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战吴中(1)(1 / 1)

强秦 路人家 3258 字 7个月前

他现在就站在吴中县城外的一座小山坡上看向下面,下面是正在行刑的几人。几条大汉被捆缚地跪在地上,几名刽子手已经扬起了手中雪亮的刀,刷地一下就砍下了他们的头颅。鲜血随着头颅的离开身子而喷了出来,显得格外的凄美,他的鲜血也是突然冲了上来,双眼已经血红,要不是他的头颅还在,恐怕那血会喷得比他们高得多。  他身才高大,英挺,全身包裹在衣服里的肌肉每一块似乎都充满了力量,虽然穿的是厚厚的棉制衣服,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灵活、迅捷和力量。他就是项羽,一个历史上大大有名的悲剧英雄,但他现在却只是一个有满腔热血的青年。  看着自己的族人被杀,项羽跃下了他心爱的乌骓就要冲下去,一只有力的手突然伸过来拉住了他:“羽儿,难道你忘记了我们此来的目的了吗?”  项羽听到那温和中不失威严的话,向前冲的势头消失了,但嘴里还是不服气地道:“看到我大楚的子民被秦人杀死,我实在是想下去杀个痛快。”  “你这只是逞一时的痛快,又济得了什么事。我们此来就是为了千千万万的楚地百姓的,现在虽然有几个楚人死去了,但是我们可以救更多象他们一样的楚人,同时也可以让秦人付出他们应有的代价。”英伟但不失儒雅的中年人缓缓地道。  “是,羽儿知道了,谢叔父提点。”项羽很是恭敬地说道。  项梁微微一笑:“羽儿啊,论武艺,论才干你早已经远远超过了叔父我,但你的缺点还是太过于明显,时候你能够戒骄戒躁了,那这天下就没有人是你的对手了。”随即他手一挥:“进城吧,我们就以吴中县作为我们的第一个目标吧。”带着头向前驰去,后面的二十多人也不敢怠慢,纷纷跟着他向前奔去。  陈胜吴广起义的消息还没有那么快传到这里,但是刘邦在沛县那么一闹,这会稽郡上下就有了准备,城里的防守也比平时要严格了几倍。而偏偏又有几名楚国的旧臣僚也想学刘邦一般来一次突然反叛,正好撞在了枪口上,被几下就给平息了下去。为了将这中势头摁下去,会稽太守包虎可就不会对他们客气了,于是出现了城门口的那一幕。也好在这些作乱之人乃是孑然一身,并没有亲戚好友,否则以秦法的严酷和包虎的决心,恐怕死的就不止那么几人了。  城禁虽严,但是项羽他们一行却是很容易地进来了,因为这些年来项梁为了积蓄自己反秦的力量以经商为名到过吴中很多次,上下关节他都已经打通了,所以倒也没有被人为难。一行人进城后就住在了城东的曹家客栈。这里的老板名叫曹咎,名义上只是一个普通的生意人,实际上却是项梁埋在吴中县内的伏兵之一。  几人进了客栈之后就直奔带有密室的客房。  “如今吴中的形式如何啊?”项梁才坐定就迫不及待地问曹咎。  曹咎一边给几人斟上了酒,一边道:“泗水郡出了一个叫刘邦的小子居然杀了县令反了,如今包虎也对这事很是紧张,他非常怕会稽也出一个刘邦,所以严令各县一定要小心。”  “想不到我们刚得到消息说不但扶苏起兵,陈胜吴广两个不出名的也以九百人攻占了几个县,特意跑来趁此机会取了吴中,还是让秦人有了准备啊。”项梁叹息道。  “这又如何?以我们的武力难道就不能强攻吴中吗?”项羽在一边不以为然地说道,同时将杯中的烈酒倒进了自己的口中。  项梁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亏你还是我大楚名将项燕的子孙,居然如此卤莽。我们若只知以武力夺取地盘,那要到什么时候,多少人才能将秦的天下打掉啊?我们就要以最小的代价拿到最大的好处。”  项羽看到叔父有些怒了,只得在一边嘿嘿干笑了两声,又喝了一杯酒。  教训完自己的侄子,项梁转过头来问一名长相朴实的青年:“项他你认为我们当如何处理这里的事情呢?”  项他腼腆地笑了下,又看了下一边的项羽才道:“看来将军是要在这次一举拿下吴中甚至会稽而不愿意再等了?”  “是啊,我们已经等了十多年了,这次是最好的机会,秦的内部出现的问题,我们再不设法建立我们自己的地盘,那恐怕我到死也看不到我大楚的兴盛了。”项梁说着叹了口气。  “其实项他认为羽哥的办法却是最好的取吴中的手段。”项他说道。他和项羽同是项氏一族,虽然不是项燕的后代但也和项羽兄弟相称。  项羽听到项他说自己的方法好,也停住了将酒杯递到嘴边的手,奇怪地看他。虽然两人的关系还算不错,但项羽却想不到他会帮自己说话,因为项羽刚才也只是气话而已。  项梁也被这话说得呆住了,一会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项家虽然还有八百子弟兵,但是如今都不在身边啊,如何能够以武力夺取吴中呢?”  项他一笑道:“我并不是说要攻打城池啊,而是突袭包虎所在的衙门。”  一听这话大家才知道搞了半天项他说的和刘邦、刚被杀的楚国旧人所做的完全一样,就是突然杀掉县令然后趁乱取了这城池。曹咎忙插话道:“可是如今吴中城中可是守卫森严啊,想要杀包虎恐怕没那么简单吧。”  “强攻自然不能杀了他,但我们可以借助项将军的身份啊。”项他笑着看了项梁一眼。  “我的身份?什么身份?”项梁很是奇怪地问道。  “将军莫要忘了你还是一个富商啊,只要你以这个身份宴请包虎,想来他就不会太过于小心了。毕竟在他眼中你不过是一个外来之人,而且相交也有些日子了,不会对他产生威胁。”  “可如此形式下,我当以什么名义宴请他呢?”项梁听出了项他的意思,也来了兴趣。  “很简单,就说将军看太守大人劳苦功高,为大秦的天下废寝忘食,为了聊表敬意才。。。。。。”  “对,那我马上命人去办。”项梁打断了他的话头,兴冲冲地站了起来。  于是一封署名梁象的请柬递到了包虎的面前。包虎看着请柬也很是犹豫,他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去,去吧,怕对方对自己不利,毕竟前车可鉴;不去吧,又怕得罪了这个叫梁象的大商人,毕竟自己和他打过一些交道,此人还是很豪爽的,要是因为自己的一时小心而得罪了他,到时候这些油水可就少了很多了。正为难的时候,他的得力属下方子况走了进来。于是他就问了方子况,一听之后方子况道:“大人这有什么好犹豫的,只需在饮酒的酒楼外布上几百守卫,那一切不就迎刃而解了?就算他们真的有意要对大人不利,恐怕看到这么多守卫的时候也得掂量一下了。”  “唔,这倒不失为一个两全之法。”包虎点头道,“那你就去安排一下吧。”  楚怀楼是楚国的时候建成的,到了如今秦的天下也没有将它拆毁,实在可算是这楼的幸运了。只不过这楼从原来的青楼该成了酒楼,项梁宴请包虎就是在这楚怀楼里。  本来这些天楚怀楼的生意就不好,今日项梁又花钱将它包了下来,所以楼中除了项梁的二十多人外就只有包虎和他带在身边的五名随从了。但是楚怀楼的三楼此时却只有四人正在饮酒,其他人都在一二楼。  酒过数旬之后,项梁让在一边伺候的酒楼老板退下,然后亲自起来走到包虎席边为他倒满了酒道:“想到包太守为了我会稽百姓如此操劳,我梁象就是满怀感激啊。如今惟有以这一杯酒当做是对大人的敬意了。”  听到项梁的话,包虎呵呵一笑:“我乃朝廷命官为百姓操劳是应该的,梁先生何必如此多礼。”话岁如此说,但是项梁的敬酒他还是老实不客气地喝了。  另一边的项羽正好奇地看着方子况道:“这位大人为何入楼之后滴酒不沾啊?”  方子况一笑道:“本人身有一种怪病饮不得酒,倒让二位见笑了。”  “如此就太可惜了。”项羽叹了口气,随即饮了自己杯中的酒。  “其实梁某此次宴请大人除了表示一下对大人的敬意之外,还有一事相求。”项梁看到包虎的杯子已经空了忙又殷勤地过去帮他倒满了。  看到项梁的行为,包虎也感到对方是有求于自己,所以变得更坦然了,待他将酒满上后才端起来问道:“梁先生有什么需要本太守帮忙的啊。”  “请大人边饮此杯边听梁某的请求。”项梁说道。  包虎将酒端到自己的唇边,就听项梁道:“今日找大人前来最主要的就是——”  包虎饮酒的动作停了下来,变成倾听项梁要说什么话,而方子况的注意力也完全被项梁故意压低的话音所吸引,完全没有发现项羽已经半蹲,而非刚才的坐于席上了。  “——就是要你的命!”项梁的话音刚落,他腰间的配剑已经到了手中,哧地一下刺入了还在发呆的包虎的心口。  同时项羽也如猛虎出柙一般扑向了方子况。  PS:求点收藏,求各位大大点下收藏,谢谢:)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