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 我要打死你(1 / 2)

赤侠 红烧大黑鱼 4606 字 13天前

四十七天,魏昊昼夜不停杀了整整四十七天,杀到最后,魏昊完全就是本能在作战,他甚至闭上了双眼睡着了。

然而“剑衣刀榼”之中的武器依然层出不穷,杀得“朱厌”心惊胆战,它不是没有听说魏昊斩龙屠神的壮举。

地仙级数的同道,也的确有陨落的。

可是“朱厌”并不认为自己也会是其中的一个。

如果是,岂不是自己成了魏大象的踏脚石,是他修行道路上的一段经验?

“四十七、四十七了……”

再有两天,就够“七七”之数,对别人来说,这并没有什么,可“朱厌”身为阎罗大王,在跟魏昊开战之后,就不断地推演算卦。

一开始全都是吉、大吉。

然而随着魏大象坚持坚持再坚持,超越人类本该有的自然常理,昼夜不歇也要搏杀,卦象已经发生了惊天的变化。

“七日来复……革!”

它迟迟没有跟魏昊近身搏杀,是因为知晓魏大象近战凶悍无匹,天生肉身强大的九馗龙、铁嵴龙,都被他活活打死。

只论肉身,它还不如九馗龙,只是道行修为超出,法力极为精深,并且神威加持,手段更加多变多样。

可此时的感觉,真是糟糕透顶。

“孤不信!”

五阎王目光凌厉,口中獠牙泛光,抬起竹节一般的手指,在虚空中轻点。

一个符文诞生,再起卦象。

“上卦兑为金……”

顿时大喜,自己乃是主导战争兵戈的天生凶兽,先祖更是先天神灵,“金”,代表的就是自己!

“下卦……”

然而从金属兵戈推衍出去,五阎王的脸皮在颤抖,“离为火、离为火……”

以火炼金之象,人世间很普通的卦象。

但它是神仙!!!

吼!!!!!

五阎王顿时咆孝起来,浑身的魔焰鬼气缠绕,整个阎罗城的诸多建筑、金属,都是纷纷飞起。

随后,包裹在了它的身上,外层更是有一套法力衣冠。

眼睛充斥着怒火,卦象让它很不满意。

不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

自己居然要成就眼前这个凡人的神通?!

他能修炼出什么神通!!

他必须死!

“孤乃先天血脉,又兼天道正法,金丹天成之资,怎能在阴间弱于凡人——”

声音震荡,披甲爆猿手握“幽冥天子剑”,终于直接下场。

而那一刻,魏昊突然睁开眼睛,他醒了。

“嗬嗬嗬嗬嗬嗬……”

魏昊的笑声响彻阴间,“不识抬举的阎王,你既然不愿为冤鬼伸冤,为百姓主持公道,那你也该下台了。”

语气冷酷的魏昊,让阴间冥官都是噤若寒蝉,全然不敢给阎王助威呐喊。

实在是一切都太诡异了。

那个魏大象,接二连三地破坏“十八地狱阵”,不管是什么样的变阵,都能被他破去。

更要命的是,原先还打着消耗他的主意,结果魏大象打着打着,竟然开始边打边休息,最后发展成边打边睡,乃至睡着了也能打。

如此神人,怎么不让鬼魅害怕恐惧?

无数次感觉快要打死他,但总是差那么一点点,就一点点,就这一点点,始终不能成功。

而后的魏大象,则是杀鬼不费吹灰之力,眼下地府大军之中,没被魏大象打得魂飞魄散的,居然是少数。

诸多鬼王更是被魏昊活活打死,化作“魙”,直接伴随着鸦鸣声就带走。

如今的天空中,盘旋着大量的白鸦,毫无疑问,每天的厮杀,都会诞生大量的鬼魅死亡。

一而再再而三魂飞魄散又重新凝聚,那也不是毫无损伤的,死气阴气补充不足,就不能在阴间维持鬼身,死亡也就会来临。

所以,连续四十七天的战斗,每天诞生的“魙”也在变多,每天产生的“希”也不在少数。

人怕死,鬼亦怕死。

“有罪!!”

五阎王斩出第一剑,跟“十八地狱阵”一样,瞬间诞生一个阵灵。

这阵灵形象可怖,肩头搭着锁链,手中握着钳子,身上有六条手臂,张牙舞爪,似乎是要将人摁倒擒住。

那钳子更是不断地飞舞,对准了魏昊的嘴巴,时刻准备着将魏昊的舌头拔掉。

魏昊手握夕角槊,当空一点,剑气刀罡即可形成风暴,“烈士气焰”将那阵灵控住,长槊直接一挑,阵灵头颅飞起。

“德不配位,还敢大言不惭!”

终于等到了忍耐不住的五阎王亲自下场,魏昊的战意杀意,都攀升到了一个高度。

随着魏昊的气势越来越宏大,宛若滚滚洪流一样,阴间又过了一天。

开战的第四十八天,天穹一片漆黑,子夜的夜空之下,两个巨人极为瞩目。

魏大象持矛蓄力,五阎王手持神剑。

此时的对峙,任何弱小鬼魅,根本无法靠近。

天穹形成了肉眼可见的红蓝碰撞。

湛蓝的烈焰进一步加强,而暗红色的阎君鬼火,竟然有一种金属冶炼之后的色泽。

“四十八天……”

五阎王神色肃然,它再次默默推衍,给自己又算了一卦。

卦象越来越明朗,整个阴曹地府,已经成了一个大炉子,而它,作为地府十国国君之中,唯一一个驻守在阴间的,竟然成了这个大炉子中的……材料。

更让五阎王愤怒的是,它是先天神灵之后不假,但它更是“朱厌”,是猿猴之身。

魏昊虽然只是凡人,但他的的确确是个人。

按照此时的地狱景象,它阎罗大王,已然有成为魏大象这个凡人“心猿”的趋势。

阴间为天地炉鼎,七七之数为“革”。

革故鼎新……这就是整个卦象的全貌!

太糟糕了!

不该是这样的!

再过十二时辰,自己难道真的会败给一个凡人?!

地仙修为,神仙手段,阴间为王……却为阳世之人所斩?!

这不可能!

不,这不应该!

看着五阎王的目光在飞快地变化,魏昊全然不明白这个红毛爆猿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不过,魏昊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胡思乱想。

眼下最要紧的,就是干掉它!

原本不需要的,但是现在,他只想斩杀阎罗,震动阴阳!

“呼……”

魏昊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然后紧握夕角槊,心脏的跃动,都能感觉到。

低沉的声音响起,是魏昊在开口说话。

“地府阴曹且听,我乃五峰魏昊,特为冤魂而赴阴间。今日阎君不公,保颜面而弃公道,不听劝戒,冥顽不灵。如此,魏某只有力斩阎罗,自寻公道。言尽于此,阴曹官吏自行退避……”

轰!!

双足勐然发力,肌肉开始膨胀,一脚直接踏得整个地府在颤动。

砰!

双臂的肌肉同样暴涨,血管宛若虬龙缠绕,双目逐渐充满血色,童孔几乎都要消散。

“来吧,阎王!!!!”

呼——

哗啦!!!

宛若一道飓风,魏昊冲出的时候,直接将整个黄泉路踏得下沉。

阎罗城的外郭,几乎是瞬间被卷成了废墟,飞沙走石,宛若天灾。

“叛逆当诛——”

“拔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