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庆功宴(1 / 1)

强秦 路人家 3268 字 7个月前

听到蒙恬如此说,扶苏也感到来了兴趣,在一边问道:“蒙将军何出此言啊?”  蒙恬看了一眼正在城下陆陆续续的士兵道:“本来匈奴趁夜想要进来打开了城门放他们的骑兵进入,不料却被我们发觉了,从而改突袭为强攻,这就放弃了他们擅长的而来对我们所擅长的,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失着。”  “还有第二个吗?”扶苏看着蒙恬,他知道自己对面的人是大秦难得的武将,但是却不清楚他在军事上有多少才能所以借此机会考察他一下。毕竟自己以后想要和胡亥他们斗一定要有军事方面的人才的帮助的。  “其次,他们没有料到我这个小小的上谷居然有如此多的军士,从而对他们的攻击可以做到最有效的抵抗。”蒙恬看了仔细听他说话的扶苏一眼,接着道:“而且他们强攻不下士气已经不及我军,所以在我军出击之时才会只顾逃跑而不思一战了,否则就算我大秦军士如何骁勇,也不至于如此容易就将他们打退并斩敌千余的。”  扶苏听了这话,深以为然,补充道:“最重要的当然是我军比那匈奴兵多了。”  “是的,但是还有个原因。”蒙恬靠近了扶苏,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我还看出来这支骑兵并不是真正的匈奴的骑兵,恐怕是一些小部落的牧民组成的,所以不论是武艺还是斗志都远远不是我大秦军士的对手。”  “哦?原来如此。”扶苏这才对自己心中的一个疑问感到释然。在他的记忆里强大的汉朝在面对匈奴时也不至于一面倒地对他们进行屠杀,就算现在的大秦战士的战斗力比汉朝大军还是强大,恐怕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他随即又明白了蒙恬为什么要只小声地告诉自己,只因为能击退匈奴人毕竟是一件好事,能够极大地调动秦军的士气,如果让他们知道打退的只是一些牧民,恐怕对这刚起来的士气是一种打击。  看到扶苏了然的神情,蒙恬也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他接着道:“大皇子,我们去迎接凯旋而归的将士们吧。”  “好,今天我们就开个庆功会,然后我们向咸阳上表,给大家请功。”扶苏顺着蒙恬的话道,他知道要想在以后拥有和胡亥一斗的基础,自己现在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拉拢人的机会。  蒙恬在一边听到了扶苏的话后脸上露出了一丝异色,但随即也点头道:“就按大皇子的吩咐办吧,今天晚上就开个庆功宴为打了胜仗庆祝一下。”说完就领着众人去城门迎接大军进城了。  大秦军队兴高采烈地进了城门,看到扶苏和蒙恬都在城门口迎接他们,忙跪了下来,对扶苏说道:“幸得大皇子率领,使我军大胜,杀敌千余。”  扶苏扶起了边上的一个士兵,朗声道:“今日能将那数千匈奴骑兵驱逐,并杀敌一千余,全赖众将士用命,我必将奏请朝廷给你们封赏,今晚就在这上谷城中开个庆功宴,犒赏大家。”说完这话他无意中看了那进城门的骑士们一眼,突然他感到那马上好象缺了点什么东西,但是仔细想来又没有发现,只得做罢。  一听有犒赏,众军发出一片欢呼。看着这些军士对扶苏的爱戴之情,蒙恬再一次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好象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在上谷的秦军欢快地回城的时候,哈日勒的匈奴骑兵则如同丧家之犬一般奔跑在草原上。许多骑士都受了伤,但都不重,重伤的不是在城下就被杀了,就是在半道上跟不上大军而不见了。  再向前跑了一阵之后,哈日勒和手下的小头目们才将众人收束起来,一点人数居然有一千四五百人折损了,而且这里的一千五百多人也有近半是带了伤的。  “想不到我铁答部居然会遭到如此重创啊。”哈日勒凄然道,“本想能突破这个上谷郡从而得以进入中原,抢掠一些物资可以使我们能够补充今春的损失,不料反而死了这么多英勇的骑士。要是附近的部落知道我们受此重创必会来趁火打劫,看来我们要举族迁移了。”  旁边的一个骑士道:“首领,我们牵往哪里呢?”  “草原的深处,在那有我们匈奴真正的天神,我们去那里投奔他。”哈日勒说着狠狠地抽了一下跨下的骏马,向前冲去。  但他没有看到的却是一个人已经脱离了他的人马,向另一个方向跑去。“看来这个部落已经完全没有利用的价值了,想不到上谷会突然出现那么多秦人。但是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要将秦灭掉,不管借助什么人的力量!”姬读一边想着一边跑向了草原的深处。。。。。  今日的夜晚和昨晚完全不同,虽然还是没有明月当空,但却繁星满天。跟天上的繁星相呼应的则是上谷郡里的点点篝火。  篝火上烤着猪羊肉和在战场上死去的马肉,滋滋冒油的肉看得人是垂涎欲滴。众军士围坐在篝火周围,一手拿着肉块,一手端着酒碗,正在大吃大喝。本来军中是规定不准饮酒的,但是今天扶苏却发了话,庆功宴如何能没有酒,除了轮到站岗的军士以外,其他人都允许喝酒。这命令一发布,让本来就兴高采烈的秦兵更是欣喜若狂。  上谷城的一个高处,这里的篝火旁的食物明显比其他地方的要多出很多,还有一些蔬菜。小桃正把一只烤得金黄的马腿切成一小片一小片的,然后抹上调味料盛在陶盘中递给了正举着一个爵和蒙恬等将领饮酒的扶苏。  扶苏接过了陶盘,对小桃道:“小桃你也别光是照顾我,你也吃吧。好不容易让大家都开心一下,你也别太拘束了。”  “知道了,皇子。”小桃对他一笑,又拿起了酒坛给扶苏和几个将领把爵都满上了,这才从自己面前的盘子里夹了一点菜放进口里。  扶苏吃了一会那精心片下来的肉觉得不过瘾,就从那烧烤着的羊腿上砍了一大块下来,然后就着手就啃了起来。  看到扶苏的举动,小桃觉得很是奇怪:“扶苏皇子是怎么了?以前他很注重礼仪的,可自从得了病康复之后就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连在这些人面前也不顾皇子的尊严了。”  这时的扶苏却正和众将领喝得开心,他一手肉一手酒,大声地对一个将领道:“王参将,这匈奴人也不是那么厉害的,今天你们也看到了,被我们打了个落花流水。而且当年也被蒙大将军率大军赶得往北跑了几百里。”  “大皇子说的是啊,我们也太高看那匈奴人的骑射功夫了。”王参将也有点喝多了,高兴地对扶苏道:“以后我们上谷的军士只要再看到有匈奴人来,一定再打他们个屁滚尿流。”  “唔,你说要是本皇子上得阵去能杀。。。。。。杀几个匈奴人啊?”  “皇子?恐怕不行吧。呃。。。。。。。皇子从来没有在战场上和敌人对垒过,你是不知道啊。在战场上靠的就是一股子狠劲,恐怕皇子不行。”另一个将领插话道。  “你怎么知道我不行啊?你又没见过我的武艺。”扶苏瞪了他一眼道。  “那就见识一下啊。”那人明显喝高了,说着就站了起来,走到了一个空旷处。  扶苏一看也忙站了起来,蒙恬想劝他,但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而小桃则根本没有资格劝说自己的主子。  两个人摇摇晃晃地面向而立,扶苏也不客气,突然一斜身子就用肩膀顶向了那个将领的胸口。对方没见过这种攻击手段,只得先避了开去。扶苏等的就是他的闪避,趁他后退的瞬间,出手极快,刷地一下就扳住了他的肩膀,同时脚上也不闲着,右脚钩住了他的左脚一拖,上下一使劲,就把他给万万全全地给收拾了。这是扶苏在现代学的一些擒拿格斗的手法,和这时候的打斗完全不同,他出其不意,只一下子就把人个制服了。  “咦?这是什么功夫啊?我也来试试。”说着又一个喝高了的将领站了起来扑向了扶苏。  扶苏根本不闪不避,照样是用擒拿手法迅速将来人制服。只不过一会的工夫,就被他打倒了五个将领。这除了他的本身擒拿格斗功夫出众之外,最主要的还是这门本事是他们所没有见过的,而且都喝了酒身体也不是太听使唤。  蒙恬倒是没有多喝,他看着扶苏的手法,想道:“从来没有见过有人使过这武术啊,大皇子是从何学来的呢?而且上阵杀敌和这徒手搏斗完全是两回子事情,他就算是能把这里所有的人都打倒了也不能证明他是也员猛将啊。”想到这里他还是摇了摇头,但随即他又笑了,“皇子本来就不必上阵杀敌,为将者也不一定是万人敌。而且他以后将是我大秦的皇帝,也完全用不着他出手啊。”  这时刚才被扶苏打倒的一员将领从地上起来道:“大皇子,我不服,咱们再试一下兵器吧,只要你能够在兵器上胜了我,我就承认你可以在战场上战胜匈奴人。”  扶苏稍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道:“好,那我们就比下兵器吧。”  PS:俺终于学会怎么管理书评区了,欢迎大家来俺的书评区留言,能有好的建议和意见的俺通通加精:)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