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乱(1 / 1)

强秦 路人家 3212 字 7个月前

项家一群人攻占吴中县后,就开始招集原来属于楚国的兵士,前来从新开创楚国的霸业。而原先项梁就有的八百人马也火速赶了来,只不过短短几日间,项梁麾下就有万把来人了,个个都是对秦的统治非常仇视,想要推翻秦朝让大楚重兴。但是这批人的战斗力还是有待提高,所以现在项家的主力还是原来的千把来人。  然后会稽郡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很快就被项梁派兵给攻下了所有的县,楚国算是正式再次复兴了。  随后项梁就做出了强大楚国最重大的一步,找到了原来楚王的子孙熊心做了楚国这个现在只有一郡之地的国家的名义上的君主,其真正的主宰当然是捧他上位的项梁。  随后他们的兵力就开始慢慢伸向了附近的九江郡。  有了楚国这个成功的先例,本来就已经蠢蠢欲动的其他几国也开始行动了起来,赵国赵野抢先在邯郸郡中猝然发难,带着残留在邯郸城中的几百名勇士攻占了原来的邯郸王宫现在的太守府,然后再邯郸百姓的支持下以飞快的速度将整个邯郸郡收入囊中。自此赵国也复辟了。  紧接着是齐国,在临淄趁机发难,齐国也因为远离中原不容易控制而得以再来。但是韩魏两国就没有赵国那么好的运气了,在起义前就被秦兵侦知,而被一网打尽。至于燕国则因为扶苏等人的存在反而没有翻起大浪来,容后再说。  但是饶是如此,秦的天下也已经被这一连串的起义搞得四分五裂了,朝廷真正能够控制的地盘已经越来越小,似乎秦朝的灭亡会来得比原来的历史还要快了。  咸阳宫中,胡亥也已经明显地感觉到威胁了,他宽大的衣袖刷的一下将书案上各地送来的报忧奏折狠狠地扫到了地上,然后如同一只发狂的狮子似的在大殿里来回地走着:“岂有此理,居然不过短短的两个月间,已经被灭的六国居然都死灰复燃了!它们居然完全不把我大秦的百万雄兵放在眼里,真正是岂有此理!”咆哮完后,他还觉得不能发泄心中的怒意,猛地又将书案给推翻了。一边的侍从看到皇帝龙颜大怒,也不敢此时过去收拾东西,怕触了霉头。这些日子里,已经有五名内侍因为在胡亥暴怒的时候过去收拾东西而被他迁怒,既而被他下令杀掉了。如今的胡亥已经越来越让人感到害怕了。  “赵高呢?我叫你们去把赵高叫来,怎么还不去?”赵高来到殿外时就听到了胡亥的咆哮。他不敢怠慢急忙抢了进来,找到一块干净的地方跪下道:“老奴赵高见过皇帝!”在他跪下后,给殿中的几名内侍打了个眼色,他们就知机地退了出去,殿里就剩下胡亥和赵高二人了。  听着胡亥呼呼的喘着粗气,赵高知道胡亥是怒到了顶点,但是他的眼中却没有一丝畏惧之色,甚至还露出了轻蔑的神情。当然现在他是跪在地上的,胡亥完全看不到他的神色。待到胡亥的怒气有些减弱了,赵高才说道:“望皇帝保重身体啊,因为这些事情而气着了您,那就是我大秦真正的损失了。”  “赵高!”胡亥从牙齿缝里迸出他的名字,“你说过六国余孽不过是小患,可是如今你看都已经酿成了大祸了。六国中已经有三国重新起来,再加上扶苏他们和陈胜一伙,如今我大秦的敌人可就变成五国了啊。你说这可是你的责任!”  赵高抬头向胡亥看去,正看到他死死地盯着自己。赵高不慌不忙地道:“皇帝放心,这齐、楚、赵三国不过是趁着我大秦将兵马都调去了太原的空子才得以成事,如今他们手中的兵马并没有多少,再加上粮草也没有多少,所以臣认定他们起不了多大作用。至于陈胜所建立的那个所谓的张楚政权则更是不堪一击,他们的人完全没有从政从军的经验,不过是靠着几分运气和拼死之心才会占我大秦的一个郡,只要我大秦兵马一到,他们定然土崩瓦解。”  胡亥听了他的话慢慢地冷静了下来:“依你的话来说这些反贼统统都不堪一击了?”  “是的,在臣心目中真正的心腹大患还是扶苏,只要收拾了他,我大秦的天下依旧稳如磐石。”赵高边说边从地上站了起来,显得成竹在胸。  似乎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胡亥完全冷静了下来,问道:“既然他们都不能对我大秦构成威胁,那我们应该怎么对付真正的敌人扶苏呢?你可不要忘记了,上次的二十万人马可是铩羽而归啊。”  “放心吧,这一次臣决定双管齐下,一定要扶苏他死在我们手里,到时候再去对付那些反贼就易如反掌了。”  “什么办法?”胡亥也被他调起了兴趣,忙问道。  “这,老奴答应过那人不能说的,不然他就不会帮我了。但皇帝放心,扶苏一定活不过这个春天了。”赵高自信地道。  “好,那朕也不问你,只希望你能够帮我将扶苏除去就可以了。”胡亥在赵高面前似乎也没有一个为人君主的觉悟,任得他卖关子。  赵高坐在马车里,微闭着双眼,心里却是一直在盘算着:“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那就不得不动用他了。本来还想将他留着给胡亥的,但是在军事上既然不能除掉扶苏,那就只能用回老把戏了。好在现在宫里已经都是我的心腹,对付胡亥也完全不用依靠他了。”想到这里,赵高的嘴角轻轻地抽动了一下,似乎他已经看到扶苏胡亥二人死在了自己面前,而他成为了大秦的主人。  但是赵高的想法却有些一相情愿,他双管齐下的其中一管自然是用太原的大军对扶苏实行军事打击了,可如今混合了几十个郡县兵马的太原郡也已经如同这大秦的天下般乱成了一锅粥。  因为在太原郡内的军队什么地方的人都有,所以很难有个统一的部署,最后在不得以的情况下才公选出一名将领全权负责指挥他们操练。但是因为他们来自不同的郡县,而不同的郡县以前又是属于不同的国家,所以兵士们难免就会产生仇视心理。但是因为他们现在有着一个共同的目标,所以还能忍住不起冲突。  可是中原地区的几次大规模的起义却完全打破了这和谐的一幕,一些家乡已经成为齐楚等国的地界的士兵们开始蠢蠢欲动了。他们对于为秦人卖命本来就不乐意,迫于形式以及家人还在朝廷的管理下才不得以地来到太原,如今得知自己的家乡已经完全脱离了秦的统治,他们自然不肯再为秦出力了,于是就出现了逃兵。  一开始的逃兵只要被抓回来就会处以极刑,但是这并没有吓到这些人,反而引起了他们更大的仇恨。在几名首领的带领下,现在已经复辟的几国的士兵们开始倒戈了,他们拒绝每日的操练,悍然闯到了其他兵士的驻地进行骚扰,就差拍拍屁,股就离开太原了。  看到如此情况,太原的守将,那个在上郡吃了败仗的白班决定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了。他以商议军事为名,突然将这些不安分的军队的首领都抓了起来,然后来迫使这些士卒服从命令。但显然他这一次的计策用错了目标,这些所谓的首领只不过是各地士卒中较得人心的人,还没有到那种所有人都以他马首是瞻的地步,这一下不但没有达到让他们听话的目的,反而使双方的矛盾彻底激化了。那些本来就憋了一肚子气的兵士在几个人的带领下猛地对白班为首的真正的秦兵发起了进攻。  太原城里一下子就喊杀声震天,各路军马乱作一团,有的人攻打秦人,有的人则对以前的敌人发起了攻击,敌我之间没有了清晰明了的界限。而白班倒不愧是大秦有数的一名将领,在他的带领下,真正的大秦军队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但是刚刚聚集起来的几十万人马就彻底没用了。  三天,就仅仅三天,死在太原城里的人马就有十万之多,粮草辎重也泰半被毁,太原城里的百姓更是仓皇逃离了这座如同地狱一般的城市。但是混乱并没有结束,在那些做乱的人发现白班领着秦兵退出了战斗,而自己却打得损失惨重之后那些人又再一次联合在了一起,对白班的秦兵发起了进攻。但是如今的他们已经不是养精蓄锐的秦兵的对手了,只一仗,他们就被完全打败了,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有人就选择了投靠近在咫尺的扶苏。  对于扶苏来说,现在正是他急需人马的时候,既然有人来投靠过来,扶苏自然是来者不拒,但是他也明白这些人不能再把他们放在一起了,于是他就将这些新来的人打散了分在各个营内。在几十人中多这么一人出来,自然翻不起大浪来。  其实在太原大乱时,正是扶苏趁机率兵攻击他的好时机,可惜此时扶苏的后方也出现了问题,所以导致他不得不放弃了对太原的用兵,白白错过了这么好的一次机会,究竟他遇到了什么麻烦呢?  PS:继续求红票和收藏,有位有票的施主你就从了老衲吧~~~~:)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