是痛哭流涕,下一秒就能毫不在意地继续开怀大笑。不过,他其实很羡慕宋冉这样的人生,大大咧咧没心没肺。但他已经失去太多东西了,现在也只有所剩无几的值得珍视的东西,所以他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

他也给宋冉回复。

【……】

【清明节快乐,也祝你快乐。】

过了一会儿,宋冉又神经大条地发了条消息。

【你觉得她漂亮吗。[图片]】

沈望无语地点开图片。

照片上的女生,高鼻梁大眼睛,肤白貌美皮肤好。

很漂亮。

但漂亮的背后,是沈望这种直男都能看出来的高p。

【还好吧。】

沈望默默地发消息。

【这也叫还好?】

那边很快恢复。

【?】

沈望打字的手一顿,顿然醒悟,悻悻地问:

【你不是是要给我介绍女朋友吧?】

【宋冉:……】

【宋冉:这是我前男友的现女友。】

沈望马上就明白过来了,随机应变。

【我觉得你比她漂亮。】

宋冉又发来消息。

【那你喜欢哪种?】

沈望沉默了一会儿,选择无视这个消息。

*

屏幕背后。

宋冉阴森森地转过,把聊天记录举给林屿看,语气笃定:“我现在甚至怀疑他不喜欢女生。”

“他有可能是个gay。”

“不可能。”

林屿急忙否决。

“我问他喜欢哪种女生,他没有回复我,这是心虚的表现,我可以合理推断是因为他不敢说,所以他有可能是个gay,不喜欢女生,所以才不敢说。”

林屿显然不同意宋冉的这种逻辑思维:

“肯定不是。”

“那你让我问她喜欢哪种女生干嘛?”

宋冉撇撇嘴:“我觉得他不喜欢女生,你还不信。”

“诶,其实我是想……”

“对了对了!!”

“我想起来了!”

宋冉想起来什么似的,手舞足蹈地笔画起来,脸上透着喜悦:“他之前问过我给女生送礼物的事情!”

她努努嘴:“好吧,我收回他是gay的那句话,有可能只是他害羞,不敢说出喜欢的女生类型。”

“他说什么了?”

“他说那个女生应该比较单纯,问我送什么礼物合适。我说这种单纯的女生啊最好送礼物了,送点什么自己制作的手工制品啊,能体现已经心意的东西就行。”

林屿脸色骤变。

“怎么了?”

“没……什么。”林屿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但脑海里还是不断浮现沈望给他送玫瑰的场景。

她心里的疑问已经渐渐落实……

“待会儿要一起吃饭吗?”

宋冉已经拿起手机,开始搜索附近的小吃。

“不用了。”

“今天要去看我妈。以后再约吧。”

宋冉语气失落:“那行吧,下次再约。”

“下次再约。”

林屿起身,拿起包,转身离开。

*

林屿和林子峰抵达陵园时,天气很好,阳光明媚,也没有电视剧里里那种骤雨连绵、乌云密布的氛围。

林屿在路上买了两束花,穿过重重墓碑,林屿找到了,墓前的小花迎风摇曳,灰暗的墓碑上在阳光的照拂下反射出温润的光。她把花放在墓前,眸底神色渐黯。

黑白相片上的人还是那样美丽优雅,岁月在她身上没有留下丝毫痕迹,她永远都活在那一年。

“你们来这么早?”

林屿刚把花放在墓前,身后就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

沈望来了。

“你也来了?”

林屿的表情有些微妙。

“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来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