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淹人唱的歌(完)(1 / 2)

西幻同人文 乌鸦校长 7292 字 2019-09-03

尽管淹人国王混在他的子民们当中以示亲和,但他起码知晓不能在这些人里制造恐慌,而征服者伊耿与他所拥有的巨龙显然是恐慌之源。

所以当蓝礼通报话语落下后,他当即就遣散了周围看热闹的那些人。

原本人头涌动的沙滩因此变得冷清了许多,大量信徒被国王的士兵阻拦在了远处,唯有国王本人以及他身后两名护卫站在蓝礼面前。

近距离观察,这位淹人国王实际上长相颇为普通,鼻梁扁平,眸子淡蓝,方下巴,双颊还长了些雀斑。

唯有他那高大的身躯以及一头墨绿色的长发看起来非常惹人注意,顺着被扣上不久的兜帽两侧缝隙挥洒而下,有如一片奇特的海藻。

当然,蓝礼更留意对方那灰绿蓝三色相间的羊毛长袍前襟上绣着的纹章——蓝底上有手臂举着的一根发光浮木棍棒。

在旁人看来,这纹章看起来充分表明了淹人的神圣,然而在蓝礼来看,发光的棍棒却悄然枯萎,变成了一条瘦弱的腐烂树根。

他因此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于是当国王开口询问他具体情况时,蓝礼递上一封羊皮纸书写的信件。

“这是卢卡斯大人写给陛下的信。”

这信其实是由他亲手写下的,因为淹人卢卡斯不会读写,所以他只能口述给蓝礼,叫他代劳。

国王的一位高个子金发侍卫踏步上前来接这封信,淹人国王本人却并没有多关注这点,他反而迫不及待的开口问“你说有伊耿·坦格利安的——”

一阵突如其来的尖叫打断了他的话,叫声令人措不及防,就见刚刚拿过信件的那位金发护卫此刻竟然面色惨白的掉头狂奔,而本该捏在手中的信件也被他胡乱丢弃,不管不顾了。

国王因此愣在当场,他身后另外一名护卫则朝那逃窜的家伙大声呼喊,只是就在这一瞬间,远处围观着的人群突然爆发出一片惊呼。

因为那本来躬身递信的棕发少年,此刻骤然暴起扑向了国王本人!

一切事情发生的飞快,令人目不暇接、逃窜、呼喊、惊叫、暴起,当接二连三的尖叫出现时,那有着一头墨绿头发的淹人国王已经被觐见者扑倒在了沙滩上!

呆愣瞬间后,旁边穿着一身轻锁甲配皮衣的黑发护卫怒吼着挥舞手中长柄斧砍像那扑在国王身上的身影,但就见对方原地一翻身,身体反而挪到了国王身下!

凌厉的长斧因此猛地一个歪斜,碰的一声砍在了他们身侧的沙滩地表,溅起大量沙尘。

这临时改变攻击似乎让侍卫非常难受,他圆圆的面容涨的通红,瞪大双眼看着一柄匕首横在自家国王脖子处,而匕首的主人此刻正一脸凶狠地反瞪着他。

“快放开陛下!”

他愤怒大吼,哗然四起下,那些被拦在远处的信徒们也朝这片海滩飞快汇聚而来。

“退后,不然我收不住力气!”棕发少年高亢宣称,边说边拽着俘虏费力站起身来后退。

“你叫哈尔?你本该是我们忠诚的战士,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被俘的国王如此询问,面色保持一片淡定,但紧接着他的耳朵就被狠狠掐了一下,于是忍不住痛呼。

“该死,他在亵渎神灵!”投鼠忌器的圆脸护卫看的怒目圆睁,却不敢妄动,乃至气的浑身颤抖,那靠近过来的大量信徒也因此怒火中烧,一个个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得活吞了蓝礼这个袭击者。

不过当事人此刻的注意力大半却放在手中的国王身上。

此时他背靠大海,前方是一片蜂拥而来的密集身影,海洋中不远处似有漂泊的船只蠢蠢欲动,一些士兵更是将手中弓箭瞄准了过来。

局面岌岌可危,蓝礼心跳飞快,浑身肌肉也止不住地紧绷着,但这其中紧张成分占据了大多数——

不论怎么说,他都是第一次面对这种局面。

不过第一次的并不只是他自己,被他紧紧箍住脖子的淹人国王尽管看起来仍旧淡定,但他的身体却也在不自觉的抖动,语带颤音。

“放手吧,淹神的愤怒即将来临,铸成大错,你会被打入风暴之神的残酷地狱。”

蓝礼并没有理会他的话,此时他一手保持握紧匕首紧贴俘虏脖颈的姿态,另一只手则横在了俘虏的面前,扫了周围一眼后,他低声命令“看着我的手!”

尽管不想听从,但淹人国王仍旧忍不住瞥了眼这张手。

这是一张手指粗短、指甲满是淤泥,掌心也遍布茧子的手,或者说,这是一张寻常铁民的手。

唯一值得注意的是这只手中指部位的一枚青铜圆环。

不,那并非圆环,而是一枚戒指,一枚表面布满斑斓锈迹,内侧有鬼脸凸起的戒指。

似乎只是注视了那么一眼,淹人国王就感觉自己全部视线都被吸进了这近在咫尺的铜锈鬼脸当中,周围一切喧嚣与吵闹飞快褪去,眼前只有那恐怖的,扭曲骷髅模样的鬼脸愈来愈大,越来越大,直到占满了他的整个视线,直到那张骸骨巨口将他整个人全都吞没。

然后,他在深处看见了神!

惊骇尖叫骤然诞生,就见原本被挟持着勉强保持淡定的年轻国王突然开始在敌人怀中奋力挣扎了起来,又喊又叫、双眸瞪大、面色惨白一片。

蓝礼对此唯有紧紧用力,才能不叫对方挣脱怀抱,最终他不得不用匕首刺破对方面颊,才叫这位老实了许多。

围观者们并不知晓发生了什么,但他们似乎对此感同身受,有人因此忍不住抽泣了起来,有的绝望呼喊,更多的则是愤怒的叫嚷着要渎神者不得好死!

然而这些簇拥者的存在并没有给国王带来多少安慰,他一直浑身颤栗着,眼中充满恐惧。

“淹神救我……不,不不,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我只是,我绝不是有意装成您的儿子,都是他们,没错,都是他们!”

蓝礼见此暗松了口气,随后语气低沉,“我回答你刚刚的问题,没错,是淹神指派我前来找你。现在,说吧!你是如何唤来的鱼群,如何欺瞒这些铁民的!?”

“我、我只是用了娜伽、娜伽肋骨磨成的粉……”正常胁迫很难获取到的信息此时被轻而易举的问了出来,怀中的俘虏颤抖着,语带哭腔。

“只要洒下一,一小撮,海里的鱼群就……但我最开始并没有想过称王,对,我没有,都是他们,没错,都是他们逼我的!”

他不小心说的有点大声,于是最靠近的那位护卫忍不住浑身一颤,双目瞪大,犹自不相信的望着自家国王,却突然发现这位平日里神圣又威严的淹神之子,此时袍子下身已然被尿液浸湿一片。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