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悲壮的刺杀(1 / 1)

强秦 路人家 3134 字 7个月前

“什么?我兄弟居然已经过世这么久了,那你们为何不早些通知我?”虞复龙有些激动地问道。  “这是我父亲的意思,他说你是有官位在身的人,不能让你因私而废公,所以在临终前就没有让我告诉你。”虞小姐哽咽道。  “看来我这个兄弟还在怪我当年的不辞而别啊。”虞复龙有些伤感地道,“那你们这次来我这里是?”  “小侄是因为在家乡过不下去了才来伯父这里谋个出路的。”虞小姐的脸上一红。  扶苏听着他们在自己面前也不能把话完全说透,就站起身来道:“虞大人,在下是初次来到这九江城中,倒是想好好游览一番。这就不打扰你们两叔侄叙旧了。”  虞复龙正是有许多话要问这个侄女,但当着外人的面也不能说得太多,此时听扶苏识趣地提出要外出,忙点头答应道:“周公子请便。在这城中倒也有些地方可以看上一看,走上一走,但是请你不要去惹那些楚兵。”  扶苏答应了一声就出门了。其实他也没有什么地方是想看看的,知识给那重逢的两叔侄一点私人空间而已。所以出门后他就在九江城中随意地逛了起来。  咸阳城中现在却传着一个说法,说是赵高有将现在的皇帝胡亥废掉再立新主的想法,而且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赵高是如何和手下的人商量的,又有怎么样的几个皇室中人已经落在赵高的眼中,他准备在这些人中挑出一人做大秦的新皇帝。这些消息在咸阳城中广为传播,已经闹得街知巷闻,连一些官员都开始有些相信了。  廷尉府中刚开始也曾派出大量人手去查察散布这消息的源头,可是却无功而返,最后只得明令不得传播这个消息,但是老百姓的口又岂是那么容易就堵得住的,所以不久之后就已经闹得咸阳城人尽皆知了。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赵高的耳中,听到这个传闻,赵高先是一惊,随后就是大怒。惊的是有人居然知道自己新中所想,随后一想却是怒不可遏,因为他知道这不过是别有用心的人为了挑拨自己和胡亥的关系而想出来的计策而已。  “既然我已经知道这个消息了,看来胡亥也应该知道了。我应该进攻去探探他的口风为上,要不然他就会在背后给我下个拌子。同时也应该打消他对我的疑虑。”想到这里,赵高忙命人给他准备了轿子,直奔皇宫。  在他的轿子出了大门往皇宫而去时,人群中一人就赶到了路口对一个蹲在地上啃着一张大饼的人悄悄地道:“看来时机到了。”  那人忙点了点头,然后就转身拐进了一条小巷,在那里武临等人正等待着。看到他进来了,武临道:“兄弟们,看来我们最后的一个任务就要开始了。现在谁不想做的可以提出来,只要他不出卖我们,我还当他是兄弟,决不勉强。”随着他双眼从一个个人的脸上扫过,他得到了满意的答案,没有一个人顾惜自己的性命。“既然大家都肯为我大秦,为扶苏皇子进一份心,那我宣布这次行动就在赵高从皇宫出来时就开始。”众人纷纷应是,然后又各自分开了。  赵高入了攻后,直趋胡亥的寝宫,每天这个时候胡亥一定是和一些嫔妃或宫女在胡天胡地。如今这皇宫基本已经在赵高的控制之下,所以对胡亥这个傀儡皇帝的一举一动他都了如指掌。  赵高来到寝宫门口,里面传来了不堪入耳的声音,赵高已经见怪不怪了,静静地等了良久,大门才打了开来,从里面走出了五六名容貌姣好的女子。待她们离开后,赵高才在门外叫道:“臣赵高求见皇帝。”他选在这个时候是因为他知道每当皇帝和宫女玩乐之后心情是最好的,所以现在来说这事效果也是最佳的。  “是赵高,你进来吧。”里面传来了胡亥懒洋洋地声音。赵高眼中露出一丝鄙夷的神色,才整了整衣服走了进去。  待赵高行了礼后。胡亥问道:“赵卿这次来所谓何事啊?难道是前方又有什么捷报传来吗?”说着他又大大地打了个哈欠。  “回皇帝,这次老奴是来向皇帝请罪的。”赵高做戏做全套,说着又跪了下来。  “有什么事情是你不能站着说的?来,起来再说。”胡亥手一扬道。  赵高顺势起来道:“是这样的,最近咸阳城中有人传,说老奴要将皇帝废黜,还说老奴久已有不臣之心,所以老奴特来请罪。”  “有这事吗?朕怎么就全不知情啊。赵卿你也太拿传闻当回事了,正所谓谣言止于智者嘛,何必如那些愚民一般相信这些东西呢。”胡亥听了这话,满脸不屑地道。  “多谢皇帝的信任。老奴实在是感激涕零。”赵高又要跪下拜谢。  胡亥拦住他的动作道:“好了,赵卿就不必为这些小事伤脑筋了,你还要助朕处理国家大事呢。朕也累了,你先退下吧。”赵高唯唯应是退下后,胡亥本来很轻松写意的眼神变了,变得犀利起来:“赵高,你到底是想怎么对待朕呢?”  出了宫后,赵高微嘘了口气,看来皇帝他还是一如既往地信任有加啊。想到这里,他的脸上又露出了习惯性的微笑。  上了他那有八个人抬着的轿子,赵高开始盘算着怎么进一步地将所有的朝廷官员都变成他自己的人。这时已经出了皇宫,到了咸阳的内城了。赵高的住处距离皇宫并不太远,只隔了三条街,但是这三条街却是整个咸阳城中人最多的三条街。他每次出门都会带上百名护卫,他知道自己得罪的人还是很多的,所以安全措施也是做得十足。  东大街上有不少行人,也摆着不少摊子,众护卫驱赶着靠近他们的百姓,口中叫道:“让开,都给我让开!没看到赵大人回府了吗?”行人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是赵高,马竿让开一条路来,他们可不敢阻拦了赵高的路。  就在这群人要通过的时候,对面却突然出现了一辆独轮车,上面还放着一个木桶,里面散发出阵阵恶臭。“什么人?还不快让开?”其中一个护卫抢上前去,要将那人和那车赶走。不料那人推着车一个劲地向前,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他的斥问。那护卫一怒,拔出了腰间的刀走到车前,皱眉道:“你怎么将这等脏物运到这里来?还不快让开!”  那人抬头看了看那护卫,又看了看轿子,好象这才知道自己挡了他们的道,忙点头哈腰地要让路。不料这车本来就不牢,再加上他这么一动,居然散了架,那木桶就直冲着轿子方向倒来。众护卫的脸色大变,要是让这桶中的东西溅进轿去,恐怕他们的人头都得落地,所以此时他们也顾不上恶心了,忙冲上前去扶住了木桶。  那人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趁他们赶上来扶桶的时候,他已经从车下拔出了一把刀来,冲了上去,大喊道“今日我就替我大秦除了你这个奸贼!”说着直扑轿子。这时旁边被吓呆了的百姓中又跑出十来个手持利器之人扑向轿子。  “有刺客!有刺客!”那些护卫大喊着从腰间拔出武器迎了上去,同时后面的人也提着长矛等长兵器赶了上来,一下子长街上就交上了手。因为这些刺客是有备而来,所以一开始打得那些护卫有些措手不及,但毕竟人数上差得太多,不一会儿护卫们就稳住了局势。那第一个冲上来的刺客手中的长刀还没递到轿子跟前就已经被一把剑架住了,然后就失去了这个最好的机会,因为他的周围已经站满了手持各中兵器的护卫。  这群人中,武临的身手最是高明,所以他面对十来个手中拿着长矛的护卫时还有空看看自己的兄弟,随后他就看到一人已经被护卫们乱刀砍死了,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看到兄弟们一个个倒下了,他知道这次行动就要结束了,于是他大吼一声,势如疯虎地拼命砍杀,终于他的一刀砍中了两名护卫的脖子。“终于我没有白死!”武临想道,这时一根长矛已经趁他砍中一人的当口刺入了他的腹部。他努力地用刀回砍那人,但刀到半途,他就被敌人的长矛捅成了马蜂窝。当他临死前向自己的兄弟们看过去时,却看到了他们都已经倒在地上,身上染满了鲜血。  “皇子,武临已经为你做了最后一件事情了。”武临在闭眼前最后在心中说道。  “大人,刺客都就地格杀了。”护卫的头领来到轿子前轻声说道。  里面传来赵高的声音:“那就将他们的尸体悬挂在闹市之中,我倒要看看有谁还敢对我不利。”声音中带着浓重的杀气。赵高的心中现在却是充满了疑问,但这一切都要回府之后再说,所以他才只是下了一个简单的命令。  地上的十多具尸体被人扛了起来,用绳索吊在了这街道之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