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耍弄泄愤(1 / 2)

龙皇完全愣住了,眼看着一切按照计划进行,就差临门一脚之时,却又发生了这种变化,这种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他半晌都说不出话来,等到回过神来,方才怒吼了一声:“凰后!你!你竟然阴我!?”

他如今只是一条小小的仙灵,大小也就一尺来长,但这怒极之后的大吼却如滚滚雷声,震得阵法内都翻起了滚滚回声。

凰后无辜的瞪大了眼睛,似乎憋屈的很,随之,她用更大的声音反吼道:“老家伙!你血口喷人!我哪里阴你了?我这是见义勇为啊!主人的传承者你都敢阴,简直是利欲熏心、卑鄙无耻、十恶不赦、脚底流脓......”

凰后声音尖锐、言辞恶毒,这一骂就骂了半盏茶的时间,她方才意犹未尽的收了口,取出了一瓶花露,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口。

空中,龙皇的仙灵都被她吼的呆住了,随后便见她又变了个脸色,笑眯眯的转身过去,对着身后的鼎帅和老秃笔点了点头:“两位老大,这么多年,我可是忍辱负重啊!这老家伙一直贼心不死,但又狡猾的很,我抓不住他什么把柄,这次总算将其阴谋一举揭穿!主人对我恩重如山,我这也算对他有所交待了!”

如果龙皇肉身还在,估计此时已经一口老血都喷出来了。

原本即将大功告成的兴奋已然被恐惧所占满,那两个家伙他自然认得。

当年一场大战后,主人身边那些最为强悍的法宝要么直接灰飞烟灭,要么器灵被打得魂飞魄散,这两个家伙却侥幸逃过一劫,但并非是他们多么了得,而是他们原本就是辅助性的宝物,一个器身是鼎炉,一个乃是符笔,自然用不着上战场。

俗话说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这两个家伙也是走运,随后便被选做了主人传承之地的监控者,说起来,自己和凰后还要受他们节制。

虽然只是辅助性的法宝,但既然能被主人看重,这两个家伙还是有些能耐的,不过如若有乾坤道宫在手,再加上自己的真身,自然不惧。

可如今,自己被自己布下的禁制困在这阵法之内,肉身、法宝一样皆无,凰后这个**又已叛变投敌,乾坤道宫自然也无法动用了,难道真是天要亡我不成?

龙皇欲哭无泪的左右张望着,可真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老长虫,好久不见啊!”鼎帅笑吟吟的看了看他,伸手一招,一个青铜大鼎的虚影便在他身后浮现,反手一弹,大鼎嗡嗡作响,化作一道青光朝着龙皇的仙灵呼啸而去。

龙皇怪叫了一声,方想遁走,一旁的老秃笔已经阴笑了起来,不知何时,空中已经多出了一道道透明的丝线,龙皇的仙灵一触,便是一声惨叫,似乎都有黑烟冒起。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