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雪中行(8)(2 / 2)

黜龙 榴弹怕水 7229 字 3个月前

片刻后,群龙无首的本地官吏便打起精神,自行其是了。

而靖安台的残兵败将们,虽然满腹虚火,却不敢再与这些人发生冲突……毕竟眼看着张行杀了北衙的督公和南衙的相公,这些昔日同僚们也是真慌,如果对方真的继续杀了曹汪,那本地官吏只怕真要反了。

而且,他们也委实无能为力了。

梁郡本地使者抵达,正在收拾东西的张行倒也干脆,直接将条件摆了出来:

“此番出来,一是为了拜谒皇后,二是为斩杀奸佞,三是帮中乏粮、乏钱、乏物……如今奸佞既然伏诛,只要梁郡愿意将所携的民脂民膏,以及宋城的军械、府库尽数赠我,同时全郡开仓济民,那我便即刻撤回济阴,曹太守也即刻请回……至于皇后,本是拜谒,等回到济阴,请殿下看看济阴风景片刻,便立即重新奉殿下上路。”

“确定无误吗?只要钱粮物资?”片刻后,仓促率众迎上使者的本地的黄郡丞追问不及。“城池怎么说?”

“他说都可以谈。”信使坦诚以对。

闻得此言,梁郡郡丞、都尉,包括两位屯军中郎将以及那位驻地黑绶,都怦然心动了起来,甚至已经有部分人开始有些弹冠相庆的姿态……说到底,在没有任何主动权的情况下,还有更好的道路可走吗?

拿财物、军械、粮草换回曹太守,城池复原,即便是上面追查,不也有曹太守顶着负责吗?

他们都是为了救郡君,郡君难道要怪罪他们?郡君难道不该勇于承担责任?

甚至更进一步,若是事情成了,郡君又维持住了曹皇叔的关系,那这点东西是不是可以走洛口仓报销啊?

唯一的问题似乎在于队伍的随行财物,那毕竟是宫里的东西。

就在这群人渐渐火热起来的时候,另一边,相隔不过数十步的一处帐篷内,则气氛凝重……在听完躺在榻上的沈定讲述完了条件后,靖安台的人全都有些心累。

因为他们已经意识到,局势不是他们这些残兵败将可以控制的了。

或者说,事情从昨晚上被人一刀插了咽喉后,就已经注定要任人摆布了……只不过,靖安台的人作为张行的昔日同僚,总还有一丝不甘,一丝羞耻,外加一丝愤怒。

“事已至此,我觉得只要不逼迫过甚,张行未必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杀皇后。”半晌,李清臣提出了一个最后勉强有些说法的路数。“而曹太守生死又关我们什么事情?他张三不是要队伍里的这些宝贝吗?我们压住不给,又如何?屯军敢动手?”

这是要逼着张行杀了曹太守,以图控制局面的意思,罗方等人颇有些意动。

倒是秦宝,明显欲言又止。

“秦二郎。”李清臣自己发觉,旋即主动来问。“哪里不妥吗?”

“几位。”秦宝长呼了一口气。“你们觉得张三……张三哥昨晚上那一击是蓄意为之,还是见机得手?”

“秦二郎觉得呢?”吕常衡冷冷来问。

“我觉得是见机得手……因为太精妙的时机是不可能靠计策安排出来的。”秦宝认真以对。“所以,他之前根本没指望会有这么大战果,那敢问,他之前的计划又是什么?”

帐篷内沉默了好一阵子,沈定都趁机装死。

“到底是什么?!”罗方又有些焦躁起来。

“我猜,应该是靠着谷熟和下邑两座城为据点,锁住队伍进退,然后以小股核心精锐监视我们,纠缠住我们靖安台的精锐力量,确保我们靖安台的精锐力量不能跟屯军一起合力去攻城而已……”秦宝居然将张行计划的底子给说的七七八八。“只要我们打不下这两座城,天寒地冻,几万人的补给,又不可能越过两座城的范围转运得当,那只要几天而已,我们就会自溃!”

“去问黄郡丞,队伍中自带的还剩几日补给?”罗方立即指了一名尚能活动妥当的巡骑。

而后者刚一站起身,便被吕常衡抬手制止:“不用去问,我知道,三日。”

“三日?”罗方目瞪口呆。“为何……”

“因为原本明日就能到下邑的。”李清臣捂着肚子,若有所思。“甚至,便是出了补给的岔子,也可以今日发谷熟或者下邑来接济的……还居然多了一日,往富裕了算的。”

罗方只觉得自己又头疼了起来,他隐隐意识到,自己这一回要落得个一败涂地,也不知道如何去见义父大人……周围的残兵败将,也都沉默。

但没过多久,沉默便被打破,黄郡丞忽然主动进来了,然后朝做主的罗方一拱手。

“何事?”罗方打起精神,强作冷淡来问。

“那边黜龙帮的贼人们要走了……”黄郡丞言辞干脆。“他们要几辆马车,好载皇后、公主和我家郡君。”

“这事何必问我们?”李清臣气的肚子疼,疼的脸都扭曲了。“人家有成丹高手、有凝丹高手,有皇后有公主有太守做人质,还有本地官吏要与他们做生意,我们一群残兵败将,问我们作甚?再打一场吗?死光了方便你们行事?”

黄郡丞冷冷扫了一眼之前酒宴上把酒言欢的李十二李黑绶,却是冷笑一声:“确实不关李黑绶的事情……是那位张三郎张逆,说是有至交在这里,若是走前不见一眼,反而显得心虚……乃是要请秦二郎去见一见!”

话到此处,黄郡丞终于看向了秦宝,并认真来问:“秦黑绶,能不能劳烦你走一遭,往阵前一会便可……总比沈朱绶正当光明些吧?”

沈定情知自己昨晚姿态已经随释放俘虏传开,干脆望头顶不言,而秦宝则在帐内其他人的瞩目下稍作沉默,然后毫不犹豫起身。

周围人也都无声。

片刻后,北风渐盛的涣水岸边,张行等来了秦宝。

二人在冰上相会,相隔数步,秦宝便拱手问安,口称三哥,引来周边黜龙帮骑士们的侧目。

“我肯定安。”张行负手而立失笑以对。“倒是你,你母亲身体可还好?”

“尚好。”

“月娘呢?”张行追问。

“也好。”

“我让三娘去替我处置你们的事情,已经处置了吗?”张行依旧追问不及。

“已经处置了。”

“如何处置的?”

秦宝不敢怠慢,只将当日白有思行径大约讲来。

“如此我就放心了。”张行叹口气。“我当日在沽水那里杀张含,最不放心的,就是你跟月娘,你二人算是仅有牵挂……”

秦宝沉默以对,却忍不住心中一酸。

“这样好了。”张行转身朝岸上,将之前坐着判死刑的椅子取来,放在了冰面上,然后坐了下来。“你既拜了三娘,不可不拜我,来来来,上前来,拜一下,便回去吧!”

秦宝抬头看了看张行,一声不吭向前当众下拜,再度引来周围人侧目。

而张行既受了一拜,便不再犹豫,只是一摆手,便起身弃了椅子,准备上马而去。

也就是此时,秦宝忽然主动开口了:“三哥,昨晚上在这里,我闷头撞回来,只遇到一个凝丹,算不算是你故意放我一条生路?”

“你觉得算就算。”张行回头驻足,扶刀失笑以对。“主要是当时我确实有些困了,没有出去。”

“那我觉得算。”秦宝正色道。“三哥是因为知道我母亲和月娘都在东都,知道我的难出,所以才这般刻意放我一马吗?”

“不错。”张行稍作思索,选择严肃起来。“你是觉得被羞辱吗?”

“这世道,寻常人活下去都难,我受三哥恩义,谈何羞辱?”秦宝缓缓摇头。“我只是想告诉三哥,若是下次再度两军交战,若我占了上风,也会拼命放三哥一马的。”

此言一出,颇有几名头领哂笑,就连来送马车的本地低阶吏员都窃窃私语。

唯独张行,认真相对:“好!”

“但不能一直这么相互放下去,也不现实。”秦宝强压着某种心绪,抬头继续认真来讲。“三哥,咱们能不能做个约定,咱们谁先放过另一个三次,另一个便该弃了自己的难处或志向,去从谁才对……如何?”

张行想了一想,依旧认真:“好,咱们一言为定。”

秦宝赶紧俯首,生怕别人看到自己没有忍住落泪。

而张行只是状若未闻,直接点起胯下黄骠马,顺着河道向上游谷熟城而去,而上游屯军,只在本地官吏的催促下让开了通道。

到了当日中午,众人便抵达城内,汇集了牛达以及后续援军,继而稍安。

这个时候,本该去热汤热饭顺便参与一波团建以作吹嘘的,但公务不饶人,梁郡的官吏们勤快的很,居然后脚就追过来了,使者代表了郡丞和都尉甚至两位中郎将直接进来讨价还价……那意思很明显,他们已经知道了孟氏参与进来的事情,也知道队伍补给的问题,于是愿意接受绝大部分条件,只求张行不要将谷熟与下邑让给孟山公,让他们再辛苦作战。

至于说队伍从紫微宫和东都带出来的大量高档财货物资,他们虽然没法直接送出来,却愿意主动撤出屯军,而且明确指出,三五日后,队伍就会自溃,黜龙帮又不是没兵,到时候自取便是。

坦诚说,这个进度有点赶人,而且态度坦诚的要命,以至于张行都愣了好久。

但最终还是大约应下,并亲自来见曹太守做个恭喜。

躺在榻上修养的曹太守面色刚刚有了一点好转,听到张行叙述,愣了许久,却又强压着不安恳切出言:“张龙头,这群混账是要拿我一人顶缸……你说,我若不回去了,只跟着黜龙帮来凑合一下,你觉得如何?”

张行怔了征,思考了一下利弊,就在温暖的榻前恳切回复:“我觉得,曹太守还是老老实实回去的好……真有心干事业,哪里不是为天下百姓做贡献呢?”

ps:大家晚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