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计夺北地郡(1 / 1)

强秦 路人家 3252 字 7个月前

清晨升起的太阳照耀着高高的城墙,刚从床上起来的王二一边伸着懒腰一边走上了北地城的城头,开始了他一天的工作——戍守城墙并撩望远方。突然他发现有一支千把人的队伍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忙大声地对下面叫道:“大家提起精神,有军队朝我们这边来。”其他也刚刚过来的人忙手持戈矛分列在了城门的两边,以防是有人对本城发起攻击。  北地郡是秦昭襄王三十六年灭义渠后所置,由于本身就是一个小国的都城,所以城墙的高度厚度,城门的建造都还算是坚固的,如果有人想要攻下北地郡,没有个万把来人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再加上现在城里还有八千守卫,故此对这千人队伍还不太放在心上。  可是必要的准备还是要做的,王二向下传递了消息后,一人已经骑着马冲着那千人队伍过去了。他来到那队伍前看到那千人队伍的前面竖着一面大旗,上面书写着大大的一个蒙字。“你们是哪里来的队伍啊?可有通关的文牒?”看到这千人都是精壮之士,过来问情况的陈五大声问道。  “本官乃是宫里的宰极宰副总管,如今是奉咸阳的命令召蒙恬将军回咸阳的。”一个尖细的声音从那队伍中传了出来。  陈五寻声看去,正看到一个穿着宦官衣饰的宰极坐在马车里,此时探了头出来回答他,再转眼看去却正看到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威武男子端坐在马车旁的一匹骏马上。“原来是宰大人和蒙将军,快快请入城。”说着他在马上上施了一礼就掉转了马头在前引领着他们向北地城而来。  此时本来已经大开的城门却已经关上了,直到陈五来到城下说明了情况后,上面才有人露出头来道:“让他们把凭据拿出来,我们刚才接到命令不得放我北边的一人过去,除非真的是朝廷的特使。”  宰极不由得又探出头来骂道:“真是不开眼,连我宰大人都不认识。”说着从怀里掏出来一块铜牌扔给了陈五道:“去给他们瞧瞧,这牌子就连咸阳宫都是可以随便出入的。”  陈五忙恭敬地接过牌子将他放在了吊下来的小篮子里。过了好一会儿,估计是守城的将领已经认出了那铜牌的来历,才有人大声道:“打开城门,恭迎众大人入城。”随着吱嘎声,那高五丈,宽三丈的城门才缓缓地打了开来。  宰极看到城门开了才把头缩回到车里,一旦回到车里,刚才那种盛气凌人的表情就完全不见了,反而是露出了讨好的笑容。坐在他背后的扶苏赞许道:“不错,你的演技还真象那么回事,估计你去参加奥斯卡能捧个小金人,不过那得要设个最佳不男不女奖。”宰极不懂扶苏说的什么奥斯卡是什么东西,只得在旁边谄媚地笑笑。  一千多人慢慢地走进了城里,蒙恬四下里一看,就知道这城池如果要强攻需要好几万人打个五六天才能打的下来,他的城墙高大且不去说他,光是城楼上那堆放着的垒石都够砸上两天的,而且还有城里的建筑可以拆下来。对面已经有几百人恭候在那里了,蒙恬忙策马跑了上去,同时给边上的两员将领打了个眼色,命他们马上带人去抢夺城门。  守卫此城的是一名左将军叫吕浩东,已经有五十岁上下的年纪了,向来是以谨慎闻名,他收到朝廷的文件说是有匈奴人可能出现在这里叫他仔细盘查要途经这里的每一批队伍所以才会有刚才的一幕。但是他本人还是很佩服年纪轻轻就两次打得匈奴人溃不成军的蒙恬的,看到蒙恬的装束他就知道他的身份了,又看他单独领先向己方跑来,吕浩东也不敢怠慢,催马迎了上去。  那两名受了蒙恬指挥的将领故意放慢了脚步,开始将一个个指令发给了后面还在陆续进城的兵士们,他们已经悄无声息地将弩机操在了手里,而那马车也是有意无意地将对方的视线和城门格了开来。  车里的扶苏看着脸色因为紧张而有些发白的宰极道:“放心吧宰大人,这车的内壁是用铜做的,羽箭根本射不进来。”宰极只得对着他苦笑了一下,如今他已经完全变成了扶苏这边的人了,他当然希望扶苏他们能够成功,否则自己就是死路一条。  吕浩东和蒙恬的马靠在了一起,吕浩东下马道:“末将见过蒙大将军。”  他刚一下马施礼,蒙恬就已经找到了一个杀他的绝好机会,现在不是对敌人仁慈的时候,蒙恬二话不说就拔出了挂在腰间的长刀砍向了吕浩东的后颈。  吕浩东听到刀出鞘的声音抬头上看时,刀已经砍中了他,这一刀蒙恬志在立威,所以力气用得极大,手起刀落,吕浩东的头颅就被他生生地砍落在了地上,他的脸上还露着一半惊讶一半恭敬的神情。  随着吕浩东的头颅落地,蒙恬带来的千人突击队就都出手了。其中五十人奔向了守着城门的士卒,在他们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已经将那二十余人包围了起来。这些守城的兵士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开城迎接进来的人居然会突然要了自己的性命,就这样糊里糊涂地丢了性命。又有三百人冲上了城墙,对守在城头的守军发起了攻击,其他的人则齐刷刷地冲向了跟在吕浩东身后来迎接他们的北地郡的大小官员和将领们。  在一开始因为主将被杀而有短暂的混乱之后,这支军队马上体现出了他们临危不乱的一面。在吕浩东的副将的率领下结成了阵势挡在那些文官前面。但是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不是向前冲击的士卒,而是一片乌沉沉的弩箭。这次扶苏他们前来的千人队,每人都配备了一具弩机,在敌人没有完全披挂整齐的情况下弩箭的威力让人瞠目,在箭的破空声够就是入肉的沉闷响声,随后是中箭者的惨呼。  蒙恬在斩杀吕浩东后就已经被快步上前的卫士们护在了后面,他冷静地调动着士兵对那刚刚结好阵势的敌人发起了攻击。同时在城门口五十名勇士已经将那些守城门的兵卒全部除去,然后将城门开到了最大,其中一人也已经发出了一支响箭,招呼远处埋伏的军队赶快过来。  相对这两处而言,城头上的战斗是僵持着的。城头虽然只有一百多人,但他们有擂石和弓箭相助,那三百人冲了几次却完全没有办法冲上去,反而被石头砸死了十多人,又被弓箭射伤了十余人,无奈之下他们只得和上面的人进行对射。一边居高临下,一边仗着弩箭的射程比弓箭远倒也成了个僵持。但是他们还是拖住了城墙上的守军,使他们腾不出手了对已经赶来支援的大股部队进行攻击了。  此时的扶苏已经从马车上下来骑上了一匹马,看着眼前的激战,他感觉比上一次在上谷抗击匈奴人的进攻还要惨烈。冷兵器时代这种血肉之躯的肉搏比起枪炮更能激发起一个男人的雄心。看得热血沸腾的扶苏也拔出了剑就要冲上去,却被他的亲兵死死地拉住了马缰:“皇子你可不能轻易冒险啊。”听到亲兵的话后,扶苏才想到自己的身份的确不适合冲锋陷阵,只得作罢。  城里的守军已经源源不断地跑出来对扶苏军进行了反扑,但是这千人队伍本就是敢死队,想让他们退后是不可能的,只有杀掉他们才能停止他们的攻击。  随着沉重的马蹄声响起,后援部队已经来了,三万大军在张武的带领下如潮水一般冲进了北地城。当先的正是已经训练了酗酒的有马鞍马镫的骑兵,他们手中持着现在还没有可能让骑兵拿着的长柄武器冲进了守城的军队里。以一匹马为中心,丈许方圆内没有人可以站着。这时的骑兵才真正的发挥出了骑兵的作用,借马力使人力更大,因为脚下有支撑所以双手可以全力挥舞着长矛。五千骑兵只一轮进攻就已经打退了守城士卒用几百条性命才争取到的一些空间。  紧接着后面的步兵也进了城,一部分人已经城楼去支援攻打城楼的三百人,同时城外还有人架起了云梯,从城外对城墙发起了进攻。在内外夹攻之下,那一百多人马上就成了他们的刀下亡魂,城墙完全陷落了。  蒙恬看到己方已经完全掌握了形式,忙指挥军队不要与敌死拼,反而是采取了包围和压迫的战术向他们施加压力。在三万大军缓慢的推进下,守城的士兵一步步向后退去,眼看着就要退到另一边的城墙下了,扶苏这才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在盾牌的保护下对那些士卒们喊话:“我大秦的勇士们,你们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了。胡亥他窃取皇位害死皇帝,还想将我扶苏也害死,如今我是以大秦的正统起兵平叛,你们应该知道胡亥的所做所为,只有将他除去我大秦才能千秋万代。如果你们还是顽抗,那你们就是助纣为虐,必将背上千古骂名,只要你们肯投降我扶苏,我扶苏一定保证你们还是我大秦的兵卒。”  看到大皇子扶苏亲自出来劝降,有人终于失去了顽抗的勇气,随着第一个人扔下武器,所有人都扔下了武器。  不过三个时辰,北地郡这座坚城就被拿下了,但是这只是一个开始。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