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雪中行(9)(1 / 2)

黜龙 榴弹怕水 7228 字 4个月前

黜龙帮于腊月廿三晚发动的军事行动,以及腊月廿四早间的行刑式斩杀,实际上的影响和效果远超想象,最起码是让张行有些措手不及的。

只能说,在皇权以及所谓大魏正统性这个问题上,即便是关陇门阀内部恐怕都没有他张老三这么肆无忌惮和坦荡,更遑论其他人了。

梁郡官吏彷佛冬日里掉进冰窟窿又爬上来的猴子,要多活泼有多活泼,要多急促有多急促,使者接连不断,往来于营地与谷熟之间,谈判顺利的吓人,底线也放的比谁都开。与此同时,靖安台的残兵败将则陷入到了彻底的沉默之中,完全丧失了行事能力,甚至有消息说他们已经在收拢伤员和没有被牵连的妃嫔、公主,准备退到西面的一座城池里,稍作修养了。

而梁郡官吏肯定是要回北面的郡治宋城的。

这就是分道扬镳了。

不过,最让人张行感慨的,还是帮内的反应。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张行只觉得此事之后自己在帮中的威信大大提升,包括雄伯南和徐世英,都对他隐约严谨、尊重了不少,很多下面的头领,无论出身、实力、年龄,甚至有了点毕恭毕敬的姿态。似乎带着他们劫了一位皇后,比辛苦建立了黜龙帮的后方体制、放了粮、烧了债、保存了府库、动员了后备军、撵走了汲郡大军,都要来的值一般。

唯一保持了一点冷静的魏道士,也没有好哪里去,在虞城写信过来,也都说的客气了不少。以至于张行一度怀疑,对方是不是一开始就在趁机搞事情,鼓动自己干这事,将自己捧起来,吸引朝廷和帮内目光,来个此世界版本的郑伯克段于鄢。

不过,随着使者往来,张行还是意识到自己想多了,因为魏道士在虞城,整日对着扔下公职回来造反的孟氏兄弟鼓吹此事,张口就是这件事是他首倡,闭口就是他和张三爷一起制定的计划……而且效果极佳,孟氏兄弟在迅速验证了前方的消息后,心里也开始发慌,以至于孟山公在第二日上午便亲自来到谷熟,言辞卑下,直接表达了想入伙的态度。

这跟他们之前自恃实力,不想居于人下,凡事斤斤计较的姿态完全不是一回事。

可说实话,这些人越是配合,越是因为屈从于这次行动的影响,就越让张行产生了一种惶恐感……因为他骨子里就觉得这两边的东西是不对称的,其中一侧太虚了。

当然,这可能也是一种偏见,只是他自己不能察觉罢了。

总之,不安与惶恐之下,虽然对整个事情的后续已经有了充分的思考与妥善的安排,但他还是决定速战速决。

谷熟县衙后院的一个厢房里,张行没有开大会,却是以私人身份召集了七八个人,临时开了一个小会。

参与者里面,除了雄伯南、徐世英、牛达这些必不可少的实力头领,还有一些诸如周行范、阎庆、贾越之类算是他自己心腹的人,以及刚刚死掉才一天现在都还没想好新名字的张世昭张相公,此时还躺在榻上。

只能说,事情太快了,有一种追着人跑的感觉。

“要快,不要被这件事情的顺利迷了眼。”刚刚落座,不等其他人将目光从榻上张世昭身上挪走,张行便开门见山,提出了自己看法。“接下来咱们要跟这么几家做这么几件事……

首先要从梁郡官吏那里拿钱、拿粮、拿军械,同时要求他们全郡放粮,比例按照秋粮的一半……如果确实有困难,咱们可以不要粮食,但要以黜龙帮的名义放粮,让梁郡百姓知道是我们抓住了太守逼迫他们放粮……一定要年前就做,甚至先放粮也可以……这件事情,牛达你和小周打头,带着一些头领去谈、去做,需要打个包票的时候再把人带来找我。”

牛达和周行范即刻起身,满口答应,前者甚至有些迫不及待。

“其次,是要监视住罗方那些靖安台的人。”张行复又看向了雄伯南。“那些人虽然少,却立场坚定,而且依然有一位成丹高手,算是眼下局势中唯一可以使局势反复的一拨人,雄天王,你亲自去夹住他们,他们只要敢动,你就敢杀,事到如今,真把罗方、薛亮弄死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自然该我去做。”雄伯南即刻应声,顺便提了个要求。“但我要二十骑有修为的兄弟做接应。”

“头领以下的修行者,雄天王只管调度。”张行立即应许,复又看向徐世英。“我估计出行队伍这两日便要开始崩溃,兔园周边,无论是屯军的监视,还是内侍的溃散,都要徐大郎你统帅全局,注意支应,等他们一散,便遣军去将那些车辆取来……内侍和宫人愿意跟着来的,也一并收纳。”

徐大郎点点头,只是运笔记录如飞。

倒是雄伯南蹙眉认真来问:“张龙头,我不是说不行,但果真要收那些内侍吗?这些人怎么能跟我们这些好汉一起做事业?”

“先收了,省得他们在雪地里冻死……黜龙帮起兵,本为百姓,如今咱们府库是足的,又做了这么一大笔生意,不至于见死不救。”不等张行开口,徐大郎便头也不抬的脱口而对。“然后带回去,有本事的去做文字、吏员,性格好的也能去做个官衙的洒扫,没本事的或者性格差的,大不了等皇后赎走的时候跟皇后一起再交割了便是。”

雄伯南想了一想,缓缓点头,也不再言语。

张行也满意点头,却又再度提醒:“注意跟王振联络妥当,分钱的时候,不能过于歧视砀山那边。”

“这是自然。”

“本该如此。”

应声的除了徐世英,还有雄伯南。

“还要联络淮右盟。”张行复又扭头看向了沉默的阎庆。“阎庆去做文书……强调一点,非杜、辅两位大盟主亲自来或马氏父女来,则不与淮右盟谈……这就好像咱们无论跟哪个官府谈的时候一定要强调,非淮右盟做中人交接则不放人一样。”

阎庆立即应声,牛达也点了下头。

“最后。”张行想了一想,环顾四面。“还有一件事情,我想听听你们的意思,你们觉得该如何处置孟氏兄弟?孟山公刚刚过来,说愿意加入咱们黜龙帮,听我号令,求个大头领的位置……”

众人一时沉默。

而张行也赶紧稍作补充:“大头领这种事情本该是与前线那几位做商议的,但这件事情牵扯到咱们西边的战略,而且东征前他们跟咱们有君子协定,没什么不可以说的……”

“我觉得可行。”雄伯南终于不耐了起来。“孟氏兄弟愿意弯腰,那个曹汪又在我们手里,直接把梁郡拿下来又如何?还能跟砀山、淮右盟连成一片。”

“那样力量就太分散了。”雄伯南一开口,徐世英也抬头应声。“依着我看,此事之后,便是咱们这里,春耕之后也要开始防备战事……现在再往朝廷腹心之地扩充地盘,尤其是梁郡跟东都只隔着荥阳,谯郡那边就是徐州,未免会遭来横祸……不如集中力量,在济水一线固守。”

雄伯南一时欲言……他本能觉得这里面有漏洞,但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徐世英,总觉得自己一说出什么都会被人拿捏住,便干脆稍作迟疑,先看他人言语。

这明显是学乖了,但其人态度,母庸置疑。

“现在咱们连皇后都劫了,官军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我们吧?”果然,真有人开口反驳了,牛达抬头认真来问。“那与其保守,不如趁机以攻为守,取下梁郡如何?”

“从军事上来说当然可以这么做。”张行终于开口。“但我担心,进取梁郡,一则会提前陷入战斗;二则现在是雨雪,年后是春耕,怕是没时间对梁郡进行种种类似于济阴、东郡的举措;三则,就是徐大郎说的,力量会分散,因为为了控制局面,势必要将可信任的头领散出去,而这未必对战事有利;四则,也影响咱们现在要做的交易;最后就是,其实可以让孟氏兄弟做个缓冲……谷熟和下邑交出来,虞城留给孟氏兄弟,看他们自家能卷多少地方,就不关我们的事了。”

牛达也不再吭声,因为张行已经表达了个人态度。

张行环顾四面,认真以对:“这是我个人的想法,基本思路其实在于第二条……那就是此时取下梁郡,没时间建立咱们自己的体制,对梁郡进行有效控制,那与其如此,不如将梁郡放手给孟氏兄弟,让他们仗着本地人的人情路数,快速胀起来,来替我们当这个缓冲……若有什么不妥当的,还请直言。”

“便是如此,这也不耽误咱们收不收他们兄弟入帮吧?”雄伯南回过神来,当即反问。

但几乎是同一时间,在场的其他所有人,包括那位一直没吭声的张相公,全都看了过来,这让雄天王忍不住心里发毛。

“既要借他做个缓冲,便不好入帮了。”半晌,还是张行一字一顿的解释。“否则必要时救与不救,或者他做了坏事我们管还是不管,都是个难处……反之,一旦入帮,便要讲一个令行禁止,讲一个生死与共,讲一个同甘共苦……”

雄伯南迅速会意,尴尬不已。

“实际上,我准备回去后,抢在官军来之前再做两件事。”张行顺势言道,状若轻松。“一件是将分舵往下扩展,将下面的官吏、军官甄别出优劣来,能干的、品行好的,加入帮内;另一件是往地方上走,寻访那些地方上有修为、有德行的,让他们来做个护法,愿意做事的给个执事,直接听命于我。”

说着,张行再度指向了阎庆:“后者我准备交给阎庆来做……前者当然要大家统一配合,让各个分舵还有各个领军头领尽快将名单交上来,但我准备让小周届时再领人做个巡视,就以春耕为主要考察检验的事宜,对名单做个查访检验……你们觉得如何?”

“我觉得好。”雄伯南反而有些如释重负一般。“把好人都拉进来做兄弟,坏人都撵出去,大家伙聚在一起做义气,行大义,做大事,这才是该做的事情。”

其余几人明显慢了几个节拍,尤其是徐世英和牛达二人,这次轮到他们被其余所有人凝视了,尤其是那位张相公,回过神后,眼神里的戏谑之态不要太明显。

不过,徐牛二人并没有让其他人久等。

很快牛达便扬声以对:“这是好事,早该如此了。”

“我也觉得挺好。”徐大郎干笑了一声,握住手里的纸笔,含笑来看那位阎庆。“只是若这般……周头领的资历、能耐、功勋自不必多言,要不要给这位阎庆小哥加个头领,好方便做事?”

张行刚要回复。

阎庆便自己来笑:“徐大头领说的哪里话?无功如何受位?等我将此事做妥当,有了功勋,若不给我头领,反而要说黜龙帮不能赏罚妥当了……唯一要感激的,乃是三哥愿意给我找个事情做。”

徐世英再度打量了一下对方,缓缓颔首,不再言语。

“还有最后一件事。”张行眼见着无人说话,便做最后严肃提醒。“虽然没说,但实际上年后春耕才是最重要的……不然何至于将一些事情和春耕做牵扯?所以,尔等皆不要本末倒置。”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