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六章 物理开炮(1 / 2)

余连知道自己下意识地表情一定不怎么好看。于是,出于一个有情商的成熟社会人的责任感,但还是迅速在脸上挤了一个笑容出来。

当然,他确实是因为被打扰了携敌首欢呼的仪式感,而有那么一点点微妙的不愉快。毕竟,自己刚才可是差点被这头巨兽差点杀死了一百多次,现在总算是成功反杀,稍微兴奋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而且,换一个角度说,这也可以理解成是一种对敌人的尊重嘛。

另外一方面,当ai化身的虚境领主断绝了“生机”之后,五环的星空已经被皓白的色彩彻底覆盖,不剩下一点空隙,已经开始冲击第六环的边界。更重要的是,之前那些摇曳的星位,足足被点亮了三位。

不是一位,也不是之前自己预想的两位,而是三位哦。

一次性解锁三项超凡特性,这是余连上辈子进入七环都没有体会过的经验。这种感觉,就像是一個是平平无奇氪掉了半年所有零花钱却依然改变不了命运,已经放弃治疗的死非酋,用平时攒的十连抽,随手刷出了五六个ssr出来。

余连必须要承认,现在这个虚拟环境虽然是启明者弄出来的游戏,却也一定是自己遇到过的最有用户体验感的游戏了。

望着三个流光溢彩的星位,他血脉贲张,迫切地需要高歌一曲来消化一下这样的兴奋感。

其中之一,乃是让余连唏嘘不已的“生命转轮”。这是“生命之触”和“死亡之触”进阶结合而成的灵性能力,也是已经去天国伺候宇宙之灵的挚爱亲朋一号,旺达教主的大招了。

直观一点理解的话,当这个所谓的“生命转轮”是按照正常方式运转的,便是一种群体治愈术。虽然不能活死人肉白骨,但确实是可以把灵能转化为生命力注入同伴的身体,以一种相对健康和自然的方式提升他们的自愈能力。

如果,如果逆转运用的话,便会剥夺对方的生命力,甚至直接形成即死效果。一般的科技侧装甲根本无从抵挡其攻击。当初的挚爱亲朋一号,在克尔那城,一招就干掉了将近两个连的帝国士兵,用的就是这个了。

大范围的死亡之手了属于是。当然,如果考虑到其声光效果,也可以理解成威力加强版的死云术。

当然,如果是像挚爱亲朋一号那么有专研精神的灵能者,应该还很乐意用这个能力来搞一些丧心病狂的生体试验的。科研型的亡灵巫师的既视感顿时便来了。

余连应该不会有天国的旺达老友那么专一的研究精神,但如果有空的话,倒是可以做点小实验练练手。对,可以和石aa同志以及他的蛞蝓虫小伙伴们商量一下。这些太空蛞蝓虫目前已经有了三千多只了,于是红星所地下的生态鱼池又扩大了十倍。

这些奇妙生物可用的神经元网络已经扩大到了相当的规模,计算能力堪比最先进的中央数据终端。可是,它们理论上又是卵生的两栖动物,能更加直观的感受环境和温度变化,那应该也能更直观感受所谓“生命能量”的本质。

到时候,说不定就能把这种力量用机器模拟给还原出来了。

可无论如何,“生死转轮”确实是妥妥的进阶之后的高等奶妈技,却也这么解锁了。自己这个“平衡”哪里只是水桶号啊,分明就是雨露均沾的帝王风范啊!

第一个星位就让余连非常欣慰了,后面的两种自然就更让人期待的。这就像是抽盲盒,而且还是必定能出好东西的高级盲盒。可是,还没等到他认真观察两下,便被小灰吵醒了,有点情绪也是在所难免的。

小灰却道:“很抱歉打扰你的好心情,但我们这边的事情还没处理完。好了,赶紧的,我现在已经打开了探灵号3号武器室的闭锁,解除了限定权限,可以手动使用那里的快子光炮。船内的结构图,你还记得的吧?”

“快子?刚才这艘古船放到的那些?”余连顿时来了兴趣:“可是,我可以确定,方才那些光矢和光刃,威力和速度都很惊人,但绝对没有到光速。”

“这毕竟是一艘民用科考船,武备是受到限定的,但原理其实是一回事。”

“那么……”余连心头开始发热,剩下的两个星位是啥都懒得去确认了。

让他欣慰的是,这一次,小灰没有说“禁止事项”了:“这个确实可以给你。当然是在能保证绝对安全的前提下。”

余连很想问问“保证绝对安全”是怎么个保证,又是怎么个安全,但小灰却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马上赶到3号武器室去,准备手动操炮!姐姐都让你亲自去打启明者的炮了,够意思了吧?”

不知不觉中,小灰也在开始和大家一样,用“启明者”来指代她的创造者了。

确实够意思,但余连却发现了盲点:“你没法远程直控?”

“探灵号上的武装部有专门的保险权限,一旦其中控ai权限出现验算异动,便会用原始的机械锁扣死。我必须要将船控ai完全吞掉,取得这艘船全部的控制权,才可能解锁控制,这需要划掉至少一个小时。”小灰说:“不过,你可以去手动解除锁定。”

“手动?”

“嗯,手动,物理意义上的。”

余连顿时便懂了。

小灰又补充道:“手控操炮需要两个人,伱先去吧。”

余连倒是没有问“另外一个人是谁”这样没神经的蠢问题,也没有询问“开炮要打谁”,而是跃跃欲试地准备出发了呃:“路上还有敌人吗?”

“可能还剩下一些维修机器人。哦,仿生人也还剩下一些的,但能打都在另外一边。”小灰道:“我希望你能在十分钟之内抵达3号武器控制室中。”

余连再次点头,他视野中的景物随即便是一变。坠落着流星雨的天空,流淌着熔岩的灰黑色的大地,以及面前那倒塌山峦般的巨兽尸骸,都像是粉碎的泡沫般消散无影。

他很快就像是刚从一场无止境的大梦中苏醒过来似的,足足花了两秒钟才终于恢复了对现实世界的实感。

不说是普通人,就算是精神力稍微差一点的超凡者,也有极大可能沉迷于这种幻境中不能自拔,精神甚至直接排斥“苏醒”。启明者用这玩意训练学生,训练的不仅仅是灵能,应该也有意志吧。

余连心有余悸地看了看屹立在自己面前的神像,又捏捏拳头感受了一下身体的触觉。不用说,华丽的150级凤凰圣炎套装也都没了。

他纵身跃入了旁边的纹章机中,将船内结构投到了视窗上,迅速划出了一条通往3号武器室的最近路径。

他基本上可以确定,船上应该已经没有能威胁自己的敌对目标了,自然要选择最近的路途。

只不过,这艘古船确实是太大了,就算是走最近的距离,十分钟也着实有点捉襟见肘。

余连强忍住骂娘的冲动,将纹章机开到了最大速度,径直冲出了中控室,窜上了船中层的主干道上。他现在连掩饰都懒得掩饰了,制造出来的动静堪称在冬夜之中点起的火把,很快便吸引了残存机器人和仿生人的注意力。

可这一次,他甚至连避让的动作都懒得做,依旧保持着笔直的前进路线。

小灰一边继续消化着船控ai,一边通过自己取得的监控权限,把余连的背影拍下来发到了黑月伯爵那边。

“他有百分之九十六的概率按时抵达。”

这位成名数个世纪的侠盗,此时正依然把自己吊在了天花板上,慢慢地退到了骑士人群之后。她扫了一眼那个躲在队伍后面打冷枪的星界骑士,面具之下的表情自然是看不真切的。

此时,星界骑士团和万能娱乐用仿生人的阵地战,也终于到了关键的节点上。

经过了之前的数次波折,这些年轻的骑士们就算是再莽再彪,这时候也该学会稳扎稳打了。

必须要承认,二十多名身披纹章机还带有火力支援平台的星界骑士,一旦采用了正确的战术,稳扎稳打地玩起了阵地战,取胜固然还谈不上,但至少没那么容易翻车了。

可是,同样也必须要承认的是,这些星界骑士们虽然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但毕竟只是骑士团的普通成员。平均年纪不到三十岁,最强的也就是三位三环,其中还包括了索拜克这个凑数的。而他们的对手,这些“万能娱乐用仿生人”,虽然被削弱了两次,但每一条的战斗力大体应该等同于半个余连,也即是刚刚跨过五环的战斗力水平。

在超凡者的世界中,这个水平已经绝对可以称得上高手了。不少历史悠久幅员辽阔的大国和先发的文明种族,最强的超凡者也就是这个水平呢。

于是,面对着三台被削弱了两次的古代仿生人,骑士们就算是竭尽全力,也只能把战局维持在一个脆弱的平衡上。这让索拜克和他的小伙伴们多少有点丧气……实际上,二十几个最强也只是三环的“菜鸟”,若是能把三个五环的联盟游击士拖上这十几分钟,光是这战绩足够现场人手一枚勋章了。

然而,现场但凡是有任何一位骑士的体能跟不上,都有可能形成局势的全面崩盘。

好在,他们并不是只凭自己在战斗。

耶格尔·索拜克上校的判断是正确的,那位黑月伯爵不但代表着现场人类的最强战力,也确实是个非常靠得住的盟友。他虽然始终游离在正面战斗之外,却一直巧妙地用各种闻所未闻的灵能技法执行着最稳定的支援。

然后,在阵地战开始的第一分钟,他找机会用钢钉扎中了一台损耗最严重的仿生人的影子上,再次将对方僵在了空中。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