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边回荡着同一种水流声,眼前时常有剑光闪现,源尘在光明与黑暗间徘徊,在深渊无限间寻觅那生还的希望。冰冷锁链的激烈碰撞声,雷霆深处的机械呼唤声,青铜门后的诡秘幻听声……停!源尘仰天大吼道:“究竟是这个世界病了,还是我提不动剑了?”