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圣旨到(1 / 1)

强秦 路人家 3153 字 7个月前

上郡城的本来并没有校场,派来戍守的士兵也只是在空旷的地方随便练练,并没有系统地进行训练。不是蒙恬不知道练兵的重要,只是他怕引起多疑的秦始皇的疑心。但是在扶苏从咸阳回来之后就马上命人在城外的一片开阔的地方修建了一座大校场,虽然不能使几万人同时在内部训练,但几千人的训练却还是办得到的。  夏日的阳光照在人的身上有一种灼痛的感觉,扶苏和李恒、蒙恬等人骑着马带着亲兵前往大校场。沿途有城里的平民看到扶苏经过都对他报以热烈的呼叫,扶苏也是笑着和他们打着招呼。  李恒看着这一切笑着对扶苏道:“当今大秦的天下能够获得百姓如此拥戴的也只有扶苏皇子你了。”  扶苏一边和百姓们打着招呼一边道:“其实百姓的要求并不高,只要让他们吃饱穿暖有地方住他们就满足了,只要我们做到这几点就会得到他们的拥护。身为上郡的主事之人我也只能做这么点真是惭愧啊。”  “皇子果然有人君之风啊!”李恒赞叹道。  “皇子不但治民有一手,治军更是个中的好手啊。”一边的一员将领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也不禁插话进来道,“你们看看皇子想出来的这个叫马镫的东西和俺下面坐着的叫马鞍的东西,那真是骑兵的宝贝啊。”  扶苏听了他的话但笑不语。从咸阳回来后他就知道自己要和胡亥有一场硬仗要打,所以他就先修建了校场,同时又命人打造了几千副马鞍马镫用来装备自己的骑兵。当众将领发现了这个东西的时候就被它的功能给惊呆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可以这样来装备马匹,这样骑士在上面不但可以坐得更舒服,而且可以使他们坐得更稳当了,这对于一个骑士来说是极大的提高。  蒙恬道:“皇子我还发现了一个这马鞍和马镫的妙处,已经叫人实施了,到时候皇子可以一看。”  “哦?蒙将军也学会卖关子了啊。”扶苏笑道,这话也引起了旁边的人的轰笑,他们知道蒙恬的性格是不喜欢藏着掖着的,如今这样做显然也是心情愉快。  一行人说笑间来到了大校场中,有几员将领进了门就直奔自己麾下的部队去了。扶苏和蒙恬、李恒登上了高高的点将台开始看那秦军士兵的操练。  一队队秦兵列着整齐的方阵随着将领的指挥而同进同退,挥舞着手中的长戈和长矛,动作有力,虎虎生威。蒙恬一晃令旗,众士兵就开始穿插跑动起来,表面上看起来乱哄哄的场面实则却是极有规律的,没有一个人会撞到另一个人。蒙恬令旗一停,那个方阵居然还是方阵,并没有因为急速的穿插而使它发生变化。  扶苏看到这一幕连连点头,一边的李恒也不由得赞叹道:“蒙大将军果然指挥有方,这一支军队居然能让将军指挥得如臂使指一般啊。”  蒙恬自矜地一笑道:“这还不算什么,待会还有更难得的呢。”说完手中令旗一挥一卷,那些步兵就退出了校场的中间,然后外面传来了隆隆的马蹄声。  一个个身上批着轻甲,手里拿着长矛的骑兵快速地冲入了校场中,那马速并没有因为进了校场而变得有所迟缓,反而更进一步地加速,变成了冲刺。他们如闪电一般从入口处冲进来,直奔那校场边上的草人和木桩而去。在马就要撞到那些草人和木桩时,他们手中的长矛闪电般刺出,借那马的快速奔跑,草人都被这一矛给刺得粉碎,而木桩也被刺得裂了开来,足可见这冲锋力量之大。然后趁这一刺,众骑士顺势掉转了马头,又驾着马奔到了校场的中间,这才勒住了马,长矛指天发出了一声吼叫。  看到这一精彩的场面,不禁让扶苏热血沸腾:“蒙将军想不到我大秦的骑兵如此厉害啊。”  一边的李恒却看出了不对的地方,忙问道:“这马儿急速奔跑,上面的骑士如何还能坐得稳如泰山一般,居然可以双手持矛发起进攻啊?”  扶苏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他在电视电影上看得多了,不用战马冲锋的力道刺杀敌人难道光凭自己的力量吗。  “这就是我说的从皇子的马镫马鞍中想出来的加强我骑兵战斗力的方法了。”蒙恬有些兴奋地道,“因为有了马镫,那骑士的双脚就有了支撑点,这样他们就可以腾出握缰绳的手来持长矛了。”  “原来是我想不到啊。”扶苏恍然大悟。其实这也是因为他看到的电视电影里全都是骑兵手持着长兵器战斗而让他看到这一幕而只关注那气势而忽略了这一点。其实在马镫出现以前骑兵都是只用短兵器进行战斗的,因为他有一只手要控制缰绳,否则一用力自己就从马上掉下来了。所以说马镫是大大提高了骑兵的作战能力。  看着蒙恬两人看向自己的崇拜的眼神,扶苏却觉得自己是窃取了老祖宗的成就的大盗。但随即他又想到现在自己正是要提高自身力量的时候,这样的结果正是自己所希望看到的。  看了一会操练之后,扶苏他们又回了城里。  此后几日扶苏就拼命地想着自己还有什么关于可以强大士卒战斗力的方法,可惜他想到头疼也只想到步枪和大炮,可在这个连火药都没有年代他是一点辙都没有。为什么人家穿越就可以火枪大炮地干活,而我就只能长矛大刀啊。。。。。。  时间就在操练兵卒中过去了,而扶苏也明白自己和胡亥之间的正面冲突也越来越近了,他已经随时准备着一切的到来。  这一日一直炎热的天终于下起了暴雨,雨点如同黄豆一般,砸在人的身上居然都能感到疼痛。看到天气如此恶劣,扶苏也就暂停了这日的操练,放了众军士一个假,同时也放自己一个假。他难得地一直睡到快午时才醒过来,小桃则在一边轻轻地给自己打着扇子。  “今天天气又不闷热你打的什么扇子啊,想把皇子我给扇病了啊?”扶苏开着玩笑道。  “哼,奴婢还不是怕有蚊虫叮咬皇子,你倒好还嫌弃起来了。”虽然自称是奴婢但小桃的话里已经有了撒娇的味道,不再对他象以前那样的恭恭敬敬了。  扶苏很喜欢这种就象是朋友一样的感觉,这让他回到了以前的学生时代和女同学的扯淡时光。“喝,你这哪是赶蚊子啊,你分明是赶我起床啊。得,我这就起来。”扶苏一边玩笑着一边自榻上起身。小桃没有再和他斗嘴,忙把衣服取来给他穿上了。  就在两人边斗嘴边洗梳的时候,一个侍卫走到了门边报道:“启禀皇子,宫中有人前来传旨意。”  扶苏一听忙打开了门,走了出去道:“人在哪,快带我去。”  那侍卫忙带着他来到前厅,只见一个中官正大喇喇地坐在上首,在他后面的一个随从的手里捧着一卷黄色的丝绸,扶苏知道那就是圣旨了。  看到扶苏来了,那中官才从坐席上站了起来,用手接过拿圣旨高声宣道:“皇子扶苏接旨。”  扶苏只得来到他面前跪了下来,但心中却是腹诽不断:“你个死人妖居然让皇子向你下跪,看我以后怎么惩治你。”但他的面上还是露出了恭敬之色,下拜道:“臣扶苏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我子扶苏本以待罪之身远贬上郡,然其不思己过,肆意妄为,对匈奴毫无抵御之功,修筑长城亦不加紧,朕实不喜;且屡次诽谤朝廷之策及朕之行为,实为不忠不孝。今念其为皇帝之子特只命其自尽,钦此!”说完后那中官将圣旨递了过来道:“扶苏皇子,领旨谢恩吧。”  扶苏奇怪地看着那圣旨,随后就终于明白了历史上的扶苏是怎么死的了。要是自己就是那个扶苏恐怕接到这圣旨后就要自裁了。同时他也知道了秦始皇已经死了,现在这道圣旨是胡亥和赵高假造的,因为秦始皇在上次和自己见面时已经说过属意自己做下一任皇帝,那他当然不可能现在突然要了自己的性命。随即一个计划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那中官看扶苏只呆在那里没有接旨当他是吓傻,又叫了一遍。这时扶苏已经打定了主意惶恐不安地接过了那圣旨然后扣头道:“臣扶苏领旨谢恩!”然后慢慢地站了起来,好象失了魂魄一般。  那中官看到扶苏的表演当他已经决定自裁了,忙舒了一口气。他知道扶苏的性格,懦弱、怕事,但他也知道兔子急了也咬人的道理,也怕扶苏突然拿自己出气,如今看扶苏这表现就认为他已经断了反抗的念头了。此时他却也不敢久留,虽然他来时赵高吩咐他要他亲眼看到扶苏死去才可以离开,但他可不敢,毕竟这里是扶苏的地盘,也怕扶苏的人在扶苏死后让自己陪葬啊。属仪在交了旨后,他就急急离开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扶苏的嘴角慢慢翘了起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