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淹人唱的歌(完)(2 / 2)

西幻同人文 乌鸦校长 7292 字 2019-09-03

“所以一切都是你们的谎言?淹神之子?神圣的王国?”逼问仍在继续。

“没,没错,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渔夫之子,不是神明的儿子,我——”

“大声点!我没听见!”

这话让淹人国王突然犹豫了起来,但蓝礼此时却又亮出了自己的戒指,鬼脸复又浮现,怀中人浑身蓦地绷紧,继而仿佛失去全身力道一般瘫倒在怀,瞬间变成了一堆软骨头。

“我,我忏悔,我是个骗子,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他又哭又嚎的声音传遍了这处海滩,乃至于原本还颇为喧闹,充满愤怒的人群突然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一切声响嘎然而止。

“我从小就擅长潜水,很多人认为我有资质,所以我就成为了一个淹人!”

“肋骨的秘密是教导我的老淹人告诉我的,但他不懂利用,他很,他很蠢,所以我杀了他,这样秘密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赫仑被烧死,我认为这是个机会,然后我……我其实没想当国王,但那些淹人非要,非要我……”

“我还喜欢男孩……”

……

想要听到的,没想要听到的,有所预料的,出乎预料的,这位被四十位淹人加冕成王的年轻牧师此刻瘫靠在蓝礼身上,哭泣着一股脑将自己所作所为全都说了出来。

人们漫步而来,那一张张逐渐愤怒的面孔不断接近,长满皱纹的苍老面颊、年轻稚嫩的少年、皮肤黝黑的渔民、抱着孩童的妇女……

冲天的怒火似乎让周围席卷的海风都变大了许多,只是他们愤怒的目标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位袭击者,而是他们的国王,曾经满心敬仰的淹神之子。

人群不断靠近,当见局面变得岌岌可危后,蓝礼一把推开手中俘虏,悄然后退。

没人再留意他的存在,所有人的视线全都盯紧他们那瘫软在地的国王陛下。这诡异气氛让当事人从惊恐状态当中迅速脱离,他靠在沙子上咽了口唾沫,随后手臂支撑着身体双脚蹬地,想要远离眼前这些愤怒的人群。

只是一直盯着他一举一动的前护卫在此刻却猛地踏步上前,然后揪着他的长袍衣领愤怒咆哮“骗子!骗子!!”

“他才是真正的渎神者!”

“淹神惩罚他!”

“假的,都是假的!我可怜的孩子——”

“耻辱!”

无数愤怒的叫嚷仿佛被点燃的干柴堆一般迅速爆发。

……

暴躁的场面在身后诞生,并且愈演愈烈,悄然离去的蓝礼朝着瞄准的目标狂奔而去。

娜伽肋骨听起来似乎很稀奇,但蓝礼知道这东西,甚至此时那玩意就在他的视线当中——

眼下他们所在的地方叫做神圣海岸,而海岸正是因为不远处一座名叫娜伽山丘的地方而得名。

在那不断靠近的山丘上,仿佛巨大白色树干般的四十四根高耸肋骨破土而出,如同一颗颗弯曲坚硬的白色古树,铁民们认定这些骨头是世界上第一头海龙——娜伽的肋骨。

远古铁民的王者,传说中的灰海王亲手杀死了海龙娜伽,将它的骨头做成了宫殿。

而今那不知何存的古老宫殿只有一堆庞大骸骨遗留,但铁民们视此地为圣地,老威克岛也因此成为了群岛中最神圣的一座岛屿。

只是这神圣之地在眼下,却变得异常吵闹。

有许多愤怒的人在蓝礼前进的道路上,但面对这位揭发骗局者,他们却纷纷不自觉让开了道路,于是蓝礼能够顺利奔上那山丘所在。

这是一座荒芜又多石的山丘,位于高处,身处于此可以俯瞰整座神圣海岸以及海岸前的大海。

阳光挥洒而下,四十四根庞大肋骨的阴影笼罩头顶而来,让他仿佛身在一处古老而又荒芜的白骨宫殿当中。

怒吼伴随惊恐大叫与哀嚎声清晰可闻,低头瞥了眼不远处那些仿佛被蜂蜜吸引到沙滩某个角落的大量“蚁群”,蓝礼突然感觉自己应该加快速度了。

于是他摸起腰间别着的一把手斧,双手紧握,用力朝着最近一根白骨猛砍而去。

他看起来就像是在砍树一样,可惜他的劈砍并没有多少成效,响亮的碰撞过后,被他瞄准的那粗糙肋骨表面只出现了一道不起眼裂痕。

蓝礼见此有些傻眼,但并未放弃,脑海间心念电转,他突然将手斧把手咬在嘴中,然后四肢并用的顺着一根肋骨根部夹腿朝上爬去。

广袤明媚的天空下,沙滩处人头涌动,但那平时被所有铁民视之为圣地的骸骨山丘,此刻却无人理会。

一道渺小的身影匍匐在一根骸骨之上不断前进,最终骑跨在弯曲肋骨的顶端区域,挥舞起手中斧头,奋力劈砍了起来。

数千信徒暴躁怒吼、国王的哀嚎被完全淹没、沉闷的劈砍声混杂在这些杂乱噪音当中,简直弱不可闻。

而当全身一片恐怖淤青的淹人国王被扒光衣物,尖叫着被他曾经的子民们愤怒地高举头顶,朝着大海走去时,劈砍声音骤然消失不见。

……

自打获得到青铜戒指之后,蓝礼就总是忍不住思考一个问题。

任务目标是阻止罗德斯国王跳海。

那么如果目标不再是国王,或者永远没有机会去跳海,这个任务是否算是完成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