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1 / 2)

虽然景萱真的很想见他, 可是真的还是有顾虑。

她前段时间联系了警方, 请他们尽快查证梁晖视频的事, 可是那边一点头绪都没有, 如果要深挖, 必然要调查学校, 和她同宿舍的人, 梁桐的圈子,中影是电影学校,闹大了挺不好看的, 景萱就申请私下查证。

这事不了结,她心里总有个疙瘩,有时候会梦见视频被暴露出来, 别人嘲讽她, 也嘲讽姜寒,醒来就觉得很难过。

她不怕被嘲讽, 可怕姜寒被人看不起。

“我等你回来!”景萱说, “然后今年过年我们回趟家吧, 领完证, 还没有正式去跟爸妈说, 我估计到时候他们一定会骂你,我可不会帮你说话哦, 他们问我就说你绑架我去结的婚,太仓促了, 到现在我都不能相信自己就这么被你拐带了。”

姜寒在那边闷声笑, “谢天谢地,还好把你拐到手了。”

景萱傲娇的哼了哼,“天好冷啊,已经开始下雪了呢!等你回来的时候,陪我去买衣服吧!”

“好!”

“我们一起去看电影!”

“嗯!”

“看完电影去吃火锅。”

“听你的!”

“我们都没有好好恋爱过。”

“都补给你。”

“哈,你说的哦,不许反悔。”

两个人说着无营养的话,却觉得心口像是晒在阳光下,暖的不像话。

……

新历二月份的时候就过年了,景萱算了算时间,她差不多有三个月的空档期,这三个月,她只有几个行程,新陆电影节的颁奖晚会,风尚红秀的海报拍摄,还有IU电视台的一档综艺节目。

其余时间都是空闲的,景萱趁机报了一个厨艺班,每天自己鼓捣点东西吃,厨艺竟然慢慢有进步了,拿去荼毒景博轩,虽然被嘲笑了,但是还是肯定了她的进步。

嗯,迫不及待想做给姜寒吃,就是那种感觉。

知道她在家无聊,每晚姜寒没有夜戏就给她打一个电话,两个人明明才刚结婚没多久就跟老夫老妻了似的。

去参加IU节目的时候,也是个下雪天,大清早起来打开窗户,冷空气呛喉咙,景萱打着哆嗦探着头往外面看,嘶着气跟姜寒打电话,他那边是下午,正巧中途休息,接了电话。

“姜寒,今年下了第三场雪了,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呢?我想你了呢!”她的声音闷闷地,本来他的行程单到上周都结束了,这周都应该回来了,可是忽然要延长拍摄期。

真是不开心呢!

姜寒的声音清冽如山泉,“很快,等我,嗯?”

“哦,好吧!我今天要去参加综艺节目,跟易明朗前辈还有导演一起,我好紧张,主持人一定会问我对下个月新陆电影节的看法,靠着第一部剧获得年度最佳新人奖提名,你说我到底是谦虚一点还是自信一点?”

“姿态放平就好,不用太刻意。”姜寒笑,“很厉害,估计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登顶影后宝座了,温媛媛是最有天赋的女演员,从新人到影后,她用了三年零七个月,而她拿到最佳新人奖,是出道一年半之后。你比她早了半年。”

景萱笑了,“你别乱讲,媛媛姐是运气不好,走了很多岔路,刚出道的时候签约寰娱,被坑了那么大一笔,他的经纪人又利用她给她师姐铺路,前期被打压的厉害,所以很多好的剧本和代言都接不到,不然她早就红了,我嘛,几斤几两自己还是清楚的,因为你和我哥在我后面撑着,我手里不缺资源,也不用担心被人踩,出事有你们替我处理,我只是运气好罢了。”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你手里的人脉和资源都是你自己的,不论是我也好,你哥也好,都是你的人脉,所以不用觉得有心理负担,这些本来就是你的。”

景萱“嗯”了一声,道理很浅显,可有时就是想不明白,总是需要别人来点醒一下。

她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自私,跟他说好隐婚不公开,即便绯闻传她们两个,答案呼之欲出,别人都当着她的面问她和姜寒的关系了,她都搪塞了过去。

他戴上婚戒出现在公众视线昭示自己已被划定主权的时候,她什么都没做,明明互相想念,她却连探班去都不敢。

这到底算什么呀!

她有点痛恨自己的软弱。

……

上午的时候去电视台走了一下流程,晚上正式开始,虽说不是直播节目,后期可以剪辑,但是景萱还是觉得紧张。

易明朗出场唱了他最新的单曲,景萱荧幕首秀歌喉,唱了《一世长宁》的插曲,台下的观众被点燃,主持人情绪也很高涨,开场十分钟,一切都很完美,景萱一颗心逐渐安定下来,也进入了状态。

综艺节目就那几个套路,问答,聊天,做游戏,大家一起嗨,顺便聊聊剧,聊聊人生。

今天的气氛格外的好,观众的热情也很高,所以临场发挥了好多,比流程要更加精彩几分。

不知道怎么,聊到易明朗第一次来IU做节目的时候,那时候易明朗刚来内地,水土不服,一度吃不开,内地人几乎不买他的帐,唱片推不出去,演得剧也是不温不火,第一次来IU的时候是个小配角,同行七个人,一排站在台上,他在最角落,普通话那时候更差,很多时候插不上嘴,偶尔说上话还会出现表达不清卡壳,只能换英语的表述的情况,搞得主持人都不敢让他多说话,那时候站在台上,真是尴尬的要死。

那天有个环节,给最爱的人打一个电话,大家几乎都打给爸爸妈妈,寥寥几句话就挂掉,没什么爆点,轮到他的时候,他给妹妹打了电话。”

很寻常的对话,用粤语,两个人聊天,妹妹说前几天梦见他在内陆过得不好,半夜醒来怎么都睡不好,问他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他就在那边一直安慰她,跟她讲笑话,说着说着大家都忍不住掉了眼泪。

那个场面太打动人,几个主持人说起来都记忆犹新,也觉得唏嘘,时隔这么多年,经常坐冷板凳的男人再也不用假装若无其事地去安慰她的妹妹了。

现在再谈起这个,易明朗已经能够释然了,“那时候每天很辛苦,但其实很多辛苦都是白白付出的,你不红,你不被人喜欢,所以大家就不重视你,最惨的一次拍一个有四集戏份的配角,最后全剪掉了,也没人跟他说一声,电视剧播出的时候他守着看到最后,连一个他的影子都没有。那时候最难过的不是这个,是家里人打电话的时候,他们不问你别的,就问你过得开不开心,有没有不顺心的事,有没有遇上什么困难,不问还好,一问就更加难过,可难过又不能说出来,咽着眼泪笑,那种感觉……无法言说。”

“要不今天我们再玩一次现场连线吧?”

主持人跃跃欲试,“拨通话记录第一个,大家来猜他们是什么关系。”

不少人在下面起哄说好,景萱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通话记录第一个……姜寒!

天呐,不要这样,他的声音是声控党的最爱,辨识度太高,她的迷妹几乎已经修炼到只听他的咳嗽声就辨别书他的声音的地步了。

说着说着就来劲,另一个主持人说,“为了保护大家的隐私,大家自己操作哦,先说好,谁作弊接下来一年都要走背运。敢不敢?”

或许是气氛太好,又或许是大家也被激出了一点豪情。

玩就玩,who怕who啊!

于是抽签,决定顺序。

景萱今天运气真是好,第一个!

哦草,简直了!

全方位摄像头,为了让观众看得更加清楚,更是给了特写,景萱的脸映在大屏幕上特别清晰,IU真是有钱,这么大的屏幕,辨识率还这么高,她的毛孔都快能映出来了,更别说她的手了,如果手指往下一点点,看得会很清楚吧!

场务拉来了音响设备的插头,连接上去,电话里的声音,全场都可以听到了。

“哇,是我们萱妹呢,猜猜她通话记录第一个是谁,哥哥?闺蜜?助理?嘿嘿……或者是蓝盆友?”主持人显然做足了功课,没有张口就猜爸爸妈妈。

底下有人大声叫了声,“男朋友!”

台上台下都笑了,主持人一脸八卦地“嘘”了声,看着景萱一脸视死如归地把插头连接到手机上,点开通话记录,手指按在第一个,拨了出去。

“别说话,快接通了。”

“啊,忘了说,如果没接通,要完成惩罚哦!”

景萱紧张地都快说不出话来了,不带这样整人的。

她默默祈祷姜寒别接别接,接了也不要乱说话,他一开口,保守估计,现场有一般人能听出来他的声音。

“嘟-嘟-”声响起来,大家都不说话,现场一片安静,响了大概有半分钟,景萱松了一口气,以为他不会接了,结果下一秒却听见他低沉醇厚的嗓音从现场四面八方传来,她喉间带笑地问她,“怎么,又想我了?”

景萱心底冒了六个大大的圆点,你敢再暧昧点不?就算不是全国直播,现场也有五六百人,等到播出的时候,以IU的收视率,你这高冷贵的形象算是彻底栽了。

主持人夸张地捂着嘴,于在中好像明白了什么,轻挑了一下眉,易明朗直接“啊”了一声。台下瞬间沸腾,大概有不少姜寒的粉丝,那洞察一切的尖叫声把景萱耳膜都要震破了。

好吧,完美暴露。

她吭哧了一声,好想捂脸啊有木有,姜寒,你是故意的吗?啊,明明早上才跟你说我要来参加节目!啊摔!

地缝呢,给我钻一钻!

听着周围的喧闹声,景萱反而淡定了,很认真地回了一句,“嗯,又想你了呢!”

&nbsp第六十四章

“嗯, 我也想你。”

他低沉的嗓音太有杀伤力, 现场再次沸腾了, 台下都在嗷嗷叫着, 几个主持人笑得说不出来话。

半晌才开口, “姜老师, 是您吗?”虽然是问句, 那语气却是笃定的,台下的尖叫声更是证明一切。

姜寒在那边,“嗯”了一声, 那声音隐隐带笑,景萱更确定他是故意的了。

主持人笑得更厉害了,“姜老师您好您好, 真幸运能在这里听见你的声音。”

“你好!”

“是这样的姜老师, 我们在做节目呢,要给通话记录第一个的人打电话聊天, 猜猜打电话和接电话的人是什么关系。所以就……哈哈, 您别介意。”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