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青龙血脉(1 / 2)

一头头的灵兽就这么被龙皇丢了进去,一个时辰不到,大半的灵兽皆已入阵,陆玄和风清儿身外的血光已然浓得完全化成了一个深色的血茧。

“有那女娃儿在,估计要用上几个时辰方能消化了......”龙皇朝那血茧看了看,对着凰后说道。

“你的溯源仙灵阵没问题吧?”凰后抬头看着那已经融化了一小半的巨大灵石,随口问道。

龙皇自信满满的说道:“自然没有问题,这溯源仙灵阵最关键的便是那颗母石以及引动阵法的仙灵之力,如今二者皆备,阵法既然已经启动,那便绝无问题。”

凰后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老家伙,你素来狡猾的很,这溯源仙灵阵是你布置的,你可不会在其中布下了什么陷阱,坑我一把吧?”

龙皇面色一肃,正气凛然的说道:“凰后,你这话又从何说起呢?咱们在一起也有数元了吧?我龙皇何时让你吃过亏?一开始未和你说,是担心你走漏了风声,引得那几个家伙到来坏了咱们的好事......这不,古阵一成,我不就告诉你了?”

凰后咯咯笑着摇了摇头:“原来你是怕我告密啊?”

龙皇有些尴尬,讪笑着说道:“这不是以防万一嘛,好了,之前之事也休再多提了,等这两具肉身一成,溯源仙灵阵一发动后,吾等便能真正逍遥自在了......唉,这一晃又是一元过去了啊......”

......

龙皇的眼光极好,他所挑的那些灵兽皆是肉身强悍血脉稀有的。

血茧中,陆玄和风清儿浑身已经被血光笼罩,肉体正被一丝丝的改造强化着。

这阵法来历神秘,乃是上古传承下来的逆天法阵,叫做先天胎母阵,模仿先天造化,相当于让人回到母胎之中再塑肉身,被称之为返胎再造。

如此多的灵兽,任何一头,其肉身所含的妖力都充沛得令人难以想象,但被阵法去芜存精之后去,一些稍显杂乱的已被全部去除,留下的皆是精华中的精华。

世间的兽类,只要能修炼的,绝大多数都带有一些远古奇兽的血脉,只是极其稀薄而已,六阶巅峰灵兽,肉体中皆已带有一丝返祖之息,带着一点点祖辈的天赋本源。

就譬如说,这些灵兽中有一头猪妖,虽然在方壶仙山中乃是最低下的种族,属于食物链的最底端,但是这种灵兽如若能侥幸不死,修炼到一定地步后便会觉醒血脉,乃是远古奇兽中饕餮的后代......

这种例子比比皆是,虽然每一丝血脉都极其稀薄,但这么多综合起来,依旧将陆玄和风清儿的身体进行了一次极大幅度的强化。

这先天胎母阵妙用非凡,不仅仅能强化肉身,更能根据阵内肉身的情况调整强化的方向和幅度。

相比陆玄,风清儿的肉身要羸弱得多,所以身上的血光要淡的多,绝大部分被转化的纯净灵气都被陆玄一人吸收了。

但是陆玄身上的神龙血脉实在强悍,那些灵气只要进入了他的身体,便会被同化吸收,吸收不了的便直接储存。

就算在神兽中,神龙血脉也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虽然陆玄觉醒的血脉只怕连万分之一都未到,但是这种烙印在生命本源深处的压制依旧让他受益匪浅。

相比之下,风清儿的肉身就要差的多,但她毕竟是极品木灵根,如今在机缘巧合下又有了一丝鸿蒙枝残段的加持,强悍的恢复能力也让她的肉身能更多的吸收、更快的改造着。

时间飞快流逝......

就算先天胎母阵再神奇,这一改造也花费了三天三夜的时光,等到包裹陆玄和风清儿的血茧渐渐透明,等在旁边的龙皇才露出了一丝笑意。

这三天,那位让他心神不安的存在并未出现,而肉身的初步返胎也顺利完成,一切实在是再完美不过了。

要知道,这方壶仙山虽然面积广博,但是和仙界相比只怕连一粒细沙都不如,这先天胎母阵乃是仙阵,很多布阵的材料在这里根本找寻不到,无奈之下也只能找些替代品了,但也正因如此,这阵法的许多功效已经大打折扣。

先天胎母阵在仙界其实是专供给幼儿培元筑基所用,效力极为温和,但在这里却少了几样关键的材料,使用起来限制极多,首先对本身肉体的强度便有很高的要求。

虽然对陆玄的肉身极具信心,但对那位女孩的情况龙皇还是有些吃不准的,毕竟风清儿关系到他和凰后的合作,如今没出什么岔子,他也安心了些。

龙皇也不禁有些感慨,他为这一天已然布置了多少年了?只怕连自己都算不清具体时日了,当年中央之地刚降临之时,方壶仙山结界被破,还经常会有外界的修士进来,自从那时起,他便已开始布局,为得就是等这一天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