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学法联盟,这道题我也不会(1 / 2)

……

梓州。

某高档小区。

青岚走进了书房,正准备开始今晚的直播。

突然看到了手机里的弹窗推送。

“秦牧……这么快就更新了?”

她愣了一下。

有些惊讶。

在银行桉子结束之后,两周还没到,秦牧就更新了第二期视频。

“不知道又有哪个倒霉蛋……”

她这带着好奇,点开了推送的视频。

视频的标题,非常正能量:《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点开视频后。

秦牧就直接点明了这次遇到的事件。

“快递失窃……”

青岚眨了眨眼睛。

快递丢失这种情况,在生活中经常发生。

她就曾经遇到过一两次快递失踪的情况。

虽然最终是商家赔付的,但罪魁祸首还是没能找到。

有时候,小偷小摸非常难处理。

偷窃的财物价值不够,甚至连立桉标准都达不到。

只能自认倒霉。

就算立桉了……

在各种现实的困难条件下,也很难找到偷窃者。

而秦牧的这个视频里……

快递点居然还没有监控!

这种情况下,想找到那个专门偷小件快递的小偷,除非有奇迹发生。

紧接着。

视频里,秦牧居然来了个神操作。

下单买了个恐怖盒子。

还一本正经的说……

他要练胆!

结果……

这个恐怖盒子,被这个小偷给偷了,小偷直接被吓进了医院!

“这……这这也太离谱了吧?”

青岚咽了咽口水。

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秦牧所说的练胆,她连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直觉告诉她,秦牧购买的这个盒子就是为那个小偷准备的!

至于为什么这么巧合……

她只能归之于小偷太倒霉了。

而视频里,小偷住院后,他的父亲居然找上了门!

要求秦牧赔偿!

秦牧不赔。

对方反手报警,反而把自己儿子给送进去了!

看到这里。

青岚的脸色逐渐古怪了起来。

小偷抓了一个月,都没找到。

结果却被一个恐怖盒子给炸出来了!

最魔幻的是……

小偷最终被公诉,判处了十年零三个月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十年……”

看着视频末尾处的判决结果,青岚嘴角抽了抽。

这段时间以来。

她跟着秦牧也学了许多刑法,知道刑法的量刑区间。

一般来说。

即便是故意杀人罪,情节较轻的,也才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

过失杀人罪,基本上是三年以下!

抢劫罪里比较重的抢银行,也才十年起步。

而这个小偷……

因为偷窃几个含有各种公文、资料、企划书的快递,直接获刑了十年!

这已经不能用离谱来描述了。

“去论坛看看。”

她默默点赞三连,然后点开了那个秘密论坛。

学法联盟论坛。

这个论坛已经成为了秦牧粉丝的专门聚集地。

除了小破站之外。

其他平台的网友们,也逐渐加入了进来。

有很多人将秦牧的视频……

自发搬运到了其他平台,吸引来了大量的粉丝。

论坛里时不时能看到一些“新人帖”。

而现在,整个论坛都在讨论快递盗窃的事情。

秦牧这期勿以恶小而为之的视频……

再次刷新了他们对小偷小摸的认识。

……

山水花园小区。

“播放量已经快一百万了。”

秦牧看着自己新发布的这个视频,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才过去两个小时。

视频播放量就达到了惊人的100万。

在2000点幸运值的加成下,他获得的曝光越来越多。

显然。

这个视频的最终播放量也能超过千万。

传播度非常广。

而点赞数和评论数,也十分惊人。

但评论……

却还是老样子,一点也不正常。

继上次的现代诗歌散文之后,这次的评论区已经变成了古人格言专区了。

“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近来学得乌龟法,得缩头时且缩头。”

“逢人且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

“养子不教如养驴,养女不教如养猪。”

“……”

几乎全是这样的古人教导如何为人处事的格言警句。

一个正儿八经的讨论都没有。

“这群网友……到底去哪里了?”

秦牧嘴角抽了抽,忍不住滴咕了一句。

他这350万的粉丝,跟假的一样。

连个正常的互动都没有。

他发完了视频,突然有种自己在单机的感觉。

随后。

他再次在小破站寻找了起来,查看他的粉丝基地。

因为他上次冒泡……

“马小跳”的账号已经注销了,粉丝也不知所踪。

以前每天都有催更,现在也一条都没了。

半个小时后。

他感觉自己找遍了整个小破站,还是没找到粉丝聚集地。

这群人……

彷佛在躲着自己一般。

……

次日。

养老院。

秦牧照常上班。

作为一个没有粉丝的350万关注的up主,他的心情多少有些郁闷。

反观老张他们……

倒是越来越开朗了。

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

对他们而言。

旁听庭审这个娱乐活动,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给他们枯燥无味的晚年生活带来了新的活力。

平时。

虽然养老院的娱乐活动很丰富,但都是打发时间的。

而旁听庭审却不同。

这个“娱乐活动”,使得他们在凑热闹的同时,接触了更多的人和事。

有了一种参与感。

总而言之。

院里越来越多的老人迷上了这个娱乐活动。

在官司不够的时候,甚至开始琢磨主动起诉。

“老张,老李,你们快过来,我刚从小王那里搞到了一张起诉状模板。”

“这可是好东西啊,你想好告谁了没有?没人选的话我这里倒有一个。”

“我的初步想法是食堂阿姨,但正在想她的罪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咱们也不能太过分了,怎么告才能让她只道歉不坐牢?”

“这是个麻烦啊,小秦只给我们演示了怎么送人进去的告法……”

“……”

一群老头凑在一起。

窃窃私语。

时而露出喜色,时而愁眉不展。

彷佛在密谋什么大事。

每当秦牧凑过去……

他们就立即装作正常的样子,下棋的下棋,散步的散步。

秦牧:“……”

看着这群逐渐放飞自我的老人,他也有些无奈。

不过玩归玩,张清源他们对分寸这点还是把握的很好的。

不会做出太过分的事。

下午的时候。

难得上一天整班的秦牧,由于实在是太无聊了,只能跑去找王大锤唠嗑。

老张他们一直在密谋“大事”。

完全用不上他。

而他的工作,也并不多。

一上午就做完了。

法律顾问办公室。

王大锤正抱着《刑法》法条在钻研,看到秦牧进门……

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

忍不住问道:“你……你你……不会又有桉子吧?”

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

每次秦牧进门,都有桉子找他。

他好好的一个民事诉讼律师,本想在养老院摸鱼养老来着……

现在都被秦牧带偏了。

“我就是过来看看,你这么紧张干嘛?”

看着王大锤的反应,秦牧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王大锤:“……”

看秦牧一副十分无聊的样子。

他也放下了手头上的《刑法》,两人唠起了嗑。

这段时间。

他一直在持续研究刑法。

干脆趁机请教了秦牧很多刑法问题。

而秦牧也询问了一下考取律师证的注意事项。

“法考通过率虽然低,但以你的涉略……”

王大锤深深看了秦牧一眼,咽了咽口水。

每次面对秦牧……

他都像是在面对所有法条的百科全书。

民事上,刑事上,亦或是金融法、合同法、物权法、公司法……

这些领域的法条,秦牧都已经研究的极深。

触类旁通。

甚至是倒背如流。

两人闲谈了几个小时。

谈着谈着。

就谈到了王大锤的女友上。

在上次复合之后,两人关系回复了。

但……

王大锤提起此事。

不禁变得唉声叹气,愁眉苦脸:“你是不知道啊,思雨现在越来越变态了,整天在钻研刑法,每天总问我那些变态的刑法题目。”

秦牧很快就想起了之前复合的十道法律题目。

嘴角抽了抽。

那些题目,的确是比较复杂。

处处内涵了前男友。

“她最近天天上一个叫做学法联盟的论坛,每天都在上面跟别人交流法律知识。”

王大锤又摇了摇头,叹气道:“好像还粉了一个up,动不动就吹嘘她家up多厉害多厉害。”

语气里。

满是无奈。

“up?”

秦牧听完,神情微动。

这是小破站对视频发布者的专属称呼。

看样子……

他女友喜欢的那个up,和自己还是同行。

“她还说那个up好像也在晋城,问我认不认识,晋城这么大,我怎么可能认识嘛。”

王大锤撇了撇嘴,耸肩说道。

“那个学法联盟,你知道链接吗?”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