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278.双娇,果实,深渊门开,等待(8.1K字-求订阅)(1 / 2)

开局赘入深渊 蟒雀 8860 字 3个月前

小皇后,叫周塘雪,是个妖女,或者说是个方术骗子。

五年之前,她伙同另一个叫“落尘子”的方术骗子,以鬼神之术欺骗了往云原江畔微服私访的皇帝。

那一日,皇帝在深宅里弹琴,忽地听闻侍卫来报,说是有个青衣小娘子求见,他心底好奇,再加上此时身份便是见面了。

这一见,那青衣小娘子却说她只个婢女,之所以来是因为她家小姐听到琴声悠扬,故而来寻。

皇帝问她家小姐是哪儿人,青衣婢只是遥遥指着此城的城主府方向。皇帝见她说话得体,再兼此处靠近城主府,便猜测这可能是城主府家的小姐,于是心底也觉得有趣。青衣婢极有礼貌地告退了。

片刻后,她带着小姐重新到来。

这小姐一副不谙世事、只求音律的模样,可相貌却清纯可人,玉钗别着发髻,该熟的地方又皆如六月熟透的水蜜桃,一双长腿隐约在白纱裙里,随着春风地拍打,而在软绸里勒显出美妙的轮廓。

这般佳人虽是娇艳,但对皇帝来说却并不算什么。然而环境和身份却是两个加分项。皇帝只觉以微服私访时候的身份与城主府家的小姐相处,也是有趣之事。

两人交谈后,便是琴箫合奏了一曲《繁花》。

随后,小姐又道:“曰暮风吹,叶落依枝。丹心寸意,愁君未知。歌繁花,侵晓幕。何意空相守,坐待繁花落。”这意思就是我寂寞,官人也是独自一人,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不能好呢?

之后...皇帝就与这周塘雪颠鸾倒凤、好好儿快活了一番...

两人互留信物,周塘雪便悄然离去,皇帝心觉有趣,便于次日见城主时直接提了此事,城主大奇,忙叫了三个女儿过来。皇帝看去,却见那三个女儿里竟没有一个是昨晚的女子。

顿时间,皇帝的心思又被勾了起来,对昨日美人的身份充满好奇,之后日子里让侍卫暗暗寻找,却总不得而知。越是得不到的,便越是渴求。

这一日...皇帝游逛云原神女庙时只觉那神女妆容熟悉,白裙玉簪,清纯可人,再一看,却又见了自己赠送给那美人的信物在神女的身上,除此之外,神女身侧居然也有个青衣婢。

皇帝便以为那一天遇到的美人乃是神女了。

再后,周塘雪与落尘子再施手段,便把皇帝迷惑的死死的,由此青云直上,一个成了皇后,一个成了国师。

只不过,此番皇都大战,落尘子已死,周塘雪也成了阶下囚,继而被送来了大兴古城,以皇后身份服侍唐老太爷,以显羞辱报复之意。

毫无疑问,周塘雪能够以鬼神骗术上位,自是聪明无比的...

可是,此时她却慌张无比。

在她心底,安国公是对外是个一心为国、值得尊重的老者,可对内...她就不知道了。

此时,周塘雪只希望这位曾经的安国公是个表里不一的老色鬼,如此她就能趁机将他收的服服帖帖。

如何做?

周塘雪自有办法。

之前,她能与皇帝睡一觉,就成为皇后。

现在,她也能与这位唐老爷子睡一觉,就重获自由。

...

...

与小皇后不同的,则是六皇女。

六皇女名为雍棣,今年二十有三,却未曾婚嫁。

这并非是什么相貌丑陋、不得帝宠之类的原因,而是不想耽误了修行。

雍棣年幼时因为根骨卓绝,天资聪颖而被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剑仙”赵故白看中,收为弟子。

这剑仙并不是孤家寡人,而是坐拥江湖上三十九个大势力...

那些大势力将他奉为太上掌教,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剑仙又可以说是武林盟主。

皇帝让六皇女随剑仙而去,未曾没带些“利用一个女儿和江湖势力联系上”的念头,但剑仙却绝对没有这个念头,他是真正看中了雍棣的天赋。

雍棣,五岁离皇都,二十一归来,归来后,一人一剑力压皇都群豪,便是皇帝身侧的那些禁卫统领也挡不住她的攻击。

皇帝大喜,想赐她一门婚事,但雍棣却拒绝了,只道“已有神剑作郎君,何必再寻凡间人”。

雍棣,一直在追求剑之一道的最高境界。

可惜的是,没人知道这最高境界是什么,就算是剑仙也不知道。

雍棣冰冷傲然的性格,自然和周塘雪这种方术骗子融洽不来,双方明里暗里都互相看着不爽,去年开始更是要动起手来了。

雍棣外出历练会遇到刺杀,然后又一怒拔剑冲皇庭,直到被三千禁军举弩于凤庭前拦下,又由皇帝从中调和,这才暂时压下。

雍棣本以为这种争斗还要持续很久...可是,那个名为东方裳的男人如一把横空出世的绝世宝刀,将所有的恩怨情仇,甚至整个皇都原本的进城拦腰斩断。

之后...她更是成了阶下囚。

讽刺的是,原本她和周塘雪争的你死我活,现在却同在一车中,被送着去服侍同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个行将就木的老者。

雍棣和周塘雪不同,她并不惧怕死亡,只不过...她虽心底充满了仇恨,却也好奇,非常的好奇。

东方裳那到底是什么力量?

东方裳为什么独独对唐家尊重无比?甚至就连霸占了皇都也不忘分一杯最甜的羹去道大兴古城,送给那位唐老太爷?

......

车中女子,各有心事。

但事到如今,她们早已冷静了下来。

而那些无法冷静的,在半路上已经惨死了。

正想着的时候,前方有铁骑来迎。

周塘雪微微掀开帘子看了看,这一看便看到车外铺天盖地的雪暴和苦寒,而风雪里两只铁骑的统领居然在交换信物,好像她们来的不是个破败的流放之地,而是皇宫大院一般,所以才需要如此严格的调查。

之后,马车又停了几次,这才到了一个楼阁前。

众女被赶着下了车。

领队的统领冷嘲道:“娘娘们,公主们,你们在这里将自己洗洗干净,等唐老爷子有空了,自会来此。

对了,一日三餐,自有风神教教众送来,你们就别离开这楼阁了。

否则,刀枪无眼,可怪不得别人。

话说回来,这一路上的苦头都吃了,好不容易来到此处,还要寻死做甚?”

统领说罢,转身离去,铁骑也散的干干净净。

女人们轻声叹息,然后又入了这楼阁。

雍棣跨过门槛时,抬头只见阁上白底黑字的横匾上写着“藏娇阁”,顿觉无名火起...

藏娇藏娇?

这是要将她们彻底当做玩物!

这与妓子又有何分别?

堂堂公主,娘娘,却成了任由人点的妓子,这岂不是最大的羞辱?

雍棣无名火才刚起,一股剧烈的撕裂感就从灵魂深处传来,她急忙运用平心静气的心法压下。这心法名为【无念诀】,是用以清除修剑时的心魔用的,这也让她拥有了对抗体内毒素的优势。

她转身看了眼风雪和天色,收回视线。

既然来了,她就不会死,哪怕舍弃身子,她也要弄明白东方裳的秘密,然后...报仇雪恨,追求剑道!

...

...

簌簌...

簌簌簌簌...

轻微的声响,是花开结果的声音。

白山坐在这怪异的变异林子里,这林子已经变得极有攻击性了,除了他之外,任何生命踏入都会受到狂暴的攻击。

而林子中央的白花正舒服地舒展着红色游丝般的尖叶,花心往外翻卷,一个红彤彤的难以说是“植物类茎叶”还是“动物类胚胎”的红球从中显了出来。

那红球“嘭嘭,嘭嘭”的跳着,好像人的心跳,其中充斥着难以想象的生命力。

骤地,那红球剥落开来。

咻~~~

尖锐声里,红球滴溜溜地落到了白山手上。

白山擦了擦,细细看去,却见是个红色的果子,而并不是他最初想的“母胎”。

他盯着这红果子看了半天,决定还是去请教下帝曦。

将帝曦从修炼室里叫出来后,一番讨论。

帝曦自然说这果实是前所未有的,其中不仅蕴藏着极浓的生命力,还有一种天然地与天地之间其他力量的契合,或许可以在契合别的力量后,成为一颗特殊的“力量果实”。

只要服用下这个果子,就能收获某一类奇异的力量。

原本这力量可能会将服用者的身体撕碎,但果子里的生命力却能将那被撕碎的身体重组。

这种东西从没有出现过,之所以能够在白山手里诞生,一定程度上可能是占了“劫主运势”的光。

......

“与天地之间其他力量的契合?又能令服用者获得力量...这不是我的天地融于人么?”

“若是真能如此,那这般的果子,就可以大幅度缩短我的研究...

毕竟,现在的我只能将风灌入人的体内,而其他诸如火焰,闪电,光明,黑暗之类力量,却是要么无法确保被实验者的存活,要么无法捕捉该力量。”

“可是该怎么操作呢?”

白山回到森林后,便开始进行全面的思索...

他抓着红果子,忽地心念一动,将这果子放到了风雪里,然后静静观看。

起初,红果子没什么变化...

等了一炷香时间,白山才看到红果子周围形成了一个隐蔽的小漩涡。

风雪从漩涡里涌入红果子,在果子的表面镀染上了一层极淡极淡的白。

白山心有所悟,他身形一闪来到红果子所在区域。

“第一篇...域。”

话音才落,白山所站之处好像成了个深海里的大空洞,无数海水往这里挤压而来,却又被白山以域的力量带动着,化作漩涡。

果然,外界环境改变,红果子吸收风雪的速度就更快了。

如此持续了足足一个时辰后,红果子吸收风雪的速度停了下来,外币凝结出了白色柳条状的纹理,好似霜降打在了垂柳上,又如别出心裁的小娘子剪出的窗花。

他抓着果子,稍稍感应,继而面露欣喜。

“这其中有生命力,也有雪之力,两者已经融合一起了...”

他转过身,对白花道:“好。”

“啦啦啦...”白花感到很开心。

而就在这时,林子外又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白山侧头看去,却见入口遮蔽的一个荆棘大藤忽地散开,外面奔跑入了数十个约莫侏儒大小的怪异植物。

这让白山联想到城门大开,军队入城的场景。

下一刻,那些怪异植物兴奋地围到了白花身边,如同在交租一般,将一团又一团蓝色的富有生命力的通过触须传递向白花。

白花随风摇曳,开心的很。

而随着这些蓝色光华的传输,污染区域和程度则开始继续扩大与增强。

而这些怪物植物,白山称之为零号初代后裔。

为何?

因为白花的污染有着“随机杂交”的功能,所以在这许多次的污染之中,也会将零号身上的一些特性传递到其他植物上去,从而使得那些植物产生强烈的变异,继而拥有零号那般的“吞噬生命,上缴生命”的特制。

林子里的动物顿时遭了殃,每天都会受到这些怪异植物的狩猎和屠杀。

可以说,在短短的时间里,周边已经没有任何动物了。

动物们都已远行,而零号初代后裔和零号,则开始了远征。

将军领着士兵的远征,所为开拓疆土。

这些怪异植物的远征,其实也类似,所为掠夺生命,继而帮助它们的母神,让母神的“光辉”(污染区域)能够扩大。

这岂非也是另类的开拓疆土?

此情此景,白山只觉其实已经无需每天把白花带走了,它已经有了自保的能力。

但因为过于宝贝这独苗,他还是没这么做。

眼见着天光渐无,他又收起白花,悄悄地折返。

...

...

白山才回到屋子,唐颜小棉袄就拉着他,低着头道:“爹,有件事一直瞒着您...”

“什么事?”

“那个...其实...”唐颜小棉袄深吸一口气,拉着白山坐下,笑道,“您先喝点儿茶缓缓神。”

白山遵从着“女儿”的吩咐,坐下,喝茶。

唐颜局促不安地坐在他对面,然后如下定了决定一般地道:“爹,我说下面的话,您得做好心理准备,千万别激动。”

白山抚着白须,笑道:“你爹精神好着呢。”

唐颜这才又深吸了口气,道:“大哥,二哥,三哥他们造反了...我们现在这地界不再是大容皇朝的,而是大唐。

这大唐王朝的国主则是大哥...

国教则名风神教。”

白山:...

唐颜一边看着老爹,一边小心翼翼地继续道:“三哥得神魔之力,而二哥擅长谋划布局,两人领了一支精锐,直接把皇都给打下来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