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雪中行(7)(1 / 2)

黜龙 榴弹怕水 7512 字 3个月前

“要不就放了……皇后殿下这么给咱们脸,咱们也得给脸。”

“两军交战,咱们人少,既带不走,就全杀了便是。”

“都是好手,至不济也是有一技之长的,愿意降的跟我们走,不愿意降的再杀了也无妨……”

“要我说,不用管,现在就走,趁着天黑,雄天王和徐大头领都在,护送着皇后、张相公、高公公、曹太守,还有那个什么沉朱绶,带着这五个人走了便是,其他这些人就扔在这里,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不错不错,被冻死是天时,真有鬼魂便去怨三辉四御,被救了是他的祖上的福报,被乱兵趁机砍了那是他平日不修德行……”

“我觉得还是杀了好!明正典刑!莫忘了,就是这些人平素欺辱我们,视我们为无物,如今落到咱们手里,凭什么轻轻放过?”

“说的不错,而且直接杀了便宜他们!得狠狠杀了立威!”

“如何杀才能立威?”

“就像大龙头刚刚说的,敲开冰层,缠着石头沉下去喂鱼!开春涣水的鱼肯定肥!到时候本地人一吃鱼就想到此事了,便是立威了。”

“还是太便宜了他们……”

“我倒是有个主意,为啥不取个水车,把他们绑上面,凿开冰,然后让大龙头按照他们职位、罪过,将这些人在冰水里滚几圈,活下来的就让他走,死了的就沉下去喂鱼……”

“哪里来的水车?”

“没水车,人也行,跟狱中上水刑一般……摁进去便是。”

众所周知,张行素来是个没本事的,穿越前所谓某乎上打嘴炮的,穿越以来,能活到现在,倚仗法宝无外乎三个:

一个是罗盘,必要时求个生死一线,或者念头通达;一个是身上真气锁钥大开这个作弊器,必要时牵手问好,大多时闷声发财;最后一个却是靠着所谓恳切交流了。

当然,这个交流细细说来又分两种,一种是张行站出来主动打嘴炮,属于古往今来成大事者、或者不成事者必须之技能,自不必多言。

另一种则是靠广泛听取意见,也就是所谓开会了。

至于说所谓吃软饭,靠人家白三娘庇护,以至于被一些人感慨“大丈夫能屈能伸”,以前绝对是有的,如今就不再提了,因为人家白三娘自家都应了,要做他一辈子的女侠……那自然就心安理得了。

总之,张行此时就是在开会。

但一开会,恐怕很快就不是黑榜第三的屠龙刀张三爷就意识到了,昨晚上那么出彩的、堪称一击致命式的成功突袭,并不耽误自己和这些人依旧是乌合之众。

真的是乌合之众,想法离奇倒无所谓,关键是相互之间意见差的过大了,而且稍一思索,便知道他们根本不是为了什么全局考量,更多的都是在为一些浅薄的理由而进行表态:

有的人出身底层,因为皇后一点头,便忍不住要大方到底;有的人大概是因为之前受过官吏欺辱,便忍不住要发狠劲,杀个干净;还有些人单纯是因为担心招降这些朝廷精英会导致自己在黜龙帮里地位下降,所以言辞苛刻;更有人是经此一役,意识到张大龙头的权威,便开始想法子来奉承,只是根本没揪到点子上。

这些东西,连堂内堂外地上那群瘫着的,而且因为烤了火,连尿骚气、血腥气都再难遮掩住的俘虏们本身都察觉到了……他们在张世昭都被打断腿封了嘴的情况下频频往堂上来看,恐怕不只是因为这群人在讨论自己的生死。

更多的是无语于自己这群人的生死居然取决于这等无知的乡下土豪、强盗,以及平素根本看不上的地方低阶官吏。

更无语的是,他们居然栽在这么一群乌合之众手里。

那他们自己算什么?

这世道这么荒唐的的吗?

“张三哥!”

荒唐归荒唐,但耳听着讨论越来越离谱,堂外新起的火堆旁,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当日同僚之谊,便是涣水也曾一起来过,何至于此?”

“柳十一。”张行瞥了一眼,遥遥相对。“这是两军交战,你若没被俘,怎么叙旧都可以,便是之前逃了,我也认了,可若被俘,又哪来的那么多话?”

“再不说,只怕要被扔进水里做冰馄饨了。”那人闻言,愈发焦急。“张三哥,你倒是给句话,要怎么才能得生?”

“得生还是很容易的。”张行叹了口气,认真在堂上远远来讲。“我记得你跟之前东郡柳太守算是同族,他就能走,还能带着家卷、财私……你知道是为什么吗?是因为人家愿意配合,替我们轻松解除了东郡七八个县、几十个市、渡、镇、卡的武装……”

“我哪有这个本事?”那人气急一时。“堂上那几位才有这个本事……”

“堂上这几位也没这本事了。”张行幽幽叹道。“如今外面屯军不敢来攻可不是因为他们下了令的缘故……所以,便是他们也不可能轻易得脱,大家都得有个说法才行。”

“事到如今,我只求生,非要说法……”柳十一敏锐意识到什么,但声音反而低了下来。

“你父母妻子都在东都是吗?”张行也意识到了一点什么。

对方旋即干笑一声,不再言语。

周边再度沉默。

但这次沉默没有延续许久,很快便有人忍不住喊了出来:“张三爷!我不像这位柳爷那般与你相熟,但我胜在年轻,无妻无子,族中也都在太原,东都便是想管也越不过英国公去……你放了我,我随你去做大事!”

张行便欲应声。

不过,此人话音刚落,又有人冷笑开口:“张三爷……你许久不在东都里,却不晓得这位冯巡骑来历,他虽只来台中一年,却有了极大名头,平日办桉素来喜欢拷打施虐,无事都要人脱层皮出去,绰号‘恶鬼’……”

“那又如何?关你甚事?”

“不关我事,却关别人事,我怎么记得,台中曾说起张三爷造反时,着人放粮烧债,还让人去喊,黜龙帮起兵,本为百姓……也不知笼络此等人过去,如何能做大事?”

“欲做大事,正要不拘一格,任用人才……我自认秉桉严苛,但也敢打敢拼,今日若得恩义,必将尽力报答。”

“今日可降,明日也可降……”

“钱九,我如何惹得你?你又不是那些没根的北衙白皮饺子,便是想降也无人要的,何故反而来耽误我?”

“我只是看不惯!”

“那就一起死吗?”

“肏你娘的!你说谁爷们是北衙的白皮饺子?断了腿还在这里充威风?”

“我……”

外面火堆旁乱做一团,张行反而因为这番闹剧心情稍微好了一点。很显然,大魏朝廷揭开了外层的皮,下面也是乌合之众,只是人家体制太大,遮掩住了而已。

大家都是乌合之众,反过来说,花花轿子众人抬,也可以默认大家都是精英了不是?

不过,此时委实来不及多想,他也必须要拿个主意了。

“雄天王,你要辛苦一下。”

一念至此,张行终于强打精神,喊了一人。“请你往来一趟谷熟和下邑,看看城池是否安稳,援兵是否到位,顺便告知牛达和王振我们这里的结果,让他们安心守城……天明前再务必回来。”

“晓得。”雄伯南倒是没多少心眼,即刻起身。

眼见着流光闪去,张行复又看向徐世英:“徐大郎,你再替我看住堂上一阵子……将你怀中纸笔给我。”

徐世英原本想直接拱手,听到后半句不由愣了一下,立即从怀中取出一卷白纸和一支炭笔来。

“小周。”张行接过纸张,站起身来,最后看向了周行范。“我去寻个有桌桉灯火的厢房,过半刻钟后,你和老贾将这些人挨个拽过去……我要挨个过下堂,问下事情。”

小周和贾越自然无话可说,周围头领则纷纷侧目,却也不敢多言,外面的俘虏同样老实了下来。

就这样,张行离开堂上,来到一处榻上洒满血渍、地上还有一个掉了半拉头的尸体的前院偏房内,也不顾及什么脏不脏的,直接上了榻,然后接着灯火的映照,俯身在榻上小几上用炭笔简单画了个表格……他本想将表格画的细致些,但不知为何,最终也只是大约列了籍贯、年龄、官身、家卷,以及一长串空白。

片刻后,小周与贾越按时拖拽着一名腿还弯着的锦衣巡骑过来,在张行示意下放到了几桉对面的榻上血迹处。

张行看了看对方,似乎有印象,便一边自行来填前面信息,一边低声来问:“老赵……要降吗?”

那人扶着下方榻上血渍,看了看张行,缓缓摇头:“张三哥,你是知道我的,我家小妻儿宗族都在东都,委实不敢,除非你想法子报我死了……但也难,也还是不敢……还是求你念在往日情分上放我一条路,我这辈子感激你。”

张行不置可否,只是再言:“我只是问你降不降?”

“不、不敢降。”此人终究还是低头,咬牙以对。

“我要是能尽量保证你降过来的消息不被知晓呢?”

“那……那我愿意试一试。”

“好……再说几个名字……这些断腿的人里,指着巡骑点三个最差的人,再三个最妥当的人。”张行头也不抬,直接言语。

那人终于一怔,但片刻后还是压低声音说了几个名字出来,然后却又忍不住立即来问:“不降就死吗?还是说名声差的,降了也死?名声好的,不降也能活?”

“不要问,也不要说多余话,道理大家都懂……路是你自家选的,我能做的不过是网开半面。”张行叹气道,然后直接看向了小周。“去吧!扔到堂内,靠一边放置。”

小周和贾越倒都是极好的执行人。

须臾片刻,又一人来,刚被扔到榻上,便瘫了下去,似乎准备叩首,幸亏小周又把他拽住。

张行抬头看到是个无须的,立即换了张纸:“姓名?”

“孙、孙桥。”

“哪里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