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白延卿这几年的恩恩怨怨,岂是三言两语能够说得清楚。我问起这些年对我是否真心,而他言语间一实一虚、吞吞吐吐。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朝不保夕、无人庇佑,不敢再有任何眷恋和期待。

有人告诉我,这是劫,过了,就好了。我笑了,我坠的是万劫,怎还会有复归之日?

那天,海棠花开,却是碰上了难得一见的倾盆暴雨。我一身湿濡,踩着满地鲜红的花瓣,抱着面色青紫的孩儿,朝亭子里的他温柔笑了笑:“夫君,我生了个男娃娃,你看,是不是长得很像你?”他静静看着我,眼中情绪不明。

这世间,只怕没有比他更坏的人了。哪有当夫君和爹爹的,不知道过来哄哄妻儿,对不对?

————————————————虐文,后甜。

普通小故事,不走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