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初见项羽(1 / 1)

强秦 路人家 3174 字 7个月前

回到后宫之后,胡亥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看着内侍将那头鹿从自己面前牵过就气不打一处来,叫道:“慢着!”那内侍忙停住脚步,看着他,不知道皇帝想怎么样。  胡亥慢慢来到那鹿面前,看着鹿的脸就仿佛看到了赵高那张得意的笑脸,不禁怒喝一声从腰间把那柄装饰用的长剑抽了出来,一剑就刺入了那鹿的心口。那鹿发出一声悲鸣倒在了地上,挣扎了几下就死去了。  杀了这头鹿,胡亥心中的怒气似乎平息了不少,他将剑插回剑鞘对那内侍道:“将这鹿送去内厨,今日朕要吃鹿肉羹。”说完也不等那内侍回话就转身离开了。  另一边的赵高在皇帝走后也大摇大摆地起身离开了大殿,但他心中已经有了盘算。回到府中后,他就对赵陨初道:“你以我的名义向靠拢我们的那些官员们打个招呼,就说本官要他们将这些人全部驱逐出咸阳。”说着交给他一份名单,上面的名字正是今天在大殿上说那只鹿是鹿的官员。  赵陨初忙点头答应,下去忙活了。赵高坐在席上想起刚才的一幕,不觉放声大笑起来:“现在朝中还有几人敢逆我的意,再过些日子,我要谁做皇帝,谁就是皇帝!”  朝中的赵高已经大权独揽,而军中的章邯也是节节胜利,此时他已经来到了太原城中和白班正在痛饮。白班将酒爵高高举起道:“白某这次真是要对章将军说个服字了,不过短短一个多月就将来势汹汹的陈胜吴广给平了,将军真是我大秦的第一名将啊。”  章邯哈哈一笑,一口饮尽了爵中的酒,用手一抹沾在嘴边的酒渍道:“这靠的是我大秦将士的英勇,本将的作用并不大。而且白将军也太过谦了,你不也将举兵来犯的扶苏大军给打了个大败吗?”  “哈哈,章将军说的是。以后你我两军连手,一定可以扫清宇内,使我大秦江山永固!”  “好一句江山永固,我们就为了这一句喝一杯。”章邯抢先又将一爵酒倒进了自己口中。  白班喝了这酒之后,才问道:“不知朝廷接下来会让咱们攻哪个反军啊?本将是真想亲自领兵将扶苏等人生擒到我面前,以雪我前番兵败的耻辱。”  “这总是有机会的。”章邯一边说一边又为自己满上了酒,“但是想来现在朝廷的目标应该是派你我去将刚刚死灰复燃的赵国灭掉。所以你想对付扶苏他们还得再等一段时日。”  白班忿忿地将酒倒入口中道:“那就让他们再过几天舒心日子吧。对了,想来章将军已经有对付那些赵人的方法了吧。可否现在就透露一二啊?”  章邯淡淡一笑道:“对付这些乌合之众我又何必想什么对策呢,只需将我大秦的雄师开到邯郸城下,他们自然就会开城投降了。如若他们不知道好歹,以我大秦军队的战斗力,想要打下邯郸城也不是什么难事。”  白班也忙点头道:“章将军说的也是,我军的力量本来就比赵人要高出很多,何必要想  什么计策呢?”两人说完相视哈哈大笑起来,似乎邯郸城已经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一般。  九江城中扶苏随意地东看看西瞅瞅,他居然没有看到城中百姓因为刚打过仗而有一丝一毫的紧张之情,看来这些九江城中的人还是将那城外的几万人马是当成自己人的,扶苏想不到过去十多年了楚人依旧有如此强大的归属感。  眼看着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扶苏决定回太守府,他倒也想听听那虞复龙是怎么看待九江被楚人占领这个事实的,想来两叔侄过了这么久也应该叙完旧了。来到太守府时已经快到晚饭时分了,扶苏觉得自己就是来蹭饭吃的,不禁自嘲地一笑。  入内之后正看到虞小姐和虞复龙还在前厅说话,扶苏一时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这时虞小姐也看到了扶苏忙唤道:“周公子来了,我们正在说起你呢。”  扶苏听她叫自己,当然不能再不上去了,只能走进厅堂中道:“不知二位在说我什么?”  虞小姐道:“我正在和大伯说你是秦庭的一个官员想要他为你在太守府中找上一份差使。”  一听这话,扶苏的心中就是一动,如果可以在九江城中先住下来,然后慢慢地将消息传回上郡倒可以想办法把它变成自己的城池。想到这里,扶苏忙拱手道:“这恐怕会为虞大人带来麻烦吧,我看外面还驻守着楚国的大军,要是被他们知道我是秦廷的官员到时候虞将军的面子上就不好看了。”扶苏故意以退为进,赌的就是这个虞复龙为人虽不卤莽却是个直性子。  果然听了扶苏的话,本来还有些犹豫的虞复龙立马拍板道:“如今这九江郡还是我说了算,看得出来周公子是文武双全之人,我就任你个长史之职吧。”这个官职不但助太守署理日常事务而且还有一定的兵权,可以算是一个权力很大的职位了。扶苏忙谢过了他的任命接着就提出了自己的问题:“大人,如今城外有数万人马驻扎着,城内百姓却是依旧平静地过活,可是因为这城中的百姓还当自己是楚国人吗?”  “想不到公子这么出去一趟就能切中要害啊,的确这楚地的百姓向来是六国中最心念故国的,所以才会有一句秘密的传言:‘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这也是为什么本官在他们围城十多日后就接受了他们的招降。除了怕无谓的死伤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因为这里的楚人已经开始与外面的人相勾结了,我也是无奈啊。”说着虞复龙又叹了一口气。  “原来如此,不知大人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如今他们想进城已经是不费吹灰之力了,但是今天他们还给本官送上了这么一封书信,想要本官允许他们派兵入驻城中,而且还点名要了几个官位给他们的人,所以本官也是十分烦恼啊。”说着虞复龙就将一卷竹简递给了扶苏。  扶苏接过来草草看了下道:“他们要的官职都是控制九江城的关键所在,看来他们是有备而发,如今大人又是降将,恐怕没有办法推辞啊。”  “是啊,我今天一天就在为这件事情烦恼,他们说了给我三天时间考虑,本官真不知该如何是好。要是不依他们,大军到处我和一众下属官员肯定变为俘虏,要是依了他们我又心有不甘。”虞复龙难以决定地捋了下胡子,“说句实话,如今我将长史之位给你也不过是一时之气而已。”  扶苏看着那些官位的名单,突然想到了以前看电视剧《雍正王朝》里的一幕,雍正登基前他手上并没有京城大军的指挥权,但他的十三弟却将下级军官的名单给了雍正,这样雍正反而架空了那些大军的主帅,从而坐稳了位置。想到这里他忙道:“大人何不将这些官位的副手和下属都换成自己的亲信之人呢,这样就算他们发什么命令只要下面的人阳奉阴违他们的权力还是有限的。”  “着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公子果然高才,这个长史你是做定了。哈哈哈哈。。。。。。”难题迎刃而解,虞复龙终于放松地大笑起来,“来人准备酒宴我要为我的侄。。。子和李公子接风洗尘。”  之后几日,扶苏就开始慢慢熟悉起这九江郡中的事务来,倒也过得充实,唯一让他念念不忘的就是如何将自己的情况告知给远在千里之外的陈平和蒙恬等人。  看看天色已晚,手上的事情也做得差不多了,扶苏就从太守府中走了出来。自他开始成为长史之后,虞复龙就为他在太守外找了一间住宅,这一下让扶苏有一种回到以前自己还是武警时下班回家的感觉,但那种感觉已经很淡了,他已经完全融入到了这个世界。  刚走出大门,他就看到有一匹全身乌黑的战马从街的一头冲了过来,到了太守府门前,马上的骑士一勒缰绳,马的两只前蹄就凌空而起,而后马就以后蹄为轴转了三百六十度,这才使前蹄落地,而马前冲的势头也就此打住了。“好骑术!”扶苏由衷地赞叹道。  马上的骑士跳下马来到了他面前道:“你是太守府中的人吧?”  扶苏抬眼看去,发现这人有八尺高,自己只到他的颧骨旁,生得虎背熊腰,四方脸盘上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微有些鹰钩的鼻子和上翘的嘴唇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桀骜不驯的人物,直觉告诉自己这个人不是一般人。扶苏点了点头道:“不错,在下正是这九江城的长史。不知这位壮士有何贵干?”  那人将手伸进怀里取出一张请柬道:“我叔父在鸿雁楼定了酒席想请太守,我是来送请柬的。”说着将请柬往扶苏手里一塞就翻身上马了。  “敢问阁下是?”扶苏接了请柬后觉得这个家伙有些无礼。  那人将马头拨转道;“我叫项羽。”说着一打跨下的骏马又飞快地跑远了。只剩下扶苏呆呆地站在门口看着他远去的身影。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